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48章 心虛什麼

第48章 心虛什麼


-喬若星……

“顧總,我要說這是個巧合你信嗎?”

她分明是為了氣顧景琰故意跟他唱反調的,誰知道挑了一圈穿了個情侶裝……

顧景琰瞥了她一眼,反問,“這種巧合說給你聽,你信嗎?”

喬若星……

好像怎麼解釋都有點掩飾的意味,喬若星起身說,“那我再去換一套。”

顧景琰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在身旁響起響起,“既然是巧合,你心虛什麼?”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我哪裡心虛了?我隻是不想你誤會!”

“我誤會什麼?”

“誤會我……”還喜歡你,所以故意跟你穿情侶裝。

“算了,冇什麼。”

她扭過頭,不去看他,鑽石流蘇耳墜輕輕晃動,在她白皙的脖子上投下或明或暗的光影。

她的耳朵很紅,是因為剛剛和他吵架的緣故。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每次生氣跟人吵架的時候,耳朵都會紅好久。

顧景琰盯著那隻耳朵看了一會兒,突然聽見喬若星再次開口。

她說,“顧景琰,這是我最後一次讓著顧景陽。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我念她年紀小,不計較,但是以後,她再對我出言不遜,我絕不會手下留情。你可以護著她,大不了我魚死網破,反正我爛命一條,怎麼都要爭口氣。”

顧景琰皺起眉,剛想問喬若星,顧景陽以前做了什麼事,背後就傳來顧景陽的聲音,“哥!我收拾好了!”

說著提著裙襬在顧景琰麵前轉了一圈,一臉興奮道,“怎麼樣,好看嗎?”

這件裙子很成熟,所以造型師就給她設計了一個偏成熟的妝發。

倒是將那份稚態收了不少,也算得上驚豔,但是喬若星珠玉在前,對比起來,這份“驚豔”就要大打折扣。

不過是礙於她的身份,冇人挑明罷了。

顧景琰掃了一眼,甚至都冇做出評價,起身道,“走吧。”

顧景陽不滿,拎著裙襬追上去,“到底好不好看嘛?”

顧景琰冇什麼表情道,“你覺得好看就行。”

喬若星頓時覺得,顧景琰給她評個“還行”都算不上敷衍了。

等上了車,顧景陽才發現喬若星居然穿了套西裝。

這種晚會,參加的女人哪個不是精心打扮,穿上獨一無二的禮服盛裝出席,喬若星會不知道?

還是因為冇有搶到這套禮服,故意穿個西裝賭氣?

顧景陽眼露嘲弄,陰陽怪氣道,“哥,你就讓她穿這個去啊,不怕丟你的人嗎?”

顧景琰掃了她一眼,“隻要你不給我丟人就好,管好你的嘴,少招惹她!”

顧景陽撇撇嘴。

她哥要真是那麼在乎喬若星,怎麼會把那條裙子給她?

就因為娶了喬若星,他們才被二房壓了一頭,顧景琰又怎麼會待見這個掃把星老婆?

這種不痛不癢的警告,她就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壓根冇當回事。

車子冇走多久,顧景琰手機就響了。

喬若星瞥了一眼,瞳孔刺了一下。

來電顯示又是那個“寶貝”。

她無意識的攥緊了手。

顧景琰摁了接聽,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他眉頭皺了皺,隨後掛了電話,抬眸跟司機道,“世紀大廈那裡停車。”

顧景陽扭頭,“乾嘛停車,哥,你乾嘛?”

喬若星也看向他,隻是相比較顧景陽的關切,她的眼底冇有太多情緒。

顧景琰淡淡道,“有點急事要去處理下,一會兒你們先走。”

喬若星移開視線。

急事?

怕不是姚可欣的事吧。

姚可欣的事,在他眼裡大概都是急事。

手腕突然被抓住,喬若星剛想掙紮,顧景琰就將婚戒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喬若星看見這個婚戒就來氣,忍不住嘲諷,“這麼貴重的東西,我還是彆戴了吧,省得你找不著,再報警告我偷竊。”

這女人,這麼記仇。

顧景琰忍不住好笑,用力將戒指推過她的指節,低聲道,“放心,不告你,弄丟了,用彆的抵。”

喬若星警惕起來,“你該不會是想算計我什麼吧?”

顧景琰看白癡一樣掃了她一眼,“喬若星,下次體檢記得把腦子也檢查一下。”

喬若星……

顧景陽聽得雲裡霧裡,忍不住道,“哥,你們倆在說什麼?什麼偷竊?”

顧景琰收回手,淡淡道,“冇什麼。你手裡不是有邀請函嗎?等到了你先帶她進去,不用等我,我處理完事情就到。”

顧景陽不情不願的“哦”了一聲。

車子很快到了世紀大廈,林書已經開著車在那裡等著了。

顧景琰下車前本來想跟喬若星交代兩句,結果後者撇過頭,用耳機將耳朵塞住,一副拒絕交談的樣子,把顧景琰氣得不輕。

他沉著臉,什麼話也冇說,甩上車門走了。

顧景琰一上車,林書就察覺出他情緒不太對。

他直覺是跟喬若星有關,但冇敢多問,趕緊啟動了車子。

開了冇一會兒,顧景琰就忍不住開口,“女人是不是都愛斤斤計較?”

林書豎起耳朵,“得看是因為什麼事兒吧。”

顧景琰言簡意賅地將剛剛試禮服時候的事說了一下,皺著眉道,“不就是一條裙子,她衣櫃裡那麼多,怎麼就非得擰這一件?”

林書大無語,“顧總,那衣櫃裡的裙子,跟這件裙子怎麼能一樣呢?那條裙子本來就是太太的,您不由分說把它給景陽小姐,您要太太怎麼想?

您就冇想過太太也喜歡那條裙子嗎?今天您能不顧她的意願把那條裙子送給景陽小姐,那明天景陽小姐住院要輸血,您是不是也不管太太願不願意,就把她拉去醫院給景陽小姐當血包?”

顧景琰心口一窒。

這跟喬若星那番話幾乎是如出一轍。

他心裡幾分不適,低聲道,“我不會那麼做的。”

“太太覺得會。”林書又說,“那條裙子,您上個月就給太太預定了,怎麼突然要給景陽小姐?”

林書瞭解顧景琰。

去年喬若星生日,訂了“明月坊”的蛋糕,被顧景陽過派對偷偷拿去吃了,要不是鐘美蘭攔著,顧景琰差點冇把她腿打折。

他不會因為顧景陽一句喜歡,就把要給喬若星的東西給顧景陽。

顧景琰卻抿起唇,不願回答。

林書也隻好換了個話題,“顧總,您之前讓我查追尾事故那天太太的行蹤,我查到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