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157章 排麵

第157章 排麵


-喬若星……

眾人……

這麼些東西少說也有好幾百萬,在顧景琰嘴裡居然還是輕描淡寫的不夠多。

而且特意點出是喬若星的片酬買的,也是迴應了喬思瑤那句“伸手問人要錢”。

喬思瑤確定顧景琰剛剛絕對時聽到了她和親戚說得那些話,所以進門兩句話,句句都針對她。

且不說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是喬若星花的錢,顧景琰能陪她走這一趟,就足以證明顧家對她的重視。

剛剛那些七嘴八舌貶低喬若星的親戚,這會兒是一個屁也蹦不出來。

二嬸看著喬思瑤吃癟的樣子,心中暗自舒坦,甚至不忘添一把柴。

“大哥,你可真是好福氣,你看若星兩口子來這一趟,跟搬家一樣,要不怎麼說一個女婿半個兒呢。”

顧景琰今天來一出,簡直太給喬旭升麵子,他臉上容光煥發,嘴上滿口的謙虛低調,“這些都是虛的,孩子們過得好纔是要緊的。”

二嬸眼珠子轉了轉,突然話指喬思瑤,“思瑤,你在江盛上班一個月工資多少啊?”

喬思瑤正惱火著,聽見二嬸的話,窩火地瞪她一眼,“二嬸,我們簽有保密協議,這不是能隨便說的。”

二嬸不以為意,“你是跟家裡人說,又不是跟外人說,我們還能給你說出去不成?”

喬思瑤氣得臉都綠了。

她就是成心這時候問來扮她難看,喬若星帶了一堆高檔貨回孃家,她賺的再多,一年的工資也買不起這些東西。

“這女娃嘛,學得好還是不如嫁得好,不怕伸手問人要錢,就怕伸出手,連能要錢的人都冇有。”

喬若星雖然不喜歡這個二嬸,也不讚同她說的話,但是看見喬思瑤被擠兌地說出不話,還是挺有意思的。

就是不知道今天顧景琰是不是出門吃錯了藥,表現得挺像個人的。

喬旭升適時替喬思瑤解圍,“思瑤,去樓上看看你太爺爺衣服換好冇,若星來接他了。”

喬思瑤繃著臉應了一聲,轉身上了樓。

二嬸神清氣爽,隨後就當著眾人麵說,“其實今天我也有一個好訊息要宣佈,我們家子風過了C大的研究生麵試。”

大家稀稀拉拉地笑了兩聲,冇人接她的話。

如果說大家不喜歡賀雨柔是因為她過分炫娃,那大家不喜歡二嬸就不止炫娃這一個罪名了。

賀雨柔炫,那是人家閨女確實厲害,斷層第一。

二嬸炫,不但要抬高自己孩子,還要貶低彆人家的孩子。

要隻是這樣也就算了,她還有更奇葩的操作。

鎮上流傳下來的習俗,一旦有孩子考上大學,都要大宴親朋,以此慶賀,當然,親朋好友也會貼上紅包,代表對這個孩子前途的祝福。

所以喬若星考上T大,賀雨柔在老家宴請八十八桌,一分錢不收請親朋好友過去白吃白喝,就算有人酸,那也是牌麵十足,誰見了都要誇一句大氣。

二嬸呢,她兒子錄取書剛下來,就開始四處通知,自己要待客慶祝兒子“高中”。

她把聲勢弄得極大,等大家捐了份子錢,過去吃席,才發現她在家門口弄了幾張破破爛爛的桌子,讓大家去家裡吃。

你在家弄也行了,鎮上做紅白事的師傅手藝也是頂尖尖的,花費也比店裡少很多,結果她這都捨不得花錢,自己燴了一大鍋燴菜,用來招待來客。

就那一鍋燴菜,用的還全是他們家賣剩下的蘿蔔白菜燴的,裡麵肉片數都數得清。

收了十幾萬的紅包,就弄這一鍋蘿蔔疙瘩讓人吃,誰家是缺這點吃的嗎?太埋汰人了!

關鍵不是二嬸家冇錢,喬家除了喬旭升,過得最好的就數他們家了。

幾十畝的果園,光是這一年都上百萬的收入,她老公勤快能乾,在喬旭升公司做倉管,一年也好幾十萬。

這麼有錢,待個客摳摳搜搜,還儘想著從彆的親戚身上搜刮,誰能待見她?

所以她這回一說她兒子被C大研究生錄取,大家都不想吱聲,這不是擺明瞭又來坑他們的份子錢嗎?

見冇人接話,二嬸也不覺得尷尬,在她眼裡,這些親戚無非就是嫉妒罷了。

她環視了一圈,視線落在老四媳婦身上,“老四家,你們家宏博今年二戰,考得怎麼樣?”

四嬸不願接二嬸的話茬,隻淡淡道,“孩子自己的事,我冇問。”

二嬸說,“這怎麼能是他們自己的事呢,考學可是家裡的大事,宏博去年考那麼差,今年又多複習了一年,總要有點進步吧?我家子風麵試都下來了,他這再晚也差不多了吧,還是說考得冇有去年好,不敢跟你們提?”

四嬸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這是人說的話嗎?捧自己家孩子你隨便捧,你踩彆人是有病嗎?

四嬸心裡憋著氣,瞥見喬若星,忽然計上心來。

“宏博自己有主見,不像子風,事事都得二嫂親力親為,”說完頓了頓,“二嫂,若星高考那會兒,大嫂在老家待了八十幾桌,還請了有名的戲班子過來唱,這回子風考上研究生,排場不能比這小吧?你怎麼也得請個百八十桌吧,畢竟這可是咱老喬家出的第一位研究生,你不能還弄蘿蔔湯糊弄人吧。”

提及舊事,二嬸覺得有點掉麵,繃著臉道,“你這叫什麼話?什麼叫糊弄人?我這叫低調做人,你看大嫂興師動眾,弄那麼大排場,結果呢,她女兒一畢業就結婚,她們母女現在在老家就是個笑話。”

喬若星臉色驟然一沉,手背突然被人摁住。

顧景琰有一搭冇一搭地摩挲著她手背的皮膚,不緊不慢道,“為什麼是個笑話?二嬸這話我有些不明白,我太太嫁給我,很可笑嗎?”

二嬸麵色一僵,她隻顧著回懟老四,口無遮攔,便是把真心話給說了出來。

她嘴上說什麼考得好不如嫁得好,嫁得好那得是她閨女嫁得好,賀雨柔女兒嫁得好,她能沾上什麼光?酸都要酸死了。

這要是喬若星一個人在,她說也就說了,喬旭升在,喬若星就算生氣也不能怎麼樣,可是顧景琰就不一樣了,他可不是喬家人,當初結婚甚至都看不上他們,這會兒又怎麼會給他們麵子?-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