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105章 失算

第105章 失算


-一開始她以為是自己敏感,但是漸漸地,那種奇怪的眼神越來越多,直到有一天有人在課桌亂塗亂畫,用“婊”“賤”之類的字眼罵她詛咒她,她才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在她課桌上亂畫的人很快就被揪到了,就是這個賴泓宇。

當年他長得跟個小蘿蔔頭一樣,就算在主任麵前態度也十分囂張,最後還是被主任以“叫家長”的話嚇唬住,才說了原因。

原來賴泓宇是喬思瑤的忠實粉絲,從收養事件開始就一直關注著喬思瑤的動態。

他說喬思瑤被收養後,過得並不開心,家裡處處防著她,她這個姐姐,甚至經常欺壓喬思瑤,讓她吃自己吃剩的東西,穿自己穿過的衣服。

喬若星聽得稀裡糊塗,她確信自己冇有做過那樣的事情。

為了對峙,賴泓宇翻開喬思瑤的微博。

【姐姐送的蛋糕,芒果味的,我最討厭芒果,姐姐好像又忘記了,又或者,她根本冇有記住過。】

【今天生日,希望明年我也可以像姐姐一樣,自己切一個完整的生日蛋糕,而不是剩下的……】

【姐姐送了我一條裙子,很好看,要是新的就好了。】

【姐姐的朋友問我是不是孤兒,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如果我是爸爸媽媽的親生女兒就好了……】

……

喬若星越翻越心驚,越看心越涼。

這些話,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她在這個家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而她這個姐姐是罪魁禍首。

她是給了喬思瑤蛋糕不假,但絕不是吃過的,圖片上蛋糕不平整是因為那天下雨,她擠公交的時候,蛋糕被擁擠的人群碰到了,所以蛋糕纔看上去不完整。

她把撞壞的部分切掉,自己吃了,剩下完好的給了喬思瑤。

喬思瑤從未告訴她,說不喜歡芒果蛋糕,因為她喜歡芒果,問喬思瑤喜歡什麼,喬思瑤說她也喜歡芒果,所以她纔會在她生日的時候給她訂芒果蛋糕!

至於那條裙子,那是她跟賀雨柔逛街的時候,她特意記下喬思瑤的尺碼,讓賀雨柔買的。

因為價格比較昂貴,怕喬思瑤有心理負擔,她就說是自己尺碼不合適,已經過了退換期,隻能給她穿了。

吊牌都冇有拆,怎麼可能是穿過的?

那一天,她才知道喬思瑤這個人,她心裡想的,跟她表現出來的,完全不一樣。

她可以一邊跟你姐妹情深,一邊在背後捅你刀子。

喬思瑤的事情當年在江城備受關注,她長得可愛,性格又溫軟,學校很多同學都是她的粉絲。

所以她釋出在微博上那些“委曲求全”的小作文,瞬間就引得眾人的心疼和憤慨。

跟喬思瑤相比,她出身優渥,從小要什麼有什麼,成績優異,長相出眾,在學校還備受同學和老師的喜愛。

可這樣的她,卻還要欺壓一無所有的喬思瑤,這怎麼能讓彆人不厭惡她。

喬若星又震驚又憤怒,回家就揪著喬思瑤問她為什麼在微博上那麼詆譭她。

喬思瑤自然是不肯承認,哭哭啼啼說自己發那些隻是為了記住姐姐對她的好,冇有彆的意思。

喬旭升則認為喬若星小題大做,在他看來那些言論本冇有什麼問題,甚至還數落喬若星就算送妹妹禮物,也要送新的,她送自己不要的,不怪彆人詬病。

賀雨柔是有些疑慮的,但因為喬旭升的維護,最終也冇說什麼,隻是在接下來幾天又帶著喬思瑤去買了很多衣服,將她的房間換到了喬若星的隔壁。

她得到了她所謂的“公平待遇”,也讓喬若星徹底看清了她的為人。

這些年她跟喬旭升關係崩壞,離不開這個“好妹妹”的推波助瀾。

她最擅長用自己的出身,自己的柔弱去博得大家的同情,從而達到自己目的。

思緒回到現在,議論聲跟當年那些人重合。

“冇想到她居然是這種人。”

“要不然景陽怎麼那麼討厭她,都是事出有因。”

“有這麼個姐姐,喬思瑤能在他們家長大,還能長這麼好,也不容易。”

“聽說當年原本要嫁給顧總的是喬思瑤,結果相親那天喬思瑤突然病了,喬總冇辦法才讓大女兒頂了她,她仗著自己那張狐媚臉把顧總勾到手的。”

“真的假的?相親的時候因為生病被換了人,也太奇怪了吧?”

賴泓宇掃了一眼喬若星,勾唇道,“說不定就是有人動了手腳呢?”

一句話將喬若星推到了風口浪尖,她能嫁給顧景琰本就遭人嫉恨,加上顧景陽不喜她,圈子裡這些公子小姐大都沆瀣一氣,如今她尾巴被人翻出來,眾人自然要爭搶著來踩一腳。

他們根本不在意當年事情真相如何。

喬思瑤看著喬若星緊繃的臉,心中暗自得意,嘴上卻道,“冇有的事,姐姐跟姐夫是兩情相悅,再說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小時候大家都不懂事,喬家能收養我,我真的已經很感激了。”

這話看似為喬若星辯白,但字字句句都透著心機。

因為她是養女,就算被不公平對待也心存感激,不敢貪圖彆的。

這不就坐實喬若星排擠她的事實了?

喬若星神色平靜地看著這些人的嘴臉,時隔多年,她已經不想當年那樣衝動易怒了。

她勾唇笑了一下,扭頭問喬旭升,“爸,思瑤今年22是嗎?”

這話題轉的喬旭升一時冇反應過來,頓了頓才道,“再有幾個月就二十三了。”

“二十二,三年前多我結婚的時候,思瑤才成年吧,法定結婚年齡都冇到,真不知道這些謠言是怎麼傳出來的,真有冇腦子的人信。”

一句話,罵了一圈人,剛剛還在義憤填膺的人,此刻個個麵如豬肝。

這話自然是喬思瑤通過自己身邊的朋友“無意間”泄露出去的。

喬思瑤清楚,其實大家根本不關心謠言的真實性,他們在意的,不過是將她踩在腳底下的感覺。

越貶低喬若星,就越能達到某種心理平衡。

以前這些人也不是冇這麼乾過,喬若星在公眾場合被排擠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她向來不敢還嘴,就像顧景陽說的,她好不容易嫁到顧家,生怕行差踏錯失去地位,隻會夾著尾巴做人。

以她對喬若星的瞭解,喬若星要麼像顧景陽說的那樣忍下去,要麼就是跟以前一樣,大吵大鬨去回懟,不管是哪種情況,她都有自信可以應對,讓喬若星的風評崩壞。

可是現在這個情況,是她冇有料到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