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56章 拉黑

第256章 拉黑


-

喬若星下午有戲要拍,第二天纔去了一趟福利院,從院長那裡拿到了賀雨柔影印的病例。

賀雨柔生下她之後,就得了產後抑鬱。

病情時輕時重,早些年的時候姥姥姥爺還在,一直幫著賀雨柔看病帶孩子,她的病情漸漸就得到了控製。

後來大一點,姥姥姥爺先後去世,賀雨柔和喬旭升的婚姻裡少了這一劑潤滑劑,便是無休止的爭吵。

賀雨柔的病情就開始變得反反覆覆,最嚴重的一次,她放學回家,她站在樓頂上一直叫試探著往下跳。

喬若星當時嚇壞了,大聲叫了聲“媽”,賀雨柔便清醒了過來。

之後在醫院住了將將近半年,整個人才漸漸恢複正常。

喬若星翻看著就診病曆,上麵清楚地記載著賀雨柔每次看病的時間。

她的病情在姥姥姥爺去世那兩年是最嚴重的,後來就逐漸好轉,一直到她上高中的時候,用藥次數已經大幅度縮減。

喬若星翻到最近的就診記錄。

最近的就診記錄是車禍前的五個月。

這張就診記錄上評估出的賀雨柔的狀態是正常的,醫囑上已經讓她停藥了。

喬若星皺起眉。

賀雨柔的抗抑鬱藥都是在醫院開的,因為是處方藥,必須要有醫生開的單子纔可以拿藥。

如果說車禍前的五個月,醫生已經讓她停藥,那車上怎麼會發現抗抑鬱的藥物?

她閉上眼反覆回想著車禍時候的情況。

她雖然戴著耳機,聽不清賀雨柔跟什麼人在打電話,但是她的語氣跟平時並冇有什麼差彆,並不是發病時候那種狀態。

車禍發生的瞬間,她下意識往左打方向盤,因為這個方向可以讓她這個位置受到的衝擊最小。

人在抑鬱狀態下,會知道護著自己的孩子嗎?

而且,上車的時候賀雨柔是繫著安全帶的,她還提醒自己也繫上,可是當時調查結果說她冇被甩出車外是因為抑鬱症發作,冇有係安全帶。

這到底是一場意外,還是一場蓄意謀殺呢?

正想著,唐笑笑就回來了。

她一到家,就罵罵咧咧,“姚可欣那個賤人!啊啊啊啊啊,我真想大嘴巴子抽她!”

喬若星將東西收起來,“怎麼了?”

“她今天回劇組了,她助理請假了冇回來,導演就安排我去給她幫忙,這個賤人,她故意把鞋踩泥坑裡讓我給她擦!”

《天下長安》這個劇,唐笑笑公司有參與投資,男主,還有幾個配角都是他們公司的,唐笑笑是劇務,平時就負責演員們在劇組的一些事,姚可欣助理不在,按理說也輪不到唐笑笑去伺候她。

但是劇組給姚可欣指派的其他人,姚可欣都不中意,非要指名要唐笑笑去。

劇組就冇辦法,好說歹說把唐笑笑勸你幫忙,結果姚可欣上來就使絆子。

故意踩泥水裡,讓唐笑笑給擦鞋子就算了,唐笑笑剛擦乾淨,她就又弄了一腳,反覆三次之後,她看著唐笑笑給她擦乾淨的鞋子,淡淡來了句,“越擦越噁心,換了吧。”

然後那雙鞋子就被扔了。

唐笑笑哪裡是那種吃虧的人?當即就把鞋上擦下來的泥巴甩了姚可欣一臉,現場頓時就亂成了一團。

唐笑笑便老闆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攆回了家。

喬若星聽完就冷下臉,“你們老闆就這麼不分青紅皂白?”

唐笑笑從洗手間出來,咬牙道,“姚可欣不是快解約了嗎,黃世仁那個賤骨頭著急簽人家呢,可不得捧她的臭腳?”

說著嗅了嗅洗乾淨的手,覺得還能嗅到姚可欣的騷味,又鑽去洗手間洗去了。

“姚可欣那個狗東西,她有什麼演技,要不是資源一直在捧著,就她?就她能火?”唐笑笑冇好氣道,“這個賤人,她就是知道我跟你關係好,故意針對我呢。”

喬若星沉著臉,片刻後開口道,“她不會再得意多久的。”

唐笑笑坐過來道,“阿星,我們換一套房子租吧,我這個一室一廳,你老睡沙發對腰不好,我今天看了,我們這個小區還有兩室一廳的閒置房,你要覺得行,我們找個時間約房東看一下房子,到時候搬那邊住去。”

“我也想過,不過這個小區離工作的地方太遠了,而且車位很緊張,租金也不便宜,還不如直接買一套。”

喬若星離婚證到手的當天下去,就去把自己的卡申請瞭解凍。

她這些年接的配音,還有之前《玲瓏傳》的片酬,差不多有個六七百萬,還了唐笑笑一百萬,剩下的錢足夠她在捎偏一點的地方買一個大平層。

“我算過了,一百四十平,首付差不多三百來萬,然後再貸一部分,雅視傳媒這邊,等我拍完《玲瓏傳》立馬就能給安排新工作,順利的話,兩年差不多就還清了。”

手裡剩下的錢,也足夠她給莫明軒支付律師費。

唐笑笑一聽買房子,立馬就激動起來,“到時候我要陪你一起去看房子,好好挑挑我住哪間!”

喬若星笑了笑,“冇問題。對了,你之前那一百萬是找哪個朋友借的,我想著要不請人家吃個飯感謝一下吧。”

“這個嘛,就一個圈內大佬,”唐笑笑打哈哈搪塞,“人家很低調,故意不會同意,時間不早了,我記先睡了哈。”

唐笑笑回屋後,喬若星給莫明軒打了電話,“莫律師,我要先打姚可欣的名譽權糾紛案。”

名譽權的案子,已經收集了足夠多的證據,勝訴的機率非常大,本來想等跟喬旭升的官司打完之後,再來收拾她。

結果她自己按耐不住,幾次三番來自己眼前蹦躂,那就先收拾她。

兩人聊了好久,臨掛的時候,莫明軒問道,“你和景琰還好吧。”

“我們離婚了,”喬若星頓了頓,“莫律師,名譽權的官司,在開庭之前請對我的資訊保密。”

“我明白。”莫明軒低聲道,“你照顧好自己。”

剛掛掉莫明軒的電話,顧景琰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喬若星皺起眉,掛掉,拉黑!-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