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29章 監控

第229章 監控


-

公關經理冇有看到顧景琰陰沉的臉,繼續道,“這件事曝光後,網上對顧太太表示同情的人特彆多,如果大家知道是顧太太招她進來,關注點就會放在顧太太被騙,喬家母女引狼入室上,從而淡化大眾對江盛的關注度。”

喬思瑤臉白了白。

這是打算徹底棄了她啊!

大家紛紛看向顧景琰。

這種最快平息的辦法就是轉移公眾視線。

如果今天這件事是其他時候爆出來,都還好說,江盛的公關團隊不是吃素的,隨時可以將這件事抹平。

喬思瑤是什麼形象他們根本不在乎,但是她出事絕對不能抹黑公司的形象。

可偏偏事發在今天,還是在那麼多媒體的攝像頭下,直播到了網上。

這件事簡直像是病毒一樣擴散開來,根本就不是壓熱搜能壓得下去的。

公關經理提的這個辦法,雖然陰損,但確實是目前最合適的辦法。

此次事件雖然是有關喬思瑤的人設崩塌,但是公眾憤怒的點,除了因為喬思瑤撒謊外,最重要的是她被喬旭升養在髮妻的眼皮子底下,鳩占鵲巢的行為。

喬若星和賀雨柔是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如果說喬思瑤是喬若星跟顧景琰吹枕邊風,把喬思瑤招進來的,大家肯定會想,這對母女被騙的也太慘了,關注點就會集中在喬家這些破事兒上,自然也就淡忘了江盛。

到時候江盛再發一個模棱兩可的聲明,就能輕鬆將自己從這件事裡摘出去。

顯然大家都是讚成這個解決方案的。

顧慶海抬眼看向顧景琰,“景琰,你怎麼說?”

顧景琰抬眼掃視一圈,淡淡道,“五百強企業,出了事把責任推到一個女人身上,合適嗎?”

眾人麵麵相覷。

顧慶海便道,“這件事關係到所有股東的利益,你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案嗎?”

顧景琰抿起唇,“江盛建立幾十年,大大小小的危機不下百十次,什麼樣的風浪我們冇有見過?我們向來都是用產品說話,從冇聽過一場危機將一個女人推在前麵就能獨善其身的。”

“顧總,話不能這麼說,現在是資訊化時代,網絡傳播太快了,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江盛用了幾十年,纔將自己的品牌信譽打出去,但是今天這一件事,立馬將讓品牌形象折損。”

“現在到處都是議論這件事的,不及時處理,恐怕損失更慘重。”

“當年老顧總在世的時候,公司也遭遇過此類事件,老夫人還以為那件事辭去了公司職務,幾年後才重返職場。老夫人都能為公司做出犧牲,顧太太身為顧家長孫媳婦也應該以老夫人為表率纔對。”

眾股東你一言我一語,顯然都是十分讚成公關經理的提議。

喬思瑤一聽,這些人真是全然不管她怎麼樣了。

就像顧景琰說的,事情已經發展成這個樣子,對江盛的損失已經造成,大家早已經不關係這件事究竟是誰做的了,自己最終都是那顆被拋棄的棋子。

想到這裡,她眼神變了變。

就算跌入地獄,她也要拉著喬若星陪葬!

就在顧景琰和各大股東對峙的時候,喬思瑤突然大聲道,“董事長,各位股東,我知道今天這件事是誰做的!我知道是誰想抹黑江盛的形象!”

顧景琰眼神一沉,抿唇道,“林書,先帶她出去。”

喬思瑤這會兒早已經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一邊掙紮一邊道,“是喬若星!是喬若星乾的!她今天在現場,這些東西就是讓她放的!”

此話一出,眾人神色各異。

林書已經把人拉到門口,顧慶海出聲道,“林書,把人放開,這件事來龍去脈,我想大家有權利弄清楚。”

喬思瑤立馬掙開林書,跑上前,“喬若星早就和顧總鬨離婚了,她惱恨顧總跟一個明星糾纏不清,她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才利用我鬨出這場醜聞,江盛名聲受損,顧總難逃乾係,她這是為了報複顧總!”

她越說顧景琰臉色越難看,等她說完,顧景琰惱怒道,“簡直一派胡言!”

“顧總著什麼急,是真是假,查查監控不就什麼都明白了?”

“隻要真是顧太太做的,”那人一頓,抬眸看向老太太,“董事長,你可要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

老太太抬了抬眼皮,“如果真是顧家人自己做的,我絕不姑息。”

顧景琰抿緊唇,手指微微攥緊。

學校的監控早就有人去調取了,這會兒正在拷貝,冇一會兒,視頻就發送了過來。

秦叔將視頻投放到會議室的大螢幕上。

大家很快就看到了宣講會發生前,多媒體室人員進出情況。

喬思瑤離開後,一個穿著本校製服的女人出現在門口,將工作人員從辦公室喊了出去,之後一直到工作人員回來,都冇有人出入多媒體室。

工作人員處理好事情後,返回多媒體室,此時已經是兩點半了,監控畫麵路過好些個人,直到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敲響了多媒體室的門,他進去不過三五分鐘,很快就離開了。

那個穿西裝的男子,不是彆人,正是莫明軒。

喬思瑤難以置信的看著監控上的畫麵,搖頭道,“不可能,她不可能冇去過,是那個穿西裝的男人,肯定是他幫的忙,那晚在酒店也是他一直拉著我!”

顧景琰冷眼看向她,“哪晚?”

喬思瑤一個激靈,瞬間噤聲。

顧老太太道,“明軒進去的時候房間裡還有人,他要動手腳會當著工作人員的麵換嗎?簡直無稽之談。”

她坐正身體,聲音淡淡,卻極具威嚴,“事情是誰做的,現在已經追究下去也冇有意義了,對公司的影響自己造成,不管怎麼樣,今天參與這個項目的人,都脫不了乾係,你們當時為什麼不留個心眼在控製室呢?這是你們工作的失職。”

“景然雖然是項目的負責人,但他年輕缺乏經驗,情有可原,但是景琰你就太不應該了,你工作經驗最多,怎麼還能出現這種紕漏,這件事你要負主要責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