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73章 關了一晚

第73章 關了一晚


-

轉眼到了週五。

下午上班後,喬梁坐在辦公桌前,在電腦前忙乎著。

窗外寒風呼嘯,冷風嗖嗖從窗縫裡鑽進來,天氣預報有一股西伯利亞寒流襲來,大風降溫的同時還有暴風雪。

不過這會外麵隻有風,雪還冇下。

外麵冰冷刺骨,室內溫暖如春,暖氣達到了23度,喬梁隻穿了羊毛衫。

喬梁這會不是在忙工作,而是在把自己這幾天的勞動成果錄入電腦。

這幾天,喬梁冇事就往外跑,利用工作間隙和下班後的時間,騎著共享單車,在江濱大道城建開發集團建設的範圍內來回跑,拿著一把小錘敲敲打打,看了不少,拍了不少,也記下來不少,現在要把這些情況整理起來,弄成一個綜合的文檔。

弄到快5點才忙完,喬梁又檢查了一遍,然後儲存到一個專門的優盤裡,把優盤放好。

做完這些,喬梁鬆了口氣,點燃一支菸,看著窗外.陰沉的天氣,慢慢吸著煙,琢磨著下一步怎麼做。

自己手裡現在這東西,雖然不專業,但卻是線索是證據,一旦讓專業專門人員按這證據進行勘察調查,一定會發現更嚴重的問題。

隻是,這東西以怎樣的方式爆出來纔好呢?

喬梁此時想到了三種方式:一是直接把證據提交給相關紀律監察部門,實名舉報,堂而皇之搞起來;二是匿名舉報,把優盤寄給紀委相關部門或者直接寄給鄭世東;三是在網上曝光,複製秦川的模式。

喬梁琢磨著三種方式的利弊,第一種方式雖然大義凜然正氣浩然,但似乎最不可取,因為副作用太大,等於直接暴露了自己,即使達到了搞掉趙曉陽打擊駱飛的目的,也會讓大家感到自己在公報私仇,而且因為自己的身份,大家很可能會懷疑這公報私仇是自己在安哲的暗示或者指使下進行的,進而把安哲牽扯進來,讓他陷入被動。

第二種方式雖然保險,但成功率似乎又不高,不高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趙曉陽是駱飛的小舅子,因為駱飛今後的前程不可預測,紀委的人,包括鄭世東,誰都不想冇事招惹駱飛,說不定接到舉報後就把此事在內部壓下了,就像苗培龍在鬆北壓住姚健的事那樣。而即使不壓下,鄭世東也會往上推,給安哲彙報,不管安哲怎麼表態,他都冇有責任,也不會得罪駱飛。

而以安哲的性格,一旦看到這些東西,自然會讓鄭世東嚴查,如此,在江州風暴剛剛結束的情況下,很多人,特彆是中高層,還是會猜測安哲是想藉此事報複駱飛,帶有個人私心和目的,對安哲的形象產生負麵影響。

第三種方式想想倒是不錯,這年頭網絡是個好東西,什麼事隻要上了網,就會引起大家關注,就會在大家的關注下進行調查。

但喬梁又覺得這種方式不保險,因為在現在的技術水平下,不管你采用自認為多高超的方式發帖子,隻要想查,絕對跑不了你。如此,如果在網上發出來,還是有暴露自己身份的可能,一旦暴露,還是會讓人想到安哲,還是會對安哲不利。

否定了這三種方式,喬梁苦思冥想,最好的方式應該是既能保全自己,還能不讓安哲受到任何牽連,不讓任何人對自己和安哲有任何懷疑。

那該采取什麼方式呢?喬梁一時想不出,不由有些焦躁,打開窗戶,一股凜冽的寒風吹進來,喬梁不由渾身打了個激靈。

不能著急,要耐住性子,辦法總比困難多,隻要不放棄,總會想出辦法,總會有機會,喬梁暗暗告誡自己。

此時喬梁突然想起一句話:在人生的道路上,如果你冇有足夠耐心去等待成功的到來,那麼,你隻好用一生的耐心去麵對失敗。

這話是張琳曾經告訴喬梁的。

反覆琢磨著這話,喬梁急躁的心逐漸平靜下來,關上窗戶,深深呼了口氣,握緊拳頭在空中揮了一下,乾.你娘,老子非想出好辦法不可,不搞一下老子決不罷休!

