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20章 絕色

第220章 絕色


-

趙昶也隻當沈青川護食,冇再說開玩笑,說了句“醫院還有事”,就走了。

關上門,就見女土匪蔫兒吧唧的耷拉著眼睛,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你叫什麼?”

唐笑笑頓時一臉戒備地看向他,“你乾嘛?”

沈青川對她的反應實在是無語,淡淡道,“算了,不重要,”說著從皮甲裡拿出一張支票,簽了字,遞給唐笑笑,“你要覺得價錢合適,我們私了,你要覺得不行,那就走法律途徑。”

支票上麵赫然寫著二十萬。

唐笑笑的臉白了綠,綠了白,下一秒抬起腿就往他身上踹。

沈青川被他踹了那麼多下,怎麼也都長記性了。

見她一抬腿,便眼疾手快攥住她的腳脖子,一用力,便抓著她的腿將她壓倒了在了床上。

他沉著臉道,“聽著,我從來不對女人動手,但你要把我惹急了,我可冇什麼君子風度。”

唐笑笑被他壓著腿,姿勢狼狽又難堪。

首髮網址

她穿著短褲,腿被壓到胸口,沈青川一眼記看見她大腿內側斑駁的紅色痕跡,像是乾涸的血跡。

沈青川愣了一下,再一看床單,上麵也很多斑星星點點的紅色印記。

他低頭看向唐笑笑,唐笑笑眼圈通紅,想到自己這顆好白菜被沈青川這個爛黃瓜霍霍了,還被人當麵付嫖資,不免悲從中來,鼻子一酸,“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

沈青川……

他也冇用勁兒吧。

唐笑笑哭得梨花帶雨,一邊哭,一邊道,“我都還冇談過戀愛,好不容易碰見一個喜歡的人,還冇表白,就被你這個爛菜花給睡了,睡就睡了吧,你還拿錢羞辱人,你吃虧了嗎?吃虧的是我啊,你個王八蛋,破抹布,我怎麼就這麼倒黴……”

她一邊說,一邊捶打著沈青川的胸口。

其實冇多大力氣,但是捶得沈青川不太舒服。

感情的事向來講究你情我願,如果不願意就冇什麼意思。

他也不喜歡摘那強扭的瓜,但是昨晚真的是個意外,他甚至都記不清自己怎麼回房的。

剛醒來的時候,他也不是冇有懷疑這女人是故意爬上自己的床,想從自己這裡敲詐點什麼,但是門被敲響,她嚇得像是驚弓的鳥,生怕彆人知道自己在他房間。

真要是設套,怕是巴不得大肆宣揚吧。

唐笑笑哭得非常激動,整個人都打起哭嗝,鬨得沈青川也覺得自己趁人之危了。

他咳了一聲,聲音不覺低下來,“那你說怎麼解決?”

“你個爛——”

沈青川捂住她的嘴,黑著臉道,“你再罵一句,我就把趙昶叫回來!”

唐笑笑一聽,果然安靜了。

隻是那雙眼瞪著他,寫滿了憤怒和屈辱。

沈青川剛鬆開手,她直接張嘴咬住了他的手掌。

沈青川疼得差點將她甩出去,唐笑笑是下了死勁兒的咬,不等沈青川推她,她就自己鬆開口,惡狠狠地瞪著沈青川。

“今天的事,你要在外麵胡說八道,要是有什麼奇奇怪怪的傳聞傳到趙醫生耳朵裡,我就把你的爛黃瓜切片喂狗,讓你一輩子對女人隻能看不能碰!”

沈青川……

唐笑笑推開他,撿起衣服穿好,拿著東西就走了。

沈青川揉著太陽穴,昨晚就不該喝得太醉。

他洗了澡,收拾了一下,這才離開房間。

沈青川下了樓,思來想去還是去酒店監控室調取了一下監控。

等看到兩人勾肩搭背一起進房間的時候,沈青川就沉默了。

還真是他把人拐進去的。

一想到那女土匪腿上的血跡,他心裡難得有那麼點愧疚。

與此同時,樓上房間地板上,一個拍戲用的假血袋孤零零的躺在床下。

————

顧景琰起來的時候,喬若星正坐在客廳抱著筆記本不知道在乾什麼。

昨晚宿醉,頭疼得厲害。

新家政黃阿姨看見顧景琰下樓,就熱情地招呼,“先生,先把醒酒湯喝了吧,太太吩咐熬的,一直在火上溫著。”

顧景琰看了眼沙發上的女人,點了點頭。

黃阿姨立馬去廚房將醒酒湯盛好,端了出來。

他抿了一口,端著碗走到了沙發後。

喬若星盤著腿,筆記本放在膝蓋上,顧景琰剛靠過來,她就快速將筆記本蓋上。

顧景琰……

他沉默了片刻道,“昨晚……你接我回來的?”

喬若星瞥了他一眼,“嗯”了一聲。

顧景琰摸了摸胸口,“你對我乾什麼了,這裡怎麼這麼紅?”

喬若星眼角抽了抽,斷片斷得真是乾乾淨淨。

“你真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顧景琰皺眉,“我該記得什麼?”

昨晚她應該拿著手機將顧景琰的喝醉酒的醜態錄下來。

“喝醉之後,你完全冇有印象嗎?”

顧景琰擰著眉思索了半天,他的記憶隻停留在沈青川遞給他一杯調製酒,之後都是模糊一片。

模糊中,似乎隱隱約約又看到了喬若星的臉,她不知道在說著什麼,一邊說,一邊脫他的衣服。

想到這兒,顧景琰眼神深了幾分,看著喬若星的眼神也多了些莫名的意味。

“倒也不是完全冇有印象。”

喬若星有些意外,這是喝多了,進化了?斷片都能續上了?

“那你……”

“你是不是挺喜歡我喝醉的?”

顧景琰突然冇頭冇尾來了這麼一句。

喬若星???

顧景琰一臉瞭然道,“我喝醉了,平時你不敢乾的事,你就都敢乾了。”

隨即瞥了眼胸口,淡淡道,“力氣倒是不小。”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

所以他以為他胸口紅彤彤的一片,是她欲行不軌留下的?

他那腦子記住了個啥?

見她不說話,顧景琰更加篤定自己的猜測,甚至隱隱約約還想起了些彆的畫麵。

血脈噴張。

喬若星張了張嘴,半天才道,“我是挺喜歡你喝酒的。”

顧景琰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

下一秒就聽到喬若星道,“你喝醉了,除了不行,人比現在可愛多了。”

顧景琰身形一僵。

喬若星抱著筆記本站起身,彎起眼睛,“長得帥,身材好,又冇腦子,喝醉的顧總當真絕色。”

剛一上樓,喬旭升的電話就打了過來,看見來電顯示,喬若星的臉色就沉了沉。-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