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67章 彆扭

第67章 彆扭


-醫院。

五樓走廊。

百餘人倒在地上,痛苦呻吟或扭動。

十幾個黑衣漢子手握滴血的軍刀,分散在走廊中,見哪個倒下的人試圖爬起,毫不猶豫上前補刀,冷酷而狠辣。

他們略顯疲憊,身上沾染斑斑血汙,仍令十幾個旁觀者恐懼,其中就有幾分鐘前無比囂張的阿祖。

阿祖十多個心腹小弟噤若寒蟬,瑟瑟發抖。

“你......你......”阿祖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陳浩,無論如何想不到陳浩這麼瘋狂,近乎血洗醫院。

木野集團很多人認為他是瘋子,可是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這麼做。

“你完了,就算稻川十野出麵也保不了你!”

阿祖以自己的眼界與認知,衡量陳浩的處境,就如古時候窮鄉僻壤的農民堅信皇帝老兒用金鋤頭種地。

“看來你根本不清楚,何為王者。”

陳浩說話間起身。

“何為王者?”

阿祖下意識問。

“製定規則,且淩駕於一切規則之上。”

陳浩言罷,走向病房。

冇人再敢阻攔陳浩。

“淩駕於世間一切規則之上......”阿祖呢喃,之後瞪眼衝著陳浩吼:“這不可能!”

陳浩半眼不多瞧阿祖,走入病房。

“藤原家,陳少說滅就滅,你們這群渣滓,算個屁!”魯偉忍不住出言鄙夷無知的阿祖。

“你說什麼?!”

阿祖難以置信。

來自華國的小子,即使與稻川家交情匪淺,滅藤原家......無異於癡人說夢。

魯偉懶得多說,守在病房門口。

樓道裡,東倒西歪的百餘人呻吟著、扭動著,冇有一名醫生或護士出現,其它病房,房門緊閉。

接下來半個鐘頭,阿祖接到十多個電話,木野集團旗下娛樂場所,全被警方查封,幾百人被警方帶走。

“老大,怎麼辦?”

一人戰戰兢兢問阿祖。

阿祖也心亂如麻,久久無語。

警方的人不來醫院抓捕陳小子,卻針對他,他終於感受到彼此間的差距。

又過十多分鐘,陳浩走出病房,吩咐魯偉帶走李小木,並立即派人去接李小木妻兒。

杵在一旁的阿祖不知所措。

“怎麼處置這小子?”

魯偉請示陳浩。

陳浩冷眼瞧阿祖,雖然李小木不能說話,但他猜到阿祖冇乾好事,決定把阿祖留給李小木處置。

陳浩走了,帶走了李小木。

阿祖一籌莫展,急忙給合作夥伴打電話。

“我們的合作就此終止。”

“為什麼?!”

“家族高層剛剛通知我,藤原家出事與陳浩有關,而李小木是陳浩的朋友,高橋家不怕得罪稻川家,但也不想招惹魔鬼,由於我之前不夠謹慎,為高橋家帶來一定風險,現在得回去接受懲罰。”

“姓陳的滅了藤原家?”

“是。”

合作夥伴的回答令阿祖呆若木雞。

..................…

光陰似箭。

對於騰遠一中高三畢業班學生而言,一個學期轉眼間過去,無論是否準備好,都得去麵對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試。

高考。

兩天考試以及半個多月等待,塵埃落定。

五個本科。

十七個一專。

高三五班的成績。

這樣的成績,在騰遠一中,僅次於兩個重點班,超過另外九個普通班。

教學樓前。

陳浩與幾十名學生合影。

之後學生們把陳浩高高拋起。

他們用這種方式,表達對陳浩的愛戴與感激。

校長和幾位老師在一旁看著,笑著。

學生們鬨夠了,放下陳浩。

“小陳,經過開會討論,校領導班子一致決定,下學期高一年級兩個重點班,任你挑一個帶,學校還會獎勵你一套一百平米住房和三萬元獎金。”

校長當衆宣佈對陳浩的獎勵。

學生歡呼。

他們覺得學校怎麼獎勵陳老師都不為過。

至於在場的老師,羨慕卻不嫉妒。

僅僅一年把高三年級最差的班,帶成了普通班中的第一,這堪稱奇蹟,他們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陳浩很清楚,校長重獎他,是要留下他,然而半年前他就無需蟄伏,隻是不願丟下幾十名敬愛著他的學生。

再者,他做事一向有頭有尾。

“校長,我的任務完成,得離開騰遠了,以後再來,多半是來旅遊。”陳浩這話令李可欣笑容凝滯。

校長道:“小陳,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陳浩笑了,緩緩搖頭。

這時,兩輛奔馳轎車駛入一中,引人側目。

兩輛嶄新大奔停在眾人麵前。

四個戴著墨鏡的黑衣人先下車,令旁觀者詫異,之後李小木、吉田恭子以及兩人的兒子李恒誌,陸續下車。

“陳少。”

“還這麼叫,真心不把我當兄弟?”

陳浩上前輕拍李小木肩頭。

這半年,李小木在M國接受治療,康複不到一個月,就帶著妻兒,來騰遠見陳浩。

“你是我兄弟,也是我最尊敬的人。”

李小木無比認真。

陳浩笑容多了一抹無奈。

在場的一中老師學生迷茫不解。

“叫叔叔。”

陳浩笑著撫摸李恒誌腦瓜頂。

“叔叔好。”

在R國出生長大的李恒誌,華語說的很溜。

“好孩子。”

陳浩誇讚李恒誌,轉臉對李小木道:“教孩子華語,冇忘了自己的根,很好。”

“無論我在哪,永遠是炎黃子孫,不能忘本,何況華國越來越好,比我離開時強多了,上個月申奧成功,超乎想象啊!”

李小木感歎。

“這纔是開始。”

陳浩對華國的未來充滿信心,見李小木吉田恭子十指相扣,絲毫不受半年前那件事影響,為兩人高興。

李小木猜到陳浩想什麼,扭頭瞧妻子,眼中有愛意也有內疚。

妻子因他受傷害。

他若嫌棄妻子,還是男人嗎?

半年前那件事,妻子所承受的屈辱與痛苦,較之他承受的屈辱與痛苦,隻多不少。-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