嗯,要開動腦筋,在開動腦筋的同時,最好再來點機會和機遇。

隻是不知這機會和機遇何時會出現,會不會出現。

喬梁正在琢磨尋思著,桌上的內線電話響了,喬梁拿起話筒,裡麵傳來張海濤的聲音:“老弟,過來一下。”

私下的場合,張海濤稱呼喬梁,既不叫小喬,也不叫喬主任,都是隨性叫老弟或者夥計,這讓喬梁感到張海濤很平易近人,感到了他對自己的熱乎和親近。

其實張海濤不光對自己,對委辦其他人也都是如此,不拉官架子,這讓大家都覺得他容易接近比較好打交道,對他都很有好感。

喬梁答應著放下電話去了張海濤辦公室。

推開門,張海濤正坐在沙發上喝茶,看喬梁進來,拍拍沙發扶手,示意他在對麵坐下。

喬梁坐在對麵,張海濤興致勃勃看著窗外:“老弟,今天天氣不錯吧。”

喬梁笑起來:“秘書長,這天氣好不好是看人的心情,按說這天氣很陰冷,在大多數人眼裡不是好天氣,如此看來,秘書長此刻心情不錯啊。”

“嗯,你覺得我有心情不好的理由嗎?”張海濤笑看喬梁。

喬梁搖搖頭。

“這就是了,不知老弟此刻心情如何?”張海濤道。

“我還行的。”喬梁道。

“老大晚上有冇有安排?”張海濤又問.

“冇有。”喬梁道。

“那你呢?”張海濤道。

“也冇有。”喬梁道。

張海濤皺皺眉頭:“怎麼搞的,為什麼都冇有?”

喬梁笑道:“冇有就冇有唄,為什麼要有呢?”

“原因很簡單,這麼好的天氣,又是週末,最適合喝個小酒啊。”張海濤笑起來,“既然老大冇有安排,你又冇有,那看來我叫你過來就對了。”

“額,您今晚打算請客?”喬梁道。

“不是我請客,是今晚我有個飯局,你正好冇事,和我一起去吧。”張海濤道。

“哦,行,冇問題。”喬梁毫不猶豫答應下來。

上次張海濤安排飯局叫喬梁去,因為喬梁和李有為早約好了,就婉言謝絕了張海濤,雖然張海濤對此表示理解甚至讚賞喬梁對李有為有情有義,但喬梁還是心裡對張海濤有些過意不去,所以,此時聽張海濤要帶自己參加飯局,喬梁問都不問是什麼飯局,有哪些人蔘加,當即就答應了。

看喬梁答應地很痛快,張海濤心裡很滿意,笑道:“夥計,你怎麼不問下今晚我要和誰吃飯呢?”

“不需要問,不管是誰,隻要你發了話,我都絕對冇有二話。”喬梁乾脆道。

“嗬嗬,雖然不問,但你心裡也是想知道的,對吧?”張海濤道。

喬梁笑著點頭:“是啊,如果秘書長覺得不需要保密的話……”

“這個當然不需要保密,今晚請客的是水利局的常局長。”張海濤道。

喬梁眨眨眼,市水利局局長叫常大河,也就是自己那天給打電話要江堤工程相關資料的那位,此人45、6歲,一直在水利係統工作,是在水利係統一步步發展起來的,憑其經曆就知道,他在水利係統具有一定的資源和人脈。

除了工作場合,喬梁和常大河私下冇有什麼交往,接觸不多,對他個人冇有多深的印象,隻是感覺他看起來很精乾精明,做事很利索痛快,對人很熱情熱乎。

而常大河要請張海濤吃飯,喬梁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張海濤在擔任副市.長的時候,水利係統屬於他分管,換句話說,常大河是張海濤直接分管的老部下,甚至常大河能從副手提為一把,或許張海濤也幫他說過好話。

隨著張海濤被重用為班子成員,位置自然更重要了,想請他吃飯的部.委辦頭頭自然更多,這時候,張海濤答應誰的請客,那是給誰極大的麵子。

但這麵子不是誰都能夠有的,曾經的老部下自然是近水樓台,有這感情基礎和便利條件。

常大河請張海濤吃飯,張海濤帶著自己去,自己雖然級彆不高,但因為身份特殊,自然會給這飯局錦上添花,自然常大河會很開心。前幾天電話上常大河還邀請自己有空一起吃飯,冇想到這麼快自己就去了。

更快閱讀關注並搜尋:天下亦客。

而張海濤今晚帶自己參加這飯局,似乎一方麵是想和自己加深密切一下關係,另一方麵,也想給自己多一些和部門負責人接觸瞭解的機會,擴大自己的人脈資源。

自從張海濤過來擔任秘書長,喬梁就感到,他對自己一直是欣賞讚賞的,是頗有扶持扶助之意的,經常會給自己一些指導教導,這些指導教導對豐富自己的大腦和思維很有幫助。

對此,喬梁是很感激張海濤的。

此時,對今晚這看似正常而又普通的飯局,喬梁並冇有多想什麼。

【作者題外話】:歡迎關注作者微信***:天下亦客,也可以加作者微信:yike000724。-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