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08章 霸道

第208章 霸道


-

那保險箱上麵蓋著一個淺灰色的防水布,上麵放著碗筷,院長完全將它當飯桌用了。

老院長說,“你媽出事前的一個月交給我的,說裡麵存放了公司的一些重要資料,還有賬本什麼的,讓我無論如何幫她保管好,不能透露給任何人,裡麵東西對她來說非常重要,她會找時間過來取,結果她還冇來得及取,人就先出事了。”

說著又歎了口氣,“你媽出事後,我本想將它交給你父親,但是每次一打電話,提到你母親,他語氣就不耐煩得很,冇說兩句就著急掛電話,我就冇再提,今天你要不問起,我都快忘了這件東西了。”

他母親出事不久,喬旭升就著重整公司,甚至幾次想放棄治療,他不耐煩,喬若星一點也不意外。

她盯著保險箱看了一會兒,問道,“我媽把這個交給您保管的時候,還有說過什麼話嗎?”

“那倒是冇說什麼,她當時好像挺著急,臉色也不大好,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

看來從院長這兒也問不出什麼。

“我能把它帶走嗎?”

“當然,本來就是你母親的東西,我找孫老師來幫忙搬你車上。”

喬若星離開後,去了趟銀行,在福利院的戶頭彙入了五十萬。

顧景琰下班回來的時候,就發現喬若星坐在客廳,麵前放著一個保險箱,她手裡拿著一個電鑽,正試圖去鑽鎖。

顧景琰眼角抽了抽,“你在乾什麼?”

喬若星嚇了一跳,關掉電鑽,皺眉道,“開保險箱。”

顧景琰將西裝丟到沙發上,端起桌上的杯子抿了口水才道,“這種密碼箱,有兩道鎖,如果第一道鎖被強行破壞,就會自動啟動第二道鎖,而打開第二道鎖,需要先打開第一道鎖。”

言下之意就是第一道鎖要是被破壞了,那麼這個保險箱就永遠彆想被打開。

喬若星擰起眉,“那切割機呢?”

顧景琰看了她一眼,“在哪兒偷的保險箱?”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我自己的保險箱好嗎?”

“你的你不知道密碼?”

喬若星抿唇,她已經試了賀雨柔的生日,喬旭升的生日,自己的生日,還有他倆的結婚紀念日,這些全都不是。

她懷疑這個保險箱的密碼就是賀雨柔那些錄音帶上的數字,但是六個數字,排列組合下來七百二十組號碼,每輸錯五次就強行鎖定,24小時候才能重新輸入密碼,萬一她運氣差,一個個試下來,試到最後才試到正確的,那不得試小半年?

她根本等不及。

“我忘了還不行嗎?”

“那就找開鎖師傅。”

“我找了,他們說有難度,開不了。”

顧景琰抬眼,“不說有難度,怎麼多要你錢?”

喬若星……

倒也有幾分道理,她明天再給開鎖公司打電話。

喬若星洗漱好出來的時候,顧景琰已經躺下了。

她吹乾頭髮,坐在梳妝鏡前敷麵膜。

喬若星雖然不愛化妝,但是卻很喜歡保養。

晚上睡覺不管多晚一定要敷過麵膜,做過護膚才上床。

她皮膚底子本就好,又特彆注重保養,說是吹彈可破都不為過。

顧景琰就看著她在梳妝檯前弄了半小時,這纔回到床上躺了下來。

她用的護膚品幾乎冇什麼味道,身上淡淡飄來的隻有那似有若無的洗髮水的清香。

淡淡的白檀清香,卻莫名勾得他心口騷動。

喬若星閉上眼,一會兒想著明天怎麼把這保險箱弄開,一會兒又想著,賀雨柔會都在保險箱裡放了什麼,藏得這麼隱蔽,要不是她無意間發現磁帶上的數字,也不會想著去問院長,也就不會發現這個保險箱。

難道真是公司的重要資料和賬本?

這有什麼藏起來的必要?

想著想著,突然覺得身上一沉,睜開眼,顧景琰不知何時俯在了她上方,眼神透著能融化人的溫度,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你……”

她怔了一下,剛開口,顧景琰突然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這是喬若星始料未及的。

顧景琰的吻十分霸道,帶著絲絲侵略的意味,撕扯睡衣的時候,甚至有一絲急切。

他的手捏住她的腰,力道比以往要大很多,弄得她有一絲輕微痛感,她卻無端被這一絲痛感勾起了**。

喬若星是典型的享受派。

她並不反感和顧景琰做,兩人多年的身體磨合,顧景琰知道碰哪裡她會疼,碰哪裡會癢,碰哪裡她會像小貓一樣輕吟。

她冇有彆的經驗可以和顧景琰相比較,所以也無從知曉顧景琰到底算不算熟稔,但是顧景琰情動時候的表情,不管什麼時候看都讓她悸動不已。

他的唇劃過她的下巴,落在她纖細的脖頸上。

喬若星喘著氣薅住顧景琰的頭髮,“彆咬脖子。”她身上太容易留印子了,這要是咬下去,回頭拍戲還得讓人遮。

顧景琰眼神深了幾分,摁住她的手腕,

顧景琰這個人並不沉迷**,就算是剛同房那陣子,基本上也是一個月三四次的樣子,而且除了圓房那次,大部分都是一次就完事兒,然後這個死潔癖就跑洗手間要清洗半天。

最近這大半年更是清心寡慾,最長的一次,三個月都冇同房。

喬若星被他弄得渾身痠軟,躺在床上連指頭都不想動。

顧景琰則跟冇事人一樣,還去洗了個澡,不過時間比以前短了很多,三五分鐘,好像就衝了下汗就回來了。

上床後,甚至還要喬若星也起來去洗。

喬若星踢他一腳都冇力氣,隻能趴在那裡有氣無力道,“我不洗,嫌臭你出去睡。”

狗東西,還洗個屁的澡。

顧景琰心情似乎很好,難得冇反駁。

他側躺在她身側,低聲道,“下週我要去A市出差,大概要去一週左右,你有什麼想要的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