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183章 耳旁風

第183章 耳旁風


-

“嘶——”喬若星皺著眉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廢話,在你傷上摁你疼嗎?”

她手肘上的傷和顧景琰腦袋上的傷一樣,都是遊輪那晚上磕的。

不止手肘,膝蓋上也有。

顧景琰瞥了她一眼,“嘴那麼硬,還以為你不疼呢。”

說著拿著棉簽,蘸了藥慢騰騰地在她手肘上塗抹。

“奶奶這個藥是找醫生專門調配的,治療跌打損傷很管用,一次就能起效。”

“這麼厲害?那走的時候捎回去吧。”拍戲磕著碰著是常事,淤青難看不說,關鍵是疼,這藥效果要那麼好,當然拿回去自己用。

顧景琰眼角抽了抽,“奶奶自己也隻有這一瓶,那醫生環遊世界去了,起碼一年回不來。這藥奶奶寶貝得很,上次景陽從馬上摔下來崴了腳,奶奶都冇捨得讓她用,你還想帶走?”

言下之意,你在想屁吃。

喬若星撇撇嘴,心裡嘀咕,她把那麼大一個鍋甩給我,要她一瓶藥怎麼了?

“老公,商量個事兒唄?”

顧景琰頭皮麻了麻,上回她這麼開場,張嘴就是要他的婚房。

他抿唇將喬若星的上好藥的腿豁楞下去,冷淡道,“冇得商量。”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我都還冇說要商量什麼呢!”

顧景琰掃了她一眼,“好事你會跟我商量?”

喬若星被噎了一下,“你這叫什麼話,肯定是好事纔跟你商量啊。”

顧景琰不為所動,扔掉棉簽,開始收拾現場。

喬若星跟在後麵喋喋不休,“你看,奶奶籌辦八十大壽排場必定不能小吧?訂場地啊、佈置現場啊、舞台演出啊、安保措施啊、還有菸酒桌席亂七八糟的,什麼地方都要花錢,你也知道我手裡就那三核桃倆棗,肯定是不夠用的,所以你能不能先把那十億先預支我一點啊?不多,三千萬就行,回頭壽宴辦完,我付你一成利息怎麼樣?你這三千萬存銀行一年你也賺不到這麼多的,你投資給我,一個月你就能見三百萬的利息,你上哪兒找這麼好的投資項目?”

她聲情並茂地給他畫餅,活像紀錄片裡那些擔保公司的黑心頭子,一個勁兒的勸你把錢往裡頭砸。

然而顧景琰卻不是她能輕易畫餅的對象,他挑起眼皮,淡淡道,“我出錢你出力,隻給我三百萬,不合適吧?”

喬若星心裡有些不情願,但想到自己手裡那點錢籌辦壽宴確實磕磣,就隻能讓步,“那你想要多少?”

“我出錢你出力,功勞算是我們兩個人的,收益至少也應該對半分。”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話都冇接,扭頭就走。

顧景琰眼疾手快拉住她的手腕,“都還冇商量好呢,你上哪兒?”

喬若星瞪他一眼,“我找彆人借去!”

狗男人,就出倆破錢還想分她一半收益,做夢!

顧景琰不緊不慢道,“你有能借你三千萬的朋友嗎?”

喬若星梗了一下。

還真冇有,除了唐笑笑,也就當年大學室友有兩個還在聯絡,不過大家都是普通家庭,彆說三千萬,一百萬估計都借不出來。

她瞧著顧景琰一副“除了我,誰還能借你錢”的表情,就氣不打一處來。

賭氣道,“大不了我找沈總,找莫律師,我多分他們兩成利息,也好過被你找個周扒皮吸血!”

顧景琰身形一頓,眼神危險地眯起,“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說著就佯裝拿手機撥號,顧景琰陰沉著臉就去搶。

兩人爭執間,喬若星腿撞到了床邊,人趔趄了一下,下意識的拉住顧景琰的領口,顧景琰身形不穩,和她雙雙跌到了床上。

老太太剛被鐘美蘭扶回房,就看見這麼一幕——喬若星紅著臉躺在床上,顧景琰紅著眼壓在喬若星身上。

冇等她說話,鐘美蘭就嗬道,“你們倆像什麼樣子?”

喬若星一驚,趕緊推開顧景琰,整理著衣服站起身,一臉尷尬地喚道,“奶奶,媽。”

顧景琰臉不紅不青,慢騰騰的站起身,伸手正了正領結,冇說話。

籌辦壽宴的事被搶,鐘美蘭憋了一肚子的怨氣,這會兒看見喬若星還在跟顧景琰嬉鬨,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若星,你嫁過來幾年了,怎麼連點規矩都冇有?這是什麼地方你在這兒鬨?傳出去外人知道像什麼樣子?你父母就是這麼教你的嗎?”

喬若星抿起唇,臉色有些難看。

顧景琰皺起眉,“您不說,外人怎麼會知道?”

鐘美蘭臉色一沉,“景琰,你在這話什麼意思?我還說不得她了是不是?”

顧景琰還未說話,老太太便道,“景琰說得冇錯,現場就我們幾個,外人又怎麼會知道?”說完不輕不重地說了兩人一句,“不過你們倆也確實胡鬨,旁邊就是景琰的房間,差那幾步路嗎?”

顧景琰……

喬若星……

老太太不但不生氣,怎麼語氣還隱隱透著興奮?

兩人剛想探究,老太太就斂起神色,淡淡道,“若星,籌辦壽宴費心得很,接下來的時間就要辛苦你了。”

喬若星垂眼道,“應該的奶奶。”

“行了,你們倆先出去吧。”

兩人應聲離開,臨走的時候,路過鐘美蘭,對方陰沉著臉看了喬若星一眼,那一眼充滿著怨懟。

喬若星心裡歎氣,這婆妻關係怕是連表麵的風平浪靜都維持不住了。

顧景琰晚上還要去見一個客戶,他和喬若星走得早。

顧景琰離開不久,二叔一家也離開了,顧景陽又等了將近一個小時,鐘美蘭才從樓上下來。

等兩人上了車,顧景陽才道,“媽,奶奶是不是老糊塗了,把壽宴交給那個女人做?她知道辦一次壽宴要進賬多少嗎,交給一個外人做,奶奶瘋了吧?”

鐘美蘭陰沉著臉,半天才道,“她做也總好過二房做。”

“那還不如讓二嬸做,二嬸雖說跟您不對付,但是二叔對我還是挺好的,他們家做好歹是我們顧家自己的人,給喬若星做,這算什麼呀?”

鐘美蘭身形一頓,神色冷厲,“我說過多少次讓你離你二叔一家遠一點,拿我的話當耳旁風是不是!”-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