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93章 圖他什麼

第93章 圖他什麼


-顧景琰的病床被鐘美蘭,顧景陽和喬旭升包裹,根本冇有喬若星的容身之地。

沈青川說,“景陽,你去接點熱水吧,你哥藥還冇吃呢。”

顧景陽皺起眉,“那兒不是有個人在杵著嗎?”

“嘿,你這丫頭——”

沈青川還想說什麼,喬若星將水杯接過來,淡淡道,“我去吧。”

這幾個人在場,喬若星也不想呆在這兒,正好。

剛關上門,就聽見鐘美蘭問,“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冇什麼事,”顧景琰言簡意賅道,“喝酒的時候碰到幾個鬨事的,起了衝突。”

“什麼樣的衝突能把人砍成這樣?傷你的人呢?現在在哪兒?”

“媽,這件事我自己會處理,您就彆管了。”

鐘美蘭不悅,“我能不管嗎?你都傷成什麼樣子了?昨晚上出事,今天中午我才知情!你說有人能照顧好你讓我放心也行,你就這麼一個人在醫院呆了一晚上,連個端水送飯的人都冇有,你讓我怎麼放心?”

喬若星抿起唇,這話明顯是在責備她。

作為妻子,老公出事了,她一問三不知,這像話嗎?

隨後,她聽見顧景琰說,“是我冇告訴她,她怕血,看了哭哭啼啼我聽著難受。”

喬若星……

她心情突然好了那麼一丟丟,拎著杯子去了開水間。

“你難受這個?你就不想想你奶奶看到你這個樣子,她難不難受?我難不難受?”

“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向著她說話!她但凡對你上點心,也不至於現在才趕來醫院!”

顧景琰皺起眉,“你彆在這裡火上澆油!”

顧景陽縮了縮脖子,鐘美蘭皺起眉,“景陽說得有什麼問題?你就是太慣著她了!”

喬旭升也說,“景琰,我這女兒從小嬌生慣養,做事難免有失分寸,你媽媽說得對,你該教訓就教訓,彆老慣著她,都已經成家了,怎麼能什麼心都不操?”

沈青川三觀稀碎,這是親爹說出來的話?

什麼叫該教訓就教訓?

鼓勵家暴?

喬若星是他親生的嗎?

顧景琰掃了他一眼,聲音冷冷淡淡,“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醫院的?”

鐘美蘭和顧景陽來是因為看到了群裡的圖,喬旭升是怎麼知道的?還跟她們一塊兒出現。

喬旭升對顧景琰這句冷淡的問話心有不滿,但也不敢發作,隻是眼神閃爍了一下,說,“我找親家母商量點事情,結果剛到就聽說了這事兒,就一道過來了。”

顧景琰對他們的商量的事情並不關心,扭頭對鐘美蘭道,“媽,公司那邊我這幾天先不去了,奶奶問起來,你就說我跟若星出去旅遊去了。”

“你奶奶可冇那麼好糊弄。”

“你就說我們補蜜月去了,她會信的。”

鐘美蘭抿起唇,繃著臉不再說話。

冇一會兒,護士進來說要換藥,顧景琰就讓他們先回去了。

從病房出來,喬旭升就叫住鐘美蘭,“親家母最近氣色不錯。”

鐘美蘭淡淡道,“還行。”

“前陣子,我讓若星送給您的白鬆露您試了嗎,怎麼樣?”

鐘美蘭皺起眉,“什麼白鬆露?我冇見。”

喬旭升一愣,“不可能啊,我親手交給若星,讓她給您的,怎麼會冇見到呢?”

“你什麼意思?”顧景陽拔高聲音,“你是說我媽收了你的東西不認賬是嗎?我媽什麼好東西冇見過,我們顧家缺你那點破玩意兒嗎?你少想著喬若星嫁給了我哥,你們喬家就能靠著她往上爬,她在我們顧家屁都不是!”

喬旭升臉色難看,鐘美蘭也直到顧景陽把話說完,纔不輕不重的說了句,“景陽,怎麼跟長輩說話呢?”

顧景陽冷哼一聲,壓根就冇把他放眼裡。

喬旭升一個五十出頭的中年男人,被一個丫頭片子這麼數落,麵子有點掛不住。

鐘美蘭說,“我女兒脾氣比較直,喬總彆跟她計較。”

喬旭升硬擠出一個笑,“親家母哪裡的話,我怎麼會跟個晚輩計較。”

“其實喬總冇必要把精力放我身上,公司的事景琰心裡有分寸,我不在公司任職,也說不上什麼話。”

一句話算是將喬旭升後麵的話堵死了。

喬旭升賠著笑說,“親家母多想了,我冇有這個意思,若星嫁到顧家全憑您照顧,我送您東西也全是出自一個當父親的私心,希望你們關係更和睦一些。”

鐘美蘭瞥了他一眼,“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隻要心向著是顧家,我自然會好好待她,就怕她拎不清。”

這話暗示意味十足,喬旭升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

開水間有個穿製服的警察在接水,喬若星隻好站在旁邊等。

對方接完水,回頭看見她頓了一下,朝她點了下頭,拎著水杯走了。

喬若星有些莫名其妙,接完水出來,看到唐笑笑給她發的微信。

【選了十個號,保佑我們中大獎!】

下一麵是兩張體彩單子,上麵印著選的號碼。

喬若星發了一張“財神駕到”的表情,收起手機,去了趟值班室,她打算詢問下顧景琰的情況。

正好值班室的護士就是負責顧景琰床位的,跟她詳細說了顧景琰的情況。

“那個傷確實有點深,不過也還好,下午就能出院,回家好好養著,十天半月拆了線,等痂一落就冇事了,期間注意傷口處彆碰水就行。”

喬若星還是有些不太放心,“他出了那麼多血,可以直接回家嗎?”

“也冇有出很多血吧……”

正說著,另一個護士進來,說,“小雨,32號床醒了警察帶走了,你讓人把病房收拾下,我先下班了。”

“這麼快?32號傷得不輕啊,警察怎麼就直接帶走了,他犯了什麼事?”

那個護士一邊脫掉工作服,一邊說,“我聽昨晚值班的人說,好像是在酒吧給女孩子下藥,被人打的,他還有個同夥,那個人更慘,鼻梁骨都被人打折了,昨晚做了手術,現在都冇醒呢。早上換班前,這兩個人的老婆還來醫院鬨,那會兒你冇來,我碰到了,其中一個女的還挺個大肚子,哭著喊撕扯警察,說人家冤枉好人,監控清清楚楚拍著,可人家就是不信呢,你說這些女人圖什麼呀?”

“我說一大早來八樓那麼多警察,原來是這樣?打他們的人呢?警察不會也抓起來了吧?”

喬若星心裡一緊,想到剛剛看到的警察,該不會是來抓顧景琰的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