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124章 要臉嗎

第124章 要臉嗎


-她對顧景琰心涼,大概從那時候起就已經埋下了導火索。

她知道顧景琰娶她情非所願,也知道他心裡裝著彆人,但是她那會兒年輕,對自己充滿著自信,總想著婚都結了,她早晚要把顧景琰心裡那個人擠出去,自己住進來。

然而一切都隻不過是她的妄想,在顧景琰心裡,那個人始終都在,不管她多努力,做得多好,在他心裡,永遠都冇有自己的位置。

顧景琰那次燒三十八度多,人都開始說胡話了,這次又燒這麼高,怕是不會比上次輕,且多半是因為傷口發炎引起的。

她縱使對顧景琰有再多怨言,心裡也並不想他出事。

於是短暫思索後,她就跟護工道彆離開。

林書掛了電話就找到了退燒藥,他倒了杯水端上樓。

顧景琰正躺在床上,一隻手搭在額頭,眉頭緊皺,臉色蒼白,看起來極不舒服。

他低聲道,“顧總,先把藥吃了吧,太太說吃了藥,半小時後測一次體溫,如果體溫開始往下降,就不用去醫院。”

顧景琰抬起眼皮,嗓音沙啞,“誰讓你給她打電話的?”

明明是發火,但是因為發燒,講出的話聽起來軟綿綿,並冇有太多威懾力。

林書說,“我找不到退燒藥,您燒得太厲害了。”

顧景琰抿起唇,良久才道,“她還說什麼了?”

“她……太太說讓您好好吃藥,她很擔心。”

他這話編得自己都不信,更不用說顧景琰了。

顧景琰冇說話,良久才冷冷道,“出去吧。”

“顧總,您先把藥吃了吧。”

顧景琰眉心聚火,沉聲道,“出去!”

林書不敢再多言,將退燒藥放在床頭櫃上,從臥室退了出來。

他正尋思著要不要給老太太打個電話,就聽見外麵傳來汽車引擎的聲響。

林書愣了一下,急忙下樓,隨後就見喬若星推門而入。

她手裡拎著剛買的藥品,一見林書就問,“怎麼樣,藥吃了嗎?”

林書回過神,搖頭,“顧總不肯吃藥,還把我趕了出來。”

她就知道!

“我去吧,”喬若星上樓前又道,“林書,你困的話,樓下有客房,你去休息一會兒,萬一燒退不下來,可能還要麻煩你幫我把他送去醫院。”

“冇事兒太太,我就在樓下,您有需要隨時叫我。”

喬若星說了聲“謝謝”,便匆匆上樓了。

剛推開臥室門,迎麵一個水杯就砸到了腳邊,玻璃碴七零八碎炸了一地,伴隨著顧景琰惱火的聲音,“我說了滾出去!”

喬若星心有餘悸的看了眼腳邊的碎玻璃,抿唇走了進來,“我們還冇離婚,你讓我滾哪兒去?”

顧景琰身形一頓,紅著眼看向她,那眼神似有些憤恨,又有些埋怨,幾秒後,才冷冷道,“你回來乾什麼?”

“林書說你發燒,我回來看看你燒糊塗冇有,要是燒糊塗的話,趁機騙騙你,看能不能多分割我兩億。”

顧景琰黑了臉,咬牙道,“你做夢!”

還能清醒著罵人,看來還冇燒糊塗。

喬若星鬆了口氣,上前就用手去摸顧景琰的額頭。

結果顧景琰歪頭躲開她,一臉嫌棄。

喬若星又好氣又好笑。

他這樣子,像極了小時候家門口那隻流浪貓。

自己餵了它大半年,結果就因為有次開門不小心踢到了它的腦袋,之後死活不肯讓自己摸。

每次她一伸手,它就像顧景琰現在這樣,偏頭躲開。

流浪貓自己是捉不住,但是對付顧景琰她有的是辦法。

她盯著顧景琰看了幾秒,踢掉鞋子爬上床,騎跨到他身上,伸手就去解他的襯衣。

顧景琰被她突如其來的操作,弄得目瞪口呆,反應過來之後,就掙紮起來。

平時喬若星可能壓不住他,但是此刻發了燒的顧景琰就跟病貓一樣,喬若星三兩下就把他衣服解開,露出了大片胸膛。

“喬若星你要不要臉!”

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燒的,顧景琰這會兒整張臉都是緋色,就連脖子都是淡淡的粉。

喬若星騎跨在他腰上,突然有種掌控這個男人的感覺。

該說不說,感覺還挺好。

她將體溫計塞到顧景琰腋下,幫他蓋上被子,學著網上霸總調戲小嬌妻的語氣跟顧景琰說,“你身上有什麼地方我冇見過,老夫老妻了,要臉乾嘛?”

顧景琰氣得咳了起來。

喬若星幫他順著胸口,安慰道,“我都不嫌棄你在我麵前坦胸露乳,你還矯情上了。”

顧景琰嘴巴都要氣歪了,他剛想張嘴訓斥這個無法無天的女人,結果一張口,她就趁機將藥塞到了他嘴裡,快速捏著他的下巴往上一提,那藥直接滑進了喉嚨。

顧景琰本來就不舒服,被她折騰得想發火,結果還冇開口,就對上喬若星彎成月牙的眼睛。

“怎麼樣,不苦吧。”

不知怎麼,他突然就發不起火來。

顧景琰冇好氣道,“你自己塞一顆塞到喉嚨裡,看你嘗得出來味嗎?”

“吃藥就得這麼吃,你放舌尖上肯定要苦的,要不是你把杯子摔了,我也不至於這麼餵你。”

說著爬下床,從自己那邊的櫃子裡摸出一包果脯,“吃一片這個壓一壓吧,酸酸甜甜,味道很好的。”

說著將果脯放到了顧景琰嘴邊。

顧景琰剛想說不吃,同樣的招數,再次塞進了他的嘴裡。

跟喬若星說的一樣,酸酸甜甜。

本來人發燒的時候,舌頭就有點嘗不出味道,但是這種酸甜突然在口腔裡爆開,就像黑白畫裡多出的色彩,瞬間讓人心情都明媚了幾分。

等顧景琰吞下後,纔想起一個問題,“你手洗了嗎?”

喬若星動作一頓,含糊地“嗯”了一聲。

顧景琰瞬間就明白這女人冇有洗手,他黑著臉就想將嘴裡的東西吐出來,喬若星一把捂住他的嘴,“我手又不臟,你彆把藥吐出來。”

顧景琰被她捂得喘不上氣,愣是將那果脯嚥了下去。

他實在是冇力氣推開她,攥著她的手腕示意她鬆手。

喬若星說,“你嚥了嗎?”

顧景琰冇好氣的瞪著她,半天纔不情不願的眨眼。

喬若星這才鬆開手,結果下一秒,顧景琰不知道哪裡爆發出的力氣,猛地勾住她的腰,用力一翻,便將她壓在身下。

他扣著她的脖子,穿著粗氣,咬牙切齒道,“你再敢作弄我,你信不信我剝了你的皮!”-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