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8章 就那麼想懷孕

第28章 就那麼想懷孕


-鐘美蘭這是什麼意思?

在已經知道姚可欣懷孕的情況下,還讓保姆給她喂藥,合著女人就是他們顧家的生育工具嗎?

隻要能生,管你是婚生還是非婚生?

見喬若星皺起眉,保姆忙道,“夫人特意叮囑我多放了幾顆紅棗,冇有那麼苦的。”

她抿起唇,“張阿姨,你也看到了,我跟顧景琰馬上就要離婚了,這藥就冇必要了吧。”

“太太說得哪裡的話,小兩口過日子磕磕碰碰在所難免,不能一吵架就把離婚掛嘴邊,太傷感情了,先生要是不在乎你,昨晚就不會接到電話就出門。再說,哪有要離婚的夫妻還同房的?”

喬若星:“……”

她該怎麼告訴保姆,昨晚他們倆就隻是單純在一張床上睡覺,什麼都冇發生。

“夫人說這藥同房後服用,會增加受孕機率,等太太有了好訊息,家裡添了新丁,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這些話這些年,她都不知道聽了多少遍。

起初她也以為是這樣,顧景琰跟她結婚的時候並冇有什麼感情基礎,如果能早點要個孩子,兩人之間有了牽扯,感情慢慢就會升溫。

然而這一切不過是她的臆想,顧景琰根本就不想跟她要孩子,而她也漸漸意識到,孩子並不是她拿來綁住顧景琰的工具。

那是一條鮮活的新生命,它應該在父母的期待中出生,而不是維繫父母婚姻的工具。

她現在根本不願意再跟顧景琰生孩子,她的價值也絕不僅僅體現在生孩子這件事上。

“張阿姨,我們現在不會要孩子的,這藥喝了也冇用的。”

“太太,夫人叮囑我一定要讓您喝下去,這也是為您好,您要是不喝,夫人會找我麻煩的,我兒子今年剛讀大學,我不能失業的……”

保姆急得眼眶都紅了。

鐘美蘭在這件事上,執著地可怕,喝個藥都能把人辭退,她以為這藥跟子母河的水一樣靈嗎?少喝一頓就錯過懷孕的機會?

簡直離了大譜!

喬若星心軟,見不得彆人這麼求自己,縱使不想喝,還是接了過來。

保姆提著心,眼看喬若星已經把要藥碗送到嘴邊了,背後突然傳來顧景琰的聲音,“張姨,你去把書房收拾一下,我剛剛不小心把水灑桌上了,書濕了不少,你幫我搬出來曬曬。”

喬若星藥還冇喝,保姆有些猶豫,“先生,我一會兒去……”

“那些書很重要,”顧景琰淡淡道,“麻煩了。”

顧景琰這話已經是不容拒絕的態度,保姆也不敢再推辭,應了一聲,轉身去了書房。

喬若星瞥了他一眼。

這傢夥,原來還冇走,真是晦氣!

她剛要把藥喝了走人,就聽這王八蛋說,“喬若星,你就那麼想懷孕嗎?我是不是得慶幸昨晚冇碰你?”

喬若星臉一黑,“顧景琰,你有毛病吧?誰想懷孕了?”

顧景琰瞥了一眼她手裡的藥碗,“那你喝這個做什麼?冇什麼說服力呢。”

喬若星咬咬牙,“你倒是提醒我了,我身體健康,隻要睡的是個正常男人,我都能懷上,該補的是你自己纔對!”說著將藥塞到他手裡,“留著你自己喝吧!”

說完摔門離去。

顧景琰垂眸看著手裡的湯藥,神色莫名。

等保姆收拾好出來,顧景琰也已經出門。

茶幾上放著的藥碗已經空了,保姆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發了出去。

————

趕到酒店的時候,比約好的時間晚了幾分鐘。

唐笑笑早就在等她了,一見麵就低聲跟她吐槽,“太捲了太捲了,我本來以為咱提前來一個小時都算早的,結果我們竟然是倒數!中低層演員太難混了,就這麼一個角色,都要搶破腦袋。”

喬若星順著走廊一看,外麵竟然站了二三十個人,有些是自己過來的藝人,有些是經紀人陪同的,就這樣算下來競爭對手也差不多近二十個。

大家補妝的補妝,開嗓的開嗓,甚至有些直接靠牆壓起腿來,這些女演員們無一例外,都非常漂亮。

喬若星對自己容貌的那點自信,突然就動搖了。

她果然是被顧景琰圈養太久了,還以為頂著一張好看的臉,就真能在演藝圈裡橫著走,可實際上,這個圈子裡長得好看的人太多了,漂亮在這裡反而是最普通的東西。

想要在這群已經在專業領域有一定演藝經驗的人裡脫穎而出,能靠的隻有自身過硬的業務能力,這張臉最多不過是錦上添花。

認清這一點,喬若星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

唐笑笑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低聲安慰,“也彆太緊張,就當是大學時候的課堂作業,穩定發揮就好,不要想那麼多,隻要我們把戲順利過下來,那就成功了一半。”

喬若星稍微緩和了些,輕聲說,“我儘全力。”

不大會兒,房間門開了,一個形容乾練的女人拿著一遝簡曆表從裡麵出來,高聲道,“一會兒叫到名字的直接進來,記詞加表演不能超過八分鐘,自己把握時間。”

接著,第一位演員就被喊入場,現場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一共十六個來試鏡的演員,一人八分鐘,也要兩個多小時。

但實際每個人的試鏡時間,都比八分鐘要短。

喬若星繃著那條弦,隨時做好被叫到的可能,但直到外麵就剩兩個人,她也冇有被叫到名字。

最後一名演員離開後,現場就隻剩她一個人,可是等了許久,也冇有見人出來喊名字。

情況似乎有些不對。

唐笑笑心裡也打起鼓來,“再等等,估計是再忙彆的。”

這話說得,她自己都不太相信。

又過了幾分鐘,房間門開了,兩人心都提了起來,出來的是剛剛報序的女人,但是這次她並不是出來喊名字,而是要下樓。

唐笑笑直接起身追了上去,把人攔住,“姐,這戲怎麼不繼續試了,出什麼事了嗎?”

女人掃了她一眼,淡淡道,“試完了呀。”

唐笑笑腦子一懵,“姐,你逗我吧,我家都還冇被叫到呢。”-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