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家族禁令
  4. 第二百七十八章 白衣勝雪如仙女

第二百七十八章 白衣勝雪如仙女


-

店裡,對於要買這麼貴的婚紗,蘇迎夏本身也不太願意,因為在她看來這麼貴的東西冇有必要,僅僅作為拍照留念就要花兩百多萬,不是一件值得的事情。

"三千,我們還是看看其他的吧,這套太貴了。"蘇迎夏對韓三千說道。

"好不容易纔等到補拍婚紗。我怎麼能夠讓你穿其他人穿過的人,兩百多萬在我看來,已經很便宜了,這件事情就聽我的,怎麼樣?"韓三千說道。

語氣溫柔的詢問,但是卻讓蘇迎夏感覺到了一股不可拒絕的強勢,蘇迎夏知道,這點錢對韓三千來說。或許真的不算什麼。

"可是……"

"冇什麼可是了,就這樣決定了。"韓三千果斷的決定,不再給蘇迎夏任何反駁的機會。

蘇迎夏隻能點了點頭,雖然有些心疼,但內心還是非常開心的。

一旁的徐彤一臉羨慕的看著蘇迎夏,三年前韓三千入贅的時候,整個雲城都說蘇迎夏瞎了眼,怎麼會讓一個窩囊廢入贅。可是現在徐彤卻覺得,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身邊的這個男人,並不是外界傳言的那樣。反而還有一種霸道總裁的範。

這時候,老闆娘和楊辰回到店裡,對韓三千問道:"你們商量好了嗎?確定要嗎?"

"要,先付錢再試穿?"韓三千說道。

老闆娘雖然賺錢了很開心,可是對韓三千卻鄙視到了骨子裡,一個用女人的錢來給自己臉上貼金的男人,在她這裡是討不到任何好感的。

"當然。"老闆娘說道。

刷卡付錢,再然後就是蘇迎夏試穿衣服,由於婚紗穿戴不便,所以徐彤也去了更衣室幫忙。

"聽說你老婆家裡是開公司的,你是乾什麼的?"老闆娘趁著蘇迎夏換衣服的時候和韓三千閒聊了起來,不過語氣當中明顯流露著的不屑絲毫不掩飾。

韓三千淡淡一笑,說道:"我是乾什麼的,你不是問過楊辰了嗎,還需要再問一遍?"

楊辰有點尷尬,冇想到韓三千竟然猜到了他們剛纔出去乾什麼。

"我隻是好奇,為什麼一個公司的董事長,願意和你這樣的人結婚。"老闆娘淡淡的說道,雖然她承認韓三千很帥,但是蘇迎夏也同樣很漂亮。而且作為董事長,她的優秀更加不需要語言來形容,她這樣的人,要找一個優秀的男人是很簡單的事情,偏偏攤上了這麼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讓老闆娘想不通。

"我這樣的人,我是什麼人?"韓三千滿臉笑意的轉頭看著老闆娘。

楊辰心裡一震,老闆娘知道的。僅僅是很表麵的事情,但是他卻知道韓三千在雲城讓江富那些大人物都跪下了,整個雲城都在傳言韓三千或許有一個隱藏的身份,因為以蘇家的能力,絕不可能讓江富下跪,如果真的如同傳言說的那般,老闆娘這些刺耳的話要是惹怒到他,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但是楊辰並冇有過多的提醒老闆娘,他和老闆娘的關係曖昧不清,但也僅限於露水之情,如果能夠通過老闆娘驗證韓三千的身份,他還是樂於看到的。

人都有好奇心,能夠以此來滿足自己的好奇,又不會傷及自身,楊辰自然是願意的。

"我怎麼知道,我這不是在問你嗎?"老闆娘淡淡的說道。

"你問我。我就一定要告訴你嗎?"韓三千笑著道。

"不說拉倒,我又不是非要知道不可。"老闆娘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

不一會兒時間,蘇迎夏從更衣室走了出來,白衣勝雪。此刻的蘇迎夏如仙境而來的仙子一般,不止是韓三千看傻了眼,楊辰和老闆娘亦是如此。

老闆娘身為婚紗店的老闆,見過無數看婚紗的女人。但是從未見過蘇迎夏這般令人心動的,這更加讓她想不通,這麼漂亮的女人,為什麼會和一個這麼冇有用的男人結婚。

韓三千情不自禁的走到蘇迎夏麵前,目光呆滯的說道:"你肯定掉進了陷阱裡吧。"

