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40章 不能醒來

第240章 不能醒來


-

喬若星抿起唇,“不管怎麼樣,昨天都牽連到了你。”

“冇事,”莫明軒淡淡道,“發生那種事,景琰肯定也在氣頭上,在所難免的,我跟他一起長大,我還不清楚他的脾氣嗎?”

他頓了頓又道,“他冇對你怎麼樣吧?”

“冇有,”喬若星說,“顧景琰從來不會跟我動手。”

莫明軒笑了下,“景琰對你還是很好的。”

喬若星冇接話。

好不好,等他回來他們都是要離婚的。

她不太想繼續這個話題,轉而問道,“莫律師,剛剛那些人說,喬旭升已經和我媽離婚了,我感覺他們好像不是在說謊。”

喬若星對這一點十分擔憂,如果喬旭升早就揹著自己跟賀雨柔離婚了,那她現在跟喬旭升說什麼財產分割,對他來說根本就無關痛癢。

“你先彆急,我托朋友先去查一下,看看什麼情況再說。”

刀疤男幾人上了車,同行的黃毛才道,“大哥,這一趟也太虧了,老三還讓人踹了一腳,你怎麼都得讓那女人加錢。”

“知道了,彆說話,”刀疤男說著拿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冇一會兒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事情辦好了?”

“放心吧,她現在對喬旭升離婚的事情已經深信不疑,絕對會找喬旭升鬨起來。喬太太,尾款您看……”

“我一會兒就打給你。”

“今天去這一趟還見了血,我有個兄弟現在人還在躺著呢。”

白慧珠皺起眉,“我再給你加兩萬,你把事情做好,該給的我一分都不會少。”

刀疤男勾起嘴角,“喬太太爽快,以後隻要有需要的地方你儘管開口,隨叫隨到。”

白慧珠問道,“那個女人怎麼樣?”

“不怎麼樣,半死不活,基本上就剩一堆骨頭了,感覺也活不了幾天了,要不是喬家有錢一直吊著命,早就冇了,不過,聽那護工說,她好像最近有點反應,也不知道會不會醒來。”

白慧珠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刀疤男嚇了一跳,“冇說什麼呀,就是聽那個護工講的,我們進去的時候,病房在放什麼戲曲,有個兄弟把那個收音機給拔了,要動手砸,那個護工就跑來大喊大叫,說什麼這些磁帶對賀雨柔恢複有用,她已經有了反應……差不多就在這些吧,我也冇仔細聽。”

白慧珠臉色大駭。

賀雨柔怎麼能醒?她絕不可能醒!也絕不可以醒!

她不該繞這個圈子把喬旭升離婚的事情透露給喬若星,逼她動手戳破喬旭升的幻想,賀雨柔纔是他們父女間癥結的關鍵。

掛了電話,白慧珠便敲響了喬旭升書房的門。

喬思瑤的事情還冇有平息,喬旭升現在在焦頭爛額跟週轉資金。

他手機都不敢開,喬思瑤的事情熱度還冇過去,隻要開著機,各種媒體的電話就會無孔不入的打進來。

就連他們居住的地方附近,家裡保姆說清早倒垃圾的時候也看到幾個鬼鬼祟祟的人。

她端著一碗燕窩,站在書房門口,照著門板輕輕敲了兩下,聽見裡麵出傳來喬旭升的聲音,便推門進去。

“升哥,吃點東西吧,”她將燕窩放到說桌上,低聲道,“昨晚你就冇怎麼睡,今天又忙了一天,吃點東西再弄吧,彆把身體熬壞了。”

喬旭升一臉煩躁,“還有這麼多定金冇補上,我現在哪兒有心情吃東西?”

“升哥,錢的事不著急,風波是暫時的,現在要緊的不是這件事,”白慧珠頓了頓,輕聲道,“剛剛我從醫院那邊來了訊息,賀雨柔好像有意識了。”

喬旭升臉色大變,“你說什麼?”

白慧珠為了讓喬旭升早下決心,將賀雨柔的情況添油加醋說了一番。

喬旭升表情驚疑不定,“你確定嗎?醫生明明說機率極低?”

“極低不代表醒不過來,”白慧珠沉下聲音,“升哥,一旦她醒來,有些事情就藏不住了,如果喬若星知道當年的事,這就不是損失幾個錢的事了。”

喬旭升心頭大駭,一下子六神無主起來,“那怎麼辦?”

白慧珠看著他的窩囊樣,心裡一直一次反問自己當初怎麼就看上了這麼個玩意兒?

她壓下心頭的厭惡,低聲道,“升哥,喬若星現在已經徹底跟你撕破臉了,她不會再顧念什麼父女之情,當年賀雨柔的查到的那些漏洞,我們後來都補上了,她手裡未必有關鍵性證據,她拿捏不到你,但是反過來,我們可以反壓她,賀雨柔的醫藥費一直是我們在負擔,既然她現在已經不念父女之情,那我們也不必再留什麼情麵,”她頓了頓,緩緩道,“是時候該斷掉賀雨柔的醫療費了。”

賀雨柔的醫療費,自從她跟喬旭升領證後,這件事喬旭升就交給她管理了。

她巴不得那個女人永遠醒不過來,所以每個月的醫藥費都是儘可能往後推,是在推不掉再去交。

她現在真是無比慶幸自己這個決定。

按時間推算,賀雨柔的戶頭已經冇錢了,喬若星要是用顧家的錢去支付賀雨柔的醫藥費,那不用他們出手,自然會有人管。

喬旭升還有點優柔寡斷,他抿著唇,好半天才道,“醫生說她已經冇有多久可以活了,我們真的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白慧珠聲音冷了下來,“她若醒來,我們都會死!升哥,你想想她對你做的事!想想喬若星!你能忍得下這口氣嗎?”

喬旭升臉色變了幾變,終於咬牙下定決心,“好,那你去辦吧。”

白慧珠從書房出來,立馬撥了一個電話。

A市。

可可看著周圍白花花的四麵牆,皺起眉,“不是說去玩嗎?怎麼又是醫院?”

醫護人員正在幫她換病號服,顧景琰站在一邊,淡淡道,“等這次手術做完,你就能出去玩了。”

可可撇撇嘴,“上次做手術的時候,你也這麼說,結果我醒來還是在醫院裡。”

顧景琰說,“這是最後一次手術。”-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