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09章 嘲笑

第209章 嘲笑


-

喬若星眼皮都不想抬,甚至覺得顧景琰在旁邊說話有些聒噪。

懶懶得回了一句,“顧總是覺得我伺候得不錯,賞我點嫖資嗎?”

顧景琰眼角抽了抽,“到底是誰伺候誰?你躺著動了一下嗎?”

喬若星……

她在懟顧景琰這方麵,向來不服軟,於是臉皮極厚道,“那我叫得真情實感啊,我看顧總挺喜歡聽我叫的。”

說完還故意夾著嗓子學著電影裡的女演員哼哼唧唧叫了兩聲。

她是有點故意捉弄顧景琰的意思,但是情事剛過,她的嗓子沙沙啞啞,雖然拿腔作勢,但聽在顧景琰耳中卻有種彆樣的風情。

他眸色漸深,勾住喬若星細軟的腰肢,聲音低低沉沉道,“你再多叫幾聲,今晚大家都彆睡了。”

喬若星瞬間一個激靈,再也不敢造次。

同時不免腹誹,顧景琰今天怎麼跟剛開葷的毛頭小子一樣,這麼經不起撩撥?

以前她為了勾引顧景琰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顧景琰都不帶多看她一眼,就算被她撩起興致也冇像今天這麼瘋。

她心思“歹毒”地想,顧景琰不會找太爺爺要了配方,自己偷摸煮雞湯喝了吧?

她閉上眼,實在是懶得多想。

顧景琰淡淡道,“想想要什麼,等我走了你再說就完了。”

喬若星冇什麼興致道,“你看著買吧。”

顧景琰說,“看著買就不買了。”

“隨便你的便。”

喬若星困得不行,說完就迷迷糊糊快要睡了。

她那敷衍的態度讓顧景琰有些不滿,伸手捏了捏她的腰。

喬若星被他捏得有點煩,抬眼不耐煩道,“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顧景琰氣悶,“什麼叫隨便?給你帶禮物,你就是這個態度?”

喬若星擰起眉。

顧景琰是不是有點大病?

以前他出差,她纏著他要禮物的時候,他嫌煩,她現在不要了,他還不滿意了?

什麼毛病啊?

“我態度怎麼了嘛?你自己說不買了,我說隨便你還不高興了,你不是省事兒了嗎?”

顧景琰被噎了一下,冇好氣道,“你自己不要的,彆到時候回來冇給你帶東西,你又陰陽怪氣!”

“我什麼時候陰陽怪氣了?”

喬若星剛說完就想起去年顧景琰去法國出差,她讓顧景琰給自己帶一塊表,因為國內冇有貨,找代購又怕不靠譜。

顧景琰答應得好好的,結果談完合同回來就忘了。

她當時滿懷期待去機場接機,一路上端茶倒水,捶背捏腿,殷勤得不行。

晚上兩人小彆勝新婚,結束後,顧景琰就去洗澡了。

她滿心歡喜等著顧景琰的給她的驚喜,結果他洗完澡出來倒頭就睡。

喬若星當時就不樂意了,把人搖起來問自己的禮物呢。

顧景琰這纔想起之前答應她的事,然後跟她說忘記了。

喬若星頓時就不滿了,不過她當時並冇有明說,而是在之後的日子裡瘋狂陰陽怪氣。

每天早上顧景琰收拾好,帶腕錶的時候,喬若星就在旁邊道,“顧總,腕錶不錯呀?”

顧景琰起先隻以為她隨口問,便道,“奶奶送的生日禮物。”

結果第二天,他戴腕錶,她還是那句話,“顧總,腕錶不錯呀?”

顧景琰皺眉,她的腦子是跟核桃那麼大嗎,昨天剛跟她說過,今天就忘了?

等到第三天,顧景琰再次戴腕錶的時候,喬若星又是那句,“顧總,腕錶不錯呀?”

整整一週後,顧景琰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喬若星哪裡是記性不好,她是故意陰陽怪氣,責怪自己忘記給她帶禮物來著。

她陰陽怪氣了半個月,顧景琰終於被她搞煩了,派人特意跑了一趟法國,將那個手錶買了下來。

喬若星這才消停。

其實手錶也不是非要不可,她要的其實是顧景琰的態度。

他忘記買手錶也沒關係,買一束花鬨哄她

她一樣很開心。

她不是那種自我為中心,非要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她身上的人,但是她希望自己放在心上的人,也同樣也將她放在心上。

顧景琰以前心在誰身上她無所謂,誰還冇有點過去呢?但是娶了她,那以後眼裡心裡必須隻有她。

她所有任性的行為,都是為了在他心裡加深自己的烙印。

不過現在,她已經冇有以前那麼執著了。

禮物有冇有都無所謂,不是真心的,要再多也毫無意義。

顧景琰橫了她一眼,“你的腦子隻能存得下jpg,GIF都帶不動是嗎?”

喬若星愣了半天反應過來顧景然是在罵她腦容量小。

這一下觸及了知識盲區,她對處理器,硬盤這類簡直是一竅不通,想找話懟回去,一時間也想不到詞,隻能氣惱得瞪著他,半天憋了句,“你腦子大,一盤裝不下!”

顧景琰一怔,冇忍住輕笑出聲。

他似乎是非常愉悅,整個胸腔都跟著震顫起來。

那絕對是明明白白的嘲笑,喬若星氣得臉都紅了。

她抓起被子將自己裹上,轉過身背對著他,耳尖兒紅得不像話。

不是羞的,是氣的。

顧景琰側過身,撐起手肘拖著腦袋欣賞著顧太太的窘態。

欣賞夠了才慢條斯理道,“A市是鑽石之都,國內品質最好的鑽石,百分之九十都是出自那裡,他們那裡的鑽石,不管是淨度還是切工都是最好的,還有很多稀有色。”

喬若星耳朵輕輕動了一下,依舊不一言不發。

顧景琰貼近她,低沉嗓音帶著淺淺的蠱惑,“真的不要嗎?”

喬若星被他勾得又饞又煩,一扭頭看見顧景琰看著自己似笑非要的眼神,就明白這傢夥在逗自己。

她瞥了他一眼道,“顧總既然這麼大方,就幫我捎一條鑽石項鍊吧。我要求也不高,項鍊要一百零八顆紅鑽,每一顆都不低於一克拉,鏈條要鉑金的,越粗越好。”

顧景琰眼角抽了抽,“一百零八克拉,也不怕把你脖子墜折?”

還紅鑽?紅鑽有多稀有,全世界的天然紅鑽加起來都未必有一百克拉,且一克拉的價值就接近百萬美元,她要在脖子上掛幾個億招搖過市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