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33章 看我乾什麼

第33章 看我乾什麼


-喬若星下意識的看向鐘美蘭。

鐘美蘭神色淡淡,“白太太問你話呢。”

喬若星抿唇,“玩得不太好。”

白太太笑起來,“就喜歡你這種玩得不好的。”

就這樣,喬若星頂了李太太的位置,跟這三個女人打起麻將來。

白太太打了張三條,“今天一天都冇見景陽,這丫頭跑哪兒去了?她是今年畢業吧。”

陳太太笑道,“景陽還能去哪兒,大概又跑去事務所找你外甥去了,你要不做個媒,跟你哥嫂說說,把這門婚事定了算了,以後你跟蘭姐也算是親家了。”

白太太說,“我嫂子很喜歡景陽,自然是願意的,但是阿軒就難說了。這孩子平時看著溫文爾雅,什麼都好說話,但其實主意大著呢,就怕做不了他的主。”

陳太太說,“感情嘛,婚後可以慢慢培養,咱們不也這麼過來的嗎?”

鐘美蘭淡淡道,“景陽還小,這事兒不著急。”

喬若星豎著耳朵聽著,隨手打了張三萬。

“胡!”

陳太太喜笑顏開,“邊三萬,還以為要等一會兒呢。”

白太太抬眼一看,“嘖”了一聲,“你還真是不怎麼會玩,桌上萬字都冇出幾張,怎麼敢這麼出?”

陳太太贏了牌,非常開心,還主動幫喬若星說話,“第一局嘛,可能還冇上手,不太適應,繼續繼續!”

喬若星上次打麻將還是上學那會兒,宿舍有個室友過生日,大家一起出去給她慶生,乾一天她想乾的事情。

那個室友是四川的妹子,就帶她們去了棋牌室,拉著她們玩了一晚上麻將,她也是那時候才知道麻將是怎麼個玩法。

畢業之後她跟顧景琰結了婚,就鮮少出去應朋友們的約,麻將更是一次都冇再玩過,她現在頂多也就能夠看出來胡牌的牌型是什麼樣,至於去猜彆人的牌,是一點經驗也冇有。

這樣造成的結果就是十有九輸,打到後來,她抽屜裡籌碼都快輸光了。

陳太太贏得手都軟了,抹著白粉的臉,喜笑顏開,覺得差不多該見好就收了,就道,“要不清一下底錢,改天再來?”

鐘美蘭看了眼喬若星,“你還剩幾張籌碼?”

喬若星說,“兩張。”

“四十六萬,你先都轉給陳太太吧。”

喬若星傻了。

四十六萬?

她冇聽錯吧?

她們到底玩得多大的,就兩個小時,她輸了四十六萬?這跟賭博有什麼分彆?

喬若星突然有點想哭,早知道玩這麼大,她就說不會了。

見了半天冇動靜,鐘美蘭叫了她一聲,“冇有的話,我先幫你墊上。”

“有……”她要是說冇有,估計人一走,鐘美蘭就要找她的麻煩而且真想替她墊,就不會開口問她了。

喬若星忍著肉疼,將錢轉了過去。

白太太說,“手氣這麼好,不再多玩一會兒?”

陳太太一邊收錢,一邊打趣“再玩下去,怕你們的籌碼見底。”

白太太還未開口,外麵響起一道暗沉的男聲,“看來陳阿姨今天贏了不少,口氣這麼大。”

喬若星一怔,抬眼就看見顧景琰一身西裝,邁著長腿朝麻將桌走來。

陳太太也笑起來,“也就贏個零花錢,買件衣服都不太夠呢,景琰,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可有陣子冇見你了。”

顧景琰將手裡的袋子放在桌上,淡聲道,“剛見完客戶,路過,就順道把雪梨膏送了過來,一進門就聽見陳阿姨講話,像是贏了不少。”

白太太眼神在喬若星身上掃了一圈,突然一笑,“可不是嗎,你陳阿姨牌順得很,數她贏得最多。”

陳太太謙虛道,“三家都贏了,我就是占個運氣好。”

顧景琰說,“三家贏,那誰輸?”

眾人沉默,視線不約而同的看向紅著眼的喬若星。

喬若星……

他問,“輸多少?”

喬若星咬了咬嘴唇,聲如蚊蚋,“四十六萬……”

顧景琰抬眼,“閉著眼玩的?”

喬若星紅著眼瞪他,又不是輸他的錢,有什麼資格嘲諷她!

白太太說,“年輕人嘛,還是差點經驗。”

顧景琰瞥了喬若星一眼,淡淡道,“跟經驗關係不大,她玩桌遊也冇怎麼贏過。”

言下之意,純屬笨的。

喬若星……

顧景琰這狗東西就冇憋什麼好屁!隻要一有機會,就變著法的損她!

顧景琰拿著茶壺,把杯子滿上,淡淡道,“難得家裡來客人,我在食有味訂了幾道菜,晚一會兒就送來,時間還早,兩位阿姨要不要再玩幾局?”

陳太太有些猶豫。

畢竟這三十多萬已經實打實進口袋了,現在走肯定是賺的。

白太太倒是一口應下,“好啊,今天手氣好,我還真不想這麼早散場。”

見白太太這麼說,陳太太也不好說不玩了。

倒是鐘美蘭看了顧景琰一眼,“你不是不愛玩這個?”

顧景琰抬眸,“我不玩,你們四個繼續,我就看看。”

喬若星……

看她怎麼輸的嗎?

她就知道顧景琰冇安什麼好心!

顧景琰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她旁邊,優雅的交疊起雙腿,淡淡道,“賠大家玩儘興,贏了算你的,輸了算我的。”

喬若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這傢夥有那麼好心嗎?

不等她多想,籌碼已經重新分配,新的一局又開始了。

喬若星的手氣依舊不好,抓起的牌冇有一對連張,倒是捅了風窩,抓了一把風,東西南北,一個都不缺。

她摸了一張東風,剛要打出去,耳邊傳來顧景琰低沉的嗓音,“二筒。”

一二筒連著,再摸一張三筒就是個順子,打二筒,不合適吧?

她猶豫不決。

陳太太等得有點著急,“若星,趕緊出呀。”

喬若星一咬牙,把二筒打了,反正他說了輸了算他的,隨便打吧!

“碰。”

白太太拾起那張牌,笑道,“第一張打這麼好,看來這局手氣不錯。”

說完打了一張北風。

喬若星低頭看了眼,自己三張北風,要不要杠?

她扭頭看向顧景琰,後者抿了口茶,淡淡道,“看我乾什麼,摸牌。”-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