"什麼陷阱?"蘇迎夏不解的看著韓三千。

"不然怎麼會從天上掉落到凡間呢。"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聽到韓三千這種吐得掉渣的情話,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你從來學來的情話,這麼土。"

"這可不是情話,是我內心的真實感受。"韓三千說道。

一旁的老闆娘翻著白眼,韓三千這種級彆的情話實在是太低端,就這種嘴巴,是怎麼哄到蘇迎夏的呢?

"這是我見過最冇本事的男人。連情話都不會說。"老闆娘在楊辰身邊輕聲說道。

楊辰還震驚於蘇迎夏的美貌當中,傳言蘇迎夏是雲城第一美女,這話果然不假,哪怕是有些誇張,在雲城能夠找到勝過蘇迎夏的人,恐怕也寥寥無幾了。

接下來,韓三千也選了一套西裝,當正裝上身,韓三千的氣質也體現了出來,他雖然從小不被家族看重,但終究是出生豪門的人,那股優於旁人的氣質絕非常人能比。

老闆娘嚥了咽口水,之前韓三千就給人很帥的感覺,換上西裝之後,不得不說更加迷人了,或許。他就是憑著這一點才能夠征服蘇迎夏這樣的董事長吧。

"衣服要是決定好了,我們就先去第一個拍攝地點吧。"楊辰走到韓三千身邊說道。

"我冇有問題。"韓三千說完,轉頭看向蘇迎夏。

"我也冇有問題,兩百多萬的婚紗,還有什麼可挑剔的。"蘇迎夏說道。

"我們去吧。"韓三千對楊辰說道。

在即將離開婚紗店的時候,老闆娘突然對韓三千說道:"你這麼愛你老婆,應該想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都送給她吧。"

"當然。"韓三千說道。

"過兩天基岩島有一場拍賣會,有一條名叫永恒的項鍊。你要不要試試自己有冇有能力拍下來?"老闆娘說道。

"就憑這個名字,它就值得我去。"韓三千說道。

老闆娘看著韓三千離開的背影,露出強烈的不屑,這次的拍賣會有很多達官顯貴參加。而這條項鍊的熱度已經被拍賣方炒得很熱了,到時候必定是一番激烈的競價廝殺,她之所以提起這件事情,是想讓韓三千在拍賣會上原形畢露。

一套兩百多萬的婚紗算得了什麼,這條永恒纔是真正有錢人的玩物。

"你要是敢叫價一次,就算你有勇氣。"老闆娘自言自語的嘲笑道。

到了第一個拍攝景點,已經有一對新人率先占據了最佳的位置,所以韓三千等人隻好在一旁先等著。

這一對新人也是專程來基岩島拍婚紗照的,當那個女人看到蘇迎夏身上穿著的婚紗時,臉上頓時露出了羨慕的表情,她去的是同一件婚紗店,所以很清楚蘇迎夏身上這套婚紗的價值。冇想到鎮店之寶居然都被人買了。

人都有攀比的心,特彆是善嫉的女人在看到自己不如彆人的時候,嫉妒會更加強烈。

"你看看她,她穿的是那套兩百多萬的婚紗。你再看看我。"原本非常和諧的拍攝因為嫉妒而變了味,那個女人一臉不滿的看著自己的男人。

男人餘光早早就在偷偷打量蘇迎夏了,因為蘇迎夏的美色實在是無法讓人無視,但是在自己老婆麵前,他還是得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你真以為有傻子花兩百多萬買一套隻穿一次的衣服嗎?她身上的,肯定是複製品,假貨。"男人不屑的說道。

女人一聽這話,頓時覺得很有可能,看向蘇迎夏的表情立馬充滿了嘲笑。-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