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10章 蛋都不會下一個

第10章 蛋都不會下一個


-

第9章

卻不成想,先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老公。

溫冬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使勁揉了兩下眼睛才確認,真的是他。

今天的主角是溫淺,辦的也是為她的接風宴,傅景衍來這裡做什麼?

溫冬心裡好奇,慢慢朝這邊走過來。

容沁眼尖,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意圖,“我就知道你冇那麼老實!”

哪怕答應了不會來前院,也根本就做不到!

她安頓好溫淺,怒氣沖沖地轉身朝溫冬走來。

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打下去,以解她心頭之恨!

“你給我滾出去!”容沁瞪著她,叫來下人就要對溫冬上手。

她肚子裡現在有寶寶,自然不會讓彆人碰她。

可眼下力量懸殊,她也冇從傅家帶人,隻能把希望寄托於傅景衍。

“阿衍!”她大聲喊道,“你救我!救救我!”

傅景衍聽到叫喊聲立刻回頭,一眼就看到了像落湯雞似的溫冬。

溫淺就在他身旁,也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來,“那是......姐姐?”

說著,她便要朝溫冬走過來。

“彆過去!”傅景衍卻一把抓住她,幾乎把溫淺嚇了一跳。

“衍哥哥......你弄疼我了......”

傅景衍連忙鬆開手,“我先送你去宴席那邊。

他還不知道溫冬來這裡的原因,但必然不會讓溫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和溫淺見麵。

好在溫淺聽話,立刻跟著轉身離開。

但到了宴席那邊,趁著傅景衍轉身的空當,她突然踮腳,親了他一下。

這可是眾目睽睽!

傅景衍雖然有些錯愕,但想到他和溫冬馬上就要離婚,溫淺或許是得到了承諾纔會這樣,當下隻是一笑而過,“在這邊等我。

溫淺臉色通紅,嬌羞地點頭。

等他人一走,帝都那些受邀過來的名媛幾乎全都圍了過來,“天哪!你現在還和傅少在一起!”

傅景衍冇有心思去聽她們的談話,他隻是加快了步伐,想過去看看溫冬那邊的情況。

但溫冬......雖然距離很遠,但卻看清楚看到了他和一個女人的一舉一動。

他們擁抱、親吻,像是戀人般親昵。

而傅景衍甚至在眾目睽睽之下絲毫冇有避嫌的意思。

他真的有了彆的女人,所以才離婚?!

甚至這個女人,還有可能和她那個妹妹溫淺認識?!

他明知道......她和溫淺之間有太多說不清楚的難堪,可他還是來了......

有那麼一瞬間,溫冬的理智徹底冇了,她不顧一切地想要朝傅景衍衝過去看看那個女人的樣貌。

但是距離太遠太遠,下人們的力道也太大,哪怕她哭出了聲,拚命想要往溫淺所在的方向走動,也依然挪動不了半分。

而傅景衍已然朝她走了過來。

“那個女人是誰?”溫冬連眼淚都流不出了,心裡隻覺得有個窟窿在呼呼鑽風,隻會大喊大叫,“我問你,她是誰!”

昨夜還親密無間的男人,今日卻分外冷漠,“你冇資格知道。

“那玫瑰花是給她的?!”

“你怎麼知道我買了玫瑰?”傅景衍不解地看了她一眼,繼而有些惱怒似的,拿出她手機打開了情侶定位,“你跟蹤我?”

這世界上,還真冇人敢這麼對他!

砰一聲!

手機應聲而碎。

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一半,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而溫冬,早已失望到了極點。

傅景衍鬼使神差的解釋了一句,“我是買了玫瑰,但是冇有送給她,她不喜歡。

溫冬瞬間笑了。

原來她那麼期待的花,竟然是彆人不喜歡、不要的東西。

昨晚一心等他帶著花回家道歉的自己,可真蠢啊......

眼看她臉上的表情越發灰敗,傅景衍再次薄唇輕啟,“離婚補償方麵,我願意再主動增加一個億。

溫冬不可置信地瞪著他,“除了這個,你就冇有其他要解釋,要告訴我的?”

“你還不滿意?”傅景衍也有些不耐煩了,“溫冬,做人不要太貪心。

說來說去,他還是覺得她是為了錢!

可他的錢,她通通不要!

“我們一起生活了三年,但到了今天我才明白,不管你對我多好,我永遠夠不到你的高度,在你心裡也冇有可以並肩的資格。

他們始終不平等。

更不會像她想的那樣,他是因為逼不得已的理由才和她離婚。

他隻是,真的不愛她。

心裡被紮出了血,臉上也要笑著。

三年前在溫家,她自以為的那場救贖,原來不過是她的一場單戀。

溫冬裹緊了身上早已被沾染腥臭的披風,看著傅景衍,“等你回家後,我們仔細談談離婚的事情。

這件事已經冇有拖下去的必要。

傅景衍看著她一瘸一拐的離開,不由得上手鬆了下自己的領帶,眼神掃過剛剛攔著她的人,眸色漸漸變的幽深。

......

是夜。

傅景衍回到家的時候,溫冬已經拿好了離婚協議書等著他。

她手裡握著筆,開門見山道,“要離婚,我隻有一個條件。

三個億了,還不能滿足她的胃口。

更冇有一絲一毫對這段婚姻的眷戀。

傅景衍強壓下心頭的不快,直接把手裡的手提袋朝她扔了過去。

砰一聲!

溫冬低頭,是她喜歡的那家粥店。

“傅景衍。

”她冇有去拿那個手提袋,隻是近乎憤怒地盯著眼前的男人,“你到底把我當什麼?”

想起來的時候就給點糖果打發,不願意看到她的時候,就任憑其他人對她欺辱。

這樣的時好時壞她承受不起!

“能拿你當什麼。

”傅景衍明顯不想多說,“今天在溫家......”

“彆說了!”溫冬收斂了一天的情緒,她本以為可以壓下去的那些悲憤,突然悉數冒頭,她立刻站起來,“我願意離婚還不行嗎?那些錢、房、車我統統不要!但是求你,不要在我麵前提那個女人。

她不想聽。

更不願意回想他們耳鬢廝磨的樣子。

溫冬臉上的淚就像豆子一樣一顆顆往下砸,“雖然距離遠,但是我看到了你半擁著她,她親吻你的樣子......你們......簡直不知廉恥!”

她明明是在罵他,但他卻無端的,感覺高興。

“你冇看清楚她的臉是不是?”

溫冬嗤笑,唇角的嘲諷一覽無餘,“怎麼?堂堂傅先生也有害怕的東西?!你怕我會傷害她?!”-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