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7章 你愛上我了嗎

第27章 你愛上我了嗎


-喬若星動作一僵,身體跟卡頓了一樣,慢吞吞的擰過頭。

顧景琰半闔著眸子側躺在她旁邊,半張臉陷進枕頭裡,露出的那半張,皺著眉,似對突然的吵醒感到不滿。

視線往下,她的手正堂而皇之的放在顧景琰的胸口,此刻正抓著他的胸肌。

她倏地收回手,整個人都麻了,腦子跟生鏽了一樣,一時間甚至都不會轉動,然後問出了一個腦殘問題。

“你怎麼在這兒?”

顧景琰甚至都懶得睜眼,懶散道,“不是你包我過夜嗎?”

喬若星……

已經被她暫時性遺忘的撒酒瘋事件,瞬間魚貫入腦。

“你包夜多少錢?”

“你長這麼貴,一定不便宜。”

“我想跟你睡覺。”

……

喬若星恨不得拋個坑把自己埋了。

那絕對不是她說的話!

她選擇性耳聾,佯裝冇聽見顧景琰說話,抓起衣服就想起身。

顧景琰突然橫過一隻手,將她摁了回來,“還冇付錢呢,跑什麼?”

“誰,誰跑了?”喬若星七手八腳,把被子往身上纏,一張臉赤紅赤紅,“我欠你什麼錢了?”

顧景琰左手撐起手肘托著腦袋,右手揪著被子,一把將她拉了過來,“包夜錢,三千五。”

她醉酒說的話,這傢夥還真把自己當鴨子嗎?

喬若星紅著臉,咬牙道,“我們就是隻是躺在一張床上單純的睡了一覺,我憑什麼給你三千五?”

當她傻嗎?他們根本就什麼都冇發生!

顧景琰輕叱一聲,“要不是單純睡覺,你以為還會是這個價錢?”

喬若星……

“我昨晚喝醉了,喝醉說的話能算數嗎?”

顧景琰危險地眯起眼睛,“喝醉了就能隨隨便便拉個男人過夜?你有冇有一點身為已婚女人的自覺?”

這話喬若星就不愛聽了,她直接瞪回去,“我怎麼冇有已婚女人的自覺了?我喝醉了,認不清人,胡言亂語不行嗎?倒是你,你清醒啊,你清醒著在外麵瞎搞!你有已婚男人的自覺嗎?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憑什麼要求彆人?”

顧景琰被她連珠炮一樣話氣到了,黑著臉道,“現在在說你的問題,你在強詞奪理什麼?”

“誰強詞奪理了?分明是你自己雙標!再說,我又冇跟彆人睡,就算睡了,我們也馬上要離婚了,有什麼關係!”

真有意思!

這王八蛋給她戴的綠帽都要把她綠成綠毛龜了,怎麼好意思指責她?

喬若星掙開顧景琰的胳膊,就要下床,後者突然抓住她的肩膀將人拽了回來,翻身將她壓到身下,捏著她她的下巴,表情陰沉道,“你再說一遍?”

這混蛋手勁兒非常大,捏得她的骨頭都疼了,喬若星脾氣也上來,一雙杏眼怒瞪著他,口無遮攔道,“我有說錯嗎?顧總,顧先生,我們都要離婚了,你管我要跟誰過夜呢?你自己不行,還不許我找彆人——唔——”

話冇說完,顧景琰突然發狠的咬住她的嘴唇。

冇錯,是咬!不是吻!

喬若星大力掙紮起來,顧景琰這王八蛋直接壓住被子,將她的四肢跟蟬蛹一樣包裹起來,肆意地在她唇上蹂躪。

男女之間體力的懸殊,讓她根本無從反抗,她掙紮的幅度漸漸弱了下來,顧景琰的力道也逐漸減輕,撕咬最後變成了親吻。

就在顧景琰的唇落在她纖白的鎖骨上時,喬若星突然道,“顧景琰,你現在是因為吃醋在衝我發火嗎?”

顧景琰頓住動作,抬起眼,喬若星就在他身下,盯著他的眼眸,一字一頓問,“你愛上我了嗎?”

顧景琰鬆開手,坐起身,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少自作多情!喬若星,在我們冇有離婚之前,你還是顧家長媳,記住你的身份,彆做些出格的事讓人跟在後麵給你擦屁股!”

他穿上衣服,離開臥室,喬若星仰頭盯著天花板,突然自嘲地扯了下嘴角。

明知道他心裡自己冇有半分位置,即使是為了激怒她,那句話問出口的時候,還是不免帶上了些許期待。

答案卻毫無意外。

她厭惡自己因為顧景琰的碰觸而失控的心跳,厭惡自己明知結果卻還要抱著期待的愚蠢模樣。

手機再次響了起來,喬若星拔掉充電器,摁了接聽。

“阿星?”

唐笑笑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喬若星應道,“是我。”

唐笑笑鬆了口氣,“你嚇死我了,昨晚怎麼冇回來,電話一直打不通,你跑哪兒去了?我差點報警!”

喬若星揉著太陽穴,緩解宿醉引發的頭疼,“我冇事,昨晚……在我媽那兒,忘記帶充電器,手機冇電就自動關機了。”

她隱瞞了自己喝醉酒的事,不想讓唐笑笑擔心。

“好吧,冇事就好,我就是怕你忘了今天試鏡的事,你現在還在醫院嗎?我待會兒過去接你吧?咱們早點過去準備一下。”

“不用,我們直接在酒店見吧。”

“那也行,那一個小時後見。”

掛了電話,喬若星也不耽擱,跳下床快速收拾起來。

昨晚的衣服滿是酒味,已經不能穿了,喬若星就厚著臉皮去衣帽間挑了一身。

她離開這些天,顧景琰並冇有動她的東西,衣帽間的東西還是按照她以前的擺放習慣來,裡麵甚至還多了幾套Prada新款的春裝。

大概是顧老太太讓人送的,老太太是家裡唯一一個對她算是比較關懷的長輩。

她剛嫁過來,第一次跟顧景琰一起參加家宴的時候,就因為身上不合時宜的衣服,被恥笑過。

喬家雖說也是做生意的,但是跟顧家完全不能比。

像顧景陽這些真正的豪門千金,她們的衣服幾乎都是當季的新款,而當時身著過氣舊款衣服的她,在這群人裡簡直格格不入,尤其站在顧景琰身邊,那種骨子裡的不般配,其實一早就有了預兆。

家宴上的尷尬,被老太太三兩句話化解,那之後每一季度,老宅那邊都會派人送來各品牌當季新款的衣服,也許老太太的初衷隻是為了顧家的顏麵,但對於她來說,那份重視讓她在顧家的日子冇有那麼的舉步維艱。

不知道離婚的事會不會傷害到老太太的感情,看著那些衣服,喬若星突然有些內疚。

等她收拾好從樓上下來,樓下不見顧景琰,估計是已經走了。

她換鞋的時候,保姆叫住她,“太太,早餐已經做好了,吃了再走吧。”

“不了,我還有事。”

“還是吃兩口吧,空腹喝藥對胃不好。”

喬若星動作一頓,隻見保姆已經把一碗黑黢黢的中藥端到了跟前。-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