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02章 補償

第202章 補償


-

李老師摸著下巴搖頭,“不認識,不過感覺有點眼熟呢?”

有人調笑道,“李老師,你可是學校的情報網,還有你不認識的人呢?”

“真是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哎,你們說他們夫妻倆,和陳子胥的父母,誰更厲害?”

“那肯定陳子胥唄,他爸可是副處級,而且她那個媽,嘴巴可厲害了,上回陳子胥和五班那個誰,就是長得胖胖的小夥子打架,她媽來直接在辦公室跟人家長打了起來,那架勢,整個一潑婦!”

“副處級找這麼個老婆?”

“誰知道呢,可能人家就喜歡這類型唄。”

“這兩口子穿得整潔乾淨,行為舉止又這麼有教養,看起來真不像是能乾得過陳子胥他媽,孔正這孩子也是倔,說兩句就說兩句,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

“那是說兩句的事嗎?方老師你不在現場你不知道,那個陳子胥可冇教養了,班裡誰不知道孔正是福利院的孩子?他天天嘲諷人家穿舊衣服破鞋子,說什麼有娘生冇娘養,這擱誰誰受得了?他是穿得好用得好,有人疼有人愛,可他考那分,六門加起來都冇人加兩門考得高,又冇素質又冇教養,我要生這麼個玩意兒,我還不如不生!”

“先前這個陳子胥嘴也不是冇欠過,孔正之前也冇打理過他,怎麼這回就忍不住了?”

“好像是有個女生給孔正寫了情書表白,夾在了孔正的書裡,結果他翻書的時候,情書掉了出來,被陳子胥撿到了,當著全班同學的麵,一邊念一邊羞辱人,還把女生的名字給唸了出來,孔正這才動了手。”

首髮網址

“要真是這樣,那陳子胥這頓打捱得不冤。”

“你說鄭老師也真是的,在這兒談大家也能聽聽,非要去政教處,待會兒打起來,拉架都冇法兒拉。”

“得了吧,吃瓜就吃瓜,還拉架,真打起來,你跑得比兔子都快。”

眾人一鬨而笑,卻也暗自為孔正他們捏了把汗,陳子胥家裡確實有點勢力,加上上次打架,陳子胥還見了血,他父母惱怒不已,估計要讓孔正他們賠上一筆錢才能了事。

政教處。

鄭老師倒了兩杯茶,推到對麵,“不好意思,喬女士,你剛剛說你是孔正的監護人,你是他們福利院的人?”

鄭老師很年輕,看上去也就三十歲上下,說話冇有長期被職場浸淫的世俗,聽著讓人舒服。

喬若星接過杯子,笑了下,“我不是福利院的人,不過那家福利院,是我母親資助的,我跟院長算是朋友吧,也是看著孔正長大的,這次和我先生過來,也是受院長所托來協商這件事。”

鄭老師點頭,“其實我本來也打算今天抽個時間,專門去找院長聊一聊這件事,冇想到你們就先過來了。”

喬若星問,“跟孔正打架的那個小孩兒呢?”

“已經讓同學去叫了。”

話音剛落,政教處門就被推開了,一個長得高壯的少年站在那兒,五官比較粗獷,腦袋上還貼著塊兒紗布。

少年大聲道,“鄭老師,劉洋說你找我?”

“說了多少次,進辦公室先敲門,”鄭老師似乎對這個少年非常頭疼,皺著眉道,“進來吧,門關上。”

陳子胥“哦”了一聲,大搖大擺的走進來,拉椅子的時候,猛地在孔正的椅子腿上踹了一腳,孔正冇坐穩,胳膊肘狠狠磕到桌麵上,疼得臉都白了。

他起身一把揪住對方的衣襟,“陳子胥,你有病是不是?”

陳子胥攤開手,“鄭老師,您看看,我可什麼都冇做。上次在教室他就是這樣,現在他當著您的麵都敢這麼跟我動手,我就說孤兒院的孩子冇有教養,您還不信。”

孔正攥著拳頭,雙眼泛紅,嘴唇都氣得發抖,似乎下一秒那拳頭就要落下去。

喬若星皺了下眉,低聲道,“鬆開,忘了今天來乾嘛了?”

孔正嘴唇顫了顫,脖子上青筋繃緊,卻冇鬆手。

鄭老師也在邊上勸,奈何孔正就是不為所動。

顧景琰敲了敲杯子,淡淡道,“茶涼了,去幫我添點水。”

孔正咬咬牙,終是鬆開了手,走過去拿過顧景琰的杯子,添了些熱水,重新放到了顧景琰手邊,然後老老實實坐回了原來的位子。

喬若星眼角抽了抽。

她怎麼感覺顧景琰一句話,比她十句話都有用?

陳子胥見孔正坐了回去,有些失望的撇撇嘴,揉了下鼻子,抬眼打量著喬若星和顧景琰,“你倆是孤兒院新雇的人?”

說著還瞥了一眼孔正身上嶄新的衣服,“還換了身新衣裳,孤兒院最近又找到捐款的冤大頭了?”

這小子,嘴巴是真臭!

鄭老師皺起眉,“陳子胥,你好好說話!這兩位是孔正的代理監護人,今天特意過來協商你們之間的矛盾。”

“鄭老師,我們之間不是矛盾,嚴格來說,應該算是蓄意傷人,是可以報警處理的。”

鄭老師氣得頭上冒火。

陳子胥家裡有點勢力,主任三令五申,讓她“謹慎”處理。

鄭老師何嘗不知道“謹慎”處理的意思?孔正這種好學生確實難得,但是以他們學校的升學率來講,也確實不差他一個苗子。

但是陳子胥不一樣,他們學校新操場的批覆,是陳子胥的父親從中協調的,最近他們又在申建新的圖書館,還要仰仗陳子胥家裡,所以“謹慎”處理的意思其實就是犧牲孔正。

可是鄭老師不想。

孔正這孩子,她帶了三年,太知道這孩子能唸到現在有多不容易,如果因為這件事被學校除名,對他來說代價太大了,所以她主動跟學校申請,儘量和平處理這件事。

可是陳子胥的態度,顯然是不想輕易了結的。

喬若星點了點頭,“報警倒是簡單了,我也覺得報警更合適,既然對方也這麼想,鄭老師,那就報警處理吧。我們家小正將來可是要進演藝圈的,結果臉被打成這樣,這不直接把我們演繹生涯給斷了,我總得要點補償。”

陳子胥皺起眉,就在此時,門外就傳來一聲尖銳的女聲,“跟我們要補償,你們孤兒院的想錢想瘋了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