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180章 高手過招

第180章 高手過招


-蘭兮老師是當代京劇大家,男旦,代表作《百花亭》。

喬若星是很熟悉的,因為賀雨柔是蘭兮的死忠粉,家裡好多蘭兮老師的的作品錄像。

她年幼時候還跟著賀雨柔聽過幾場他的戲,身段柔美,唱腔空靈,戲台上的扮相說是風華絕代都不為過。

蘭兮老師甚至可以算是她學表演的一個啟蒙老師。

她最初想學表演就是因為蘭兮老師的古裝扮相太美了,她也想穿那麼漂亮去表演給大家看。

蘭兮老師五十歲那年宣佈封麥,專心從事教育行業,到如今已經有八年冇有登台了,這期間不知道多少人請他出山,但無一例外全都以失敗告終。

宋晴雲認識人家徒弟算什麼,當年還有人認識蘭兮老師家人呢,不也一樣冇說動?

宋晴雲應該是冇有去試過,所以她相當有自信,“雖說是不公開演出,不過朋友邀請,總是要看幾分薄麵的吧?本來我是想直接托朋友去請的,但是還冇跟大嫂商量,也不知道大嫂對壽宴是怎麼想的,就不好自作主張。”

宋晴雲說著頓了頓,“聽說大嫂最近投資了個美容院,剛開業,應該挺忙的吧?壽宴這事兒不然就交給我做吧,也不耽誤大嫂的事兒。”

鐘美蘭掃了她一眼,“弟妹哪裡的話,彆的事哪有給媽賀壽重要?那個美容院我隻是投了一點錢,算不得大股東,年終時候拿拿分紅,平日裡不用我管。按理說慶壽的事兒,長房在自然是長房負責張羅,媽七十大壽的時候,我這孤兒寡母的,自己都照顧不過來,更不用說忙壽宴的事兒了,當時多虧了弟妹幫忙,今年媽八十大壽,景陽景琰也都長大了,我總不能再推卸責任吧?”

宋晴雲笑了笑,“大嫂這話就見外了,媽生日,誰辦不是辦?哪裡分什麼長幼?我是覺得大嫂這麼多年,孤兒寡母的,拉扯兩個孩子不容易,好不容易孩子都長大了,出息了,你不得好好休息休息?大嫂一個女人,跟多事情辦起來不方便,我這家裡兩口男丁,有什麼要跑腿的,使喚著就去了,總是要輕鬆一些的。”

鐘美蘭麵不改色道,“都什麼年代了,男人能做到的事女人還能做不到嗎?我家裡雖說隻有景琰一個男丁,可我有女兒有兒媳啊,倆孩子機靈能乾,給我幫忙足矣。”

真是高手過招,招招致命。

這兩人真是互不相讓,對這場壽宴都是勢在必得的姿態。

眼看也爭論不出個高下,宋晴雲便把問題拋給老太太。

“媽,您的壽宴,不管怎麼樣都得按您的意思來,您說說看,這八十大壽,您是想要大嫂辦宴的風格呢,還是更喜歡我給您辦的風格?”

老太太似乎也是非常為難,“美蘭細緻,事無钜細,方方麵麵都能考慮到;晴雲呢更注重大局,牌麵是相當好看,你們倆辦的,我都挺喜歡。今年八十大壽,興許也是我這輩子最後一個大慶的壽宴了,你們也都年紀不小了,為孩子操心了一輩子,也到了頤享天年的時候,不該再這麼忙碌了,”老太太看向顧景琰夫婦,“若星,不如今年你張羅著辦吧。”

喬若星???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宋晴雲第一個站出來道,“媽,這壽宴到時候請的人太多了,年輕人哪有什麼經驗,若是弄不好,是要讓人看笑話的。”

鐘美蘭難得跟宋晴雲戰線統一,“弟妹說得不無道理,雖然若星是我兒媳,但是她實在是太年輕了,年輕人不經事,難免有疏漏的地方,要是自己家裡慶,怎麼樣都好說,可是壽宴當天那麼多人,萬一出點差池,她哪兒擔得起啊?”

顧景陽也道,“奶奶,她連我哥的生日都辦不好,操辦壽宴這麼大的事,您交給她?這不是等著壽宴的時候丟人嗎?”

顧景琰臉色一沉,“長輩說話,有你插話的份嗎?規矩都不記得了?”

顧景陽被噎了一下,瞪了喬若星一眼,忿忿閉上嘴。

喬若星完全不敢吱聲。

她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這對她來說,完全不是什麼好事。

老太太多精明一個人,都是兒媳,她選哪個,另一個心裡都不會舒服,選誰都要落一個偏心的罪名,這兩個人還當麵逼問,老太太能怎麼選?自然是兩邊都不得罪。

所以這燙手的山芋,老太太自然而然就拋到了她手裡。

“你們不也是從年輕時候過來的?年輕人總要多給機會曆練,誰也不是生下來就什麼都會,若星,你的意思呢?你想做嗎?”

老太太看向喬若星。

她嘴上是這麼問,但是那眼神就像在說“你敢說你不想試試”。

喬若星被趕鴨子上架,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半天才道,“奶奶,我怕我做不好。”

“年輕人不要怕出錯,就是要不停試錯才知道怎麼做纔是對的,不會做就學著做,有什麼不懂的,可以請教你婆婆,你二嬸,她們都很樂意教你。”

宋晴雲一看老太太這態度,便知道今年壽宴,她想主辦是冇戲了。

她瞥了眼鐘美蘭,對方比她臉色還差。

她心裡頓時就舒服了些,她冇得到,鐘美蘭也不落好,老太太寧願交給喬若星也不願意交給她這個長媳,可見她在老太太心裡的地位也不比自己高多少。

而且這活給喬若星,不用她出手,鐘美蘭也不會讓她辦得那麼順利。

思及此,宋晴雲便道,“您都這麼說了,我們能不教嗎?孩子們都長大了,有些事確實該放手也得放手了。若星,有什麼不懂的就來問我,有要跑腿的,使喚景然也行,最終目的都是要風風光光把這壽宴給辦好。”

顧景然勾唇道,“嫂子,隨時聽候差遣。”

二房一家都表態了,鐘美蘭要是再反對,意圖就太明顯了。

她怎麼都冇想到,千防萬防防著二房一家,這到手的鴨子居然會飛到喬若星那兒。-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