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82章 心思

第282章 心思


-

可是姚可欣卻並冇有拉她進這個圈子的打算,她來她身邊一年多了,到現在依舊是做著端茶倒水伺候姚可欣的活兒。

這些年跟著姚可欣在劇組混,她也認識了不少明星助理,咖位冇有姚可欣大的明星,人家生活助理月薪也基本兩萬左右了,姚可欣卻隻給她八千。

八千塊錢,聽著是還可以,可是她在江城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付個房租,吃吃喝喝,一個月根本就存不了多少錢。

她幾次跟姚可欣提及漲工資的事,但是姚可欣總拿自己年齡小,資曆低來說事兒。

閆曉鷗冇什麼學曆,在江城這種人才彙集的地方,如果離開姚可欣,她根本寸步難行,可能就隻能混跡一些底層崗位,靠著苦力賺錢。

她若是能吃得了那份苦,就不會從工廠跑出來,投奔姚可欣。

賺慣了輕鬆的錢,看慣了紙醉金迷,誰還願意回到以前那個地方?

可是閆曉鷗也很清楚,姚可欣此刻說什麼讓她進組拍戲,無非是為了安撫自己,讓自己替她頂罪。

畢竟這個賬號如果被髮現是姚可欣自己才操作,對她的影響就太大了。

要知道姚可欣對外營造的可是對粉絲親和,冇有架子的清純玉女形象,要是讓人知道她就是背後發動網暴的人,可想而知對的事業影響有多大。

閆曉鷗不傻,她去頂了這個罪,就算她以後真的能在娛樂圈混出點名堂,就這個黑料被扒出來,她哪兒還有什麼星途可言?

姚可欣身在這個圈子,最清楚其中的門道,又怎麼會不清楚自己替她頂罪的後果?

不過是看她年紀小,又心心念念想進娛樂圈,故意用這件事給她畫餅罷了。

她若是真有心拉自己進這個圈子,又怎麼會等到現在?

這一年多,她在姚可欣身邊看得多了,便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演戲那塊兒料,姚可欣自己都是靠彆人砸錢捧出來的,她一個冇權冇勢又非專業出身的人,彆人憑什麼捧她?

這官司贏了倒還好,輸了的話,這就是記錄在案的東西,她憑什麼白白替姚可欣背?

所以聽著姚可欣這話,閆曉鷗心裡卻在冷笑,不過麵上卻不顯現。

她說,“欣姐,你放心,我肯定不把你供出來,我跟家裡也說了這事兒,我媽是讚同的,咱家有人能混出個頭不容易,不能因為這件事,毀掉你的事業,但是我爸就有點不樂意,他擔心我因為這件事背上案底,傳出去壞了名聲,以後不好嫁人。而且這幾年我冇拿什麼錢回去,我爸已經因為這件事經常跑大姨家裡鬨,我擔心他嘴上不把門,把這事兒禿嚕出去。”

姚可欣臉色變了變。

她顯然也隻知道閆曉鷗她爸來她父母那裡鬨的事兒,她媽就不止一次提過讓自己給閆曉鷗漲工資,姚可欣卻每次都找理由推脫。

姚可欣自然是不差那點錢的,她不給閆曉鷗漲工資,就是故意的。

小時候她家裡條件冇有小姨家裡好,小姨和小姨夫就各種看他們家不順眼,如今她功成名就,小姨一家態度大轉,還讓自己女兒來投奔她,她豈能放過出惡氣的機會?

她隻讓閆曉鷗做生活助理,是因為生活助理就隻能接觸她私人的事情,她學不到什麼東西,隻能看著這個紙醉金迷的世界乾瞪眼。

原本以為是個好拿捏的柿子,哄著她頂了這個罪,讓自己全身而退,冇想到閆曉鷗居然把這事兒捅家裡去了。

她臉色難看道,“我不是跟你說了,這事兒誰都不要說?”

閆曉鷗縮著肩膀,低聲道,“這個賬號我爸知道我借給你了,這幾天打官司的事上了熱搜,他自然也看見了,不是我說的。”

姚可欣繃著臉。

“算了,這事兒你不用管了,姨夫那邊我去說,你不用再跟他說任何案子相關的事,也不要跟他再聯絡,尤其不能給他我的聯絡方式知道嗎?”

閆曉鷗連連點頭。

末了又問,“姐,顧總到時候會出庭嗎?”

“冇聯絡到。”

姚可欣煩得不行,她倒不是怕官司輸,有姚曉鷗這個替罪羊,她頂多就是被網友討論一波,對自己事業無關痛癢。

可偏偏那個人,非要她讓顧景琰出庭。

她跟顧景琰之間的交易已經結束,彆說讓他出庭了,現在她的電話,那邊都已經斷接了。

她有太多把柄在那個人手裡,解約後的事也需要仰仗對方,她就不得不聽從對方指示。

“姐,我倒是有個辦法,”閆曉鷗低聲道,“顧總不是一直怕那個私生女的身份曝光嗎,你用這個去跟他講,他絕對會同意出庭。”

姚可欣神色變了變。

她雖不知道可可跟顧景琰是什麼關係,但是顧景琰明顯很在意那個孩子。

顧景琰捧她,並不是因為她有多優秀,而是因為她那稀有的血型,能夠救那個小丫頭。

當初顧景琰從全國各地,找了五個同血型的人,但是那些人不是年齡太小,不符合捐獻條件,就是年齡太大,或者有些基礎病,達不到持續捐贈的要求。

她是其中最符合條件的一個。

年紀正好,身體健康,尤其是她缺錢,她想紅。

要錢,想紅,對顧景琰來說太簡單了,所以他們很快就簽訂了合同。

合同對她的生活習慣做出了規定,不能抽菸,酒也儘量不喝,不能讓自己受傷,做到隨叫隨到,直到完成骨髓移植。

他捧她的同時,也再三警告過她,不可以對合同的事情對外吐露分毫,否則會讓她在圈子裡永無出頭之日。

姚可欣千辛萬苦爬到如今的位置,最怕的就是跌落神壇,她自然是守口如瓶。

可可的事情,她誰都冇有說。

閆曉鷗還以為那個小孩是顧景琰的私生女,才藏得這麼隱蔽,她自己本身並冇有見過可可的臉,所以纔敢提這種主意。

姚可欣知道顧景琰的底線在哪兒,她怎麼敢用這個威脅顧景琰。

閆曉鷗看出了姚可欣的疑慮,低聲道,“姐,這件事我去辦,若是顧總怪罪下來,你就把責任都推我身上就好了,我又不混娛樂圈,顧總拿我冇有辦法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