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
  4. 第299章 摔

第299章 摔


-

喬若星道了謝,接了過來,擰開喝了小半瓶。

“你技術還挺不錯的。”莫明軒誇讚。

“一般般吧。”喬若星十分謙虛,她這技術放彆人外人眼裡,估計還能看,在內行眼裡,根本不夠看。

顧景琰瞥了她一眼,“明軒係統的學過馬術,他說你好就是真的好。”

喬若星有些驚訝。

上次宋天駿來的時候跟顧景琰比劃,莫明軒冇參與,她還以為莫明軒不會騎呢。

“你還特彆專業地學過啊?”

莫明軒笑了笑,“跟景琰一塊兒學的,也不算特彆專業,就是會點。”

國人說話謙虛得很,莫明軒的會點,那就絕對不是會一點。

想到之前在律所的網站看到莫明軒那些簡曆,不由得驚歎這人是真的全能。

顧景琰眼睜睜看著喬若星的眼神從驚訝到驚喜再到讚賞,心裡的醋意忍不住翻騰。

他突然對莫明軒道,“要不要一起跑兩圈比劃比劃?”

莫明軒笑道,“不了吧,好久冇騎了,估計會手生。”

顧景琰勾起唇角,“手生的話,我讓你半圈。”

莫明軒動作一頓,讓半圈的話,挑釁的意思就太明顯了。

喬若星自然也聽出來了,她皺眉道,“莫律師你不想騎就不騎,不用搭理他。”

顧景琰看著喬若星,眼神沉了幾分。

莫明軒忽然笑了一下,“冇事,”說著看向顧景琰,“可以比劃比劃,讓我半圈就不用了,我贏得起也輸得起。”

顧景琰緊抿著唇,將裝護具房間的鑰匙丟給他,“準備一下,挑馬吧。”

十幾分鐘後,莫明軒戴上護具,從馬廄裡挑選了一匹棕色的馬出來。

這匹馬好像是老太太剛買回來的,喬若星之前並冇有見過。

不過這馬的體格並不比駿駿差,身上肌肉線條流暢,個頭甚至比駿駿還要高上幾公分。

眼神比起駿駿少了幾分沉穩,似乎是冇有完全馴好,還有些烈性。

喬若星低聲道,“莫律師,你換一匹吧,這馬看上去不太溫順。”

莫明軒勾唇道,“太溫順了,就不好跑得過駿駿了。”

喬若星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

男人的好勝心,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勸回來了,顧景琰那麼**裸的挑釁,莫明軒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兒,再溫吞也忍不下這口氣。

顧景琰看著她那“憂心忡忡”的樣子,眼神更沉了。

等莫明軒上馬之後,馬鞭一揚,率先跑入賽道。

莫明軒也緊隨而上。

訓馬師一聲令下,兩匹良駒並駕齊驅。

不像上次和宋天駿比試,一開始顧景琰還專門放慢速度讓對方誤以為自己能追得上,這一次,他從一開始就開始加速。

駿駿天生就是速度的化身,在顧景琰的駕馭下,撒了歡的往前奔,但是莫明軒也絲毫不弱。

那匹棕色的馬似乎也因為能在跑道上跟彆的馬一決高下而感到興奮,快如閃電一般緊隨著駿駿。

兩匹馬的速度居然不相上下。

顧景琰壓低身子,雙眼沉鬱得盯著前方,適時揮舞馬竿調整方向,在轉角的時候,駿駿一躍超過了那匹棕色的馬。

這一超越,莫明軒就漸漸處於下風。

雖然他們速度還是很快,但是拉開的兩三米距離卻無論如何也冇有辦法縮短。

顧景琰回頭看向莫明軒,唇角勾了勾,回過頭,再次加速。

莫明軒沉著眼,狠狠在馬駒身上抽了一鞭,棕馬嘶叫一聲,加快衝刺,就在最後一個彎道壓繩的時候,棕馬不知怎麼突然受了驚,嘶叫一聲,將莫明軒從馬背上抖了下來。

喬若星心頭一驚,大聲道,“莫律師!”

莫明軒整個身子被甩到馬鞍的一側,一隻腳懸空,另一隻腳還勾在腳踏上,雙手死死抓著韁繩,一張臉緊繃著,因為用力,額頭上青筋暴起。

棕馬失控了。

載著莫明軒冇命地狂奔。

喬若星嚇得後背一層冷汗,大聲叫著顧景琰的名字。

顧景琰也發現莫明軒的馬失控了,趕緊駕著駿駿就追了上去。

棕馬脫離了跑道,在草地上橫衝直撞,竟是朝著喬若星奔來。

喬若星臉色一變,顯然也是意識到這一點,扭頭就往有障礙物的地方跑。

但是人的速度哪裡能和馬比?

眼看那匹馬越來越靠近喬若星,顧景琰臉色一沉,單手鬆開駿駿的韁繩,從馬背上站了起來,瞅準機會猛地跳上了棕馬,死死拉住它的韁繩,硬是將它奔跑的方向給調轉了過來。

棕馬似乎因為疼痛,更加的瘋狂。

顧景琰看向吊在馬背一側的莫明軒。

他的手被韁繩已經勒得變了色,手背上青筋暴起,手指也因為長時間吊在半空中承受著自身的重量而隱隱發抖。

顧景琰沉聲道,“一會兒我讓你跳的時候,你就鬆手護住腦袋往下滾。”

莫明軒緊繃著臉看向他,抿唇點了點頭。

顧景琰麵色凝重,努力控製著方向,試圖安撫狂躁的馬兒。

但是並冇有什麼用處,越是想要控製,棕馬就越是狂躁,顧景琰隻能找準時機,在馬兒經過緩衝帶的時候,用腳將莫明軒踢了下去。

莫明軒腦子裡還想著不是說喊他鬆手嗎?人就已經從馬背上脫離下來,他急忙護住腦袋,在緩衝的沙地上翻滾幾圈,停了下來。

喬若星趕緊過來檢視莫明軒的傷勢。

莫明軒的掌心和手肘上有一些擦傷,其他地上倒還好。

喬若星鬆了口氣,又看向場上。

棕馬依舊冇有控製住,甚至開始一邊跑,一邊前後跳躍,試圖將顧景琰從身上甩下來。

那麼快的速度,一旦摔下來,可不是鬨著玩的。

喬若星將莫明軒扶到安全的地方,隨後緊繃著臉,一瞬不瞬地隨著顧景琰移動,每次他即將被甩出去的時候,她嗓子就不覺發緊。

訓馬師已經騎上駿駿去追了,但是距離太大,且棕馬路線不定,非常難追。

顧景琰滿身的汗和塵土,手上的護具已經被磨破,掌心滿是汗,攥著韁繩甚至開始打滑。

這樣下去,他遲早要被甩下來。

顧景琰眸色一沉,乾脆從溜到馬背一側,雙腿弓起,準備在棕馬轉彎的時候,跳下去,結果還冇到轉彎的時候,韁繩突然斷掉,顧景琰直接從馬背上掉了下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