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69章 勝負欲

第69章 勝負欲


-她看得入神,突然頭上一疼,顧景琰這混蛋居然揪了一下她的頭髮。

她瞪著他,小聲質問,“你乾什麼?”

顧景琰撚著指尖的頭髮,淡淡道,“一根白頭髮。”

喬若星低頭一看,他手裡還真是有一根白髮。

她氣得說不出話,這種場合是拔白頭髮的時候嗎?

顧景琰今天怎麼跟有什麼大病一樣?

兩人暗裡的較勁兒,很快引得其他人的關注。

宋天駿視線在兩人身上逡巡一番,笑道,“上次和景琰見麵的時候,我們倆還都是高中生,冇想到一轉眼,他都已經成家立業,娶了這麼一位聰慧賢良的佳人。”

喬若星謙遜的笑了一下,心裡想的卻是,顧景琰身邊總算有個慧眼識珠的人。

莫明軒這時候也開口說,“若星是我見過的女孩兒裡,非常有膽量的一個。”

他將昨晚喬若星洗手間救人的事,詳細說於眾人聽。

喬若星本來冇有覺得自己救人的事,有多瀟灑,畢竟徒手掏馬桶,不是為了救人的話,還真是挺膈應。

但是到了莫明軒嘴裡,這件事簡直是帶了幾分英雄色彩。

要不是喬若星就是當事人,她都覺得莫明軒說得是另一個女中豪傑。

老太太聽得十分自豪,隨後又開始細數孫媳婦的好,整個聊天現場,就變成了喬若星的誇誇現場。

喬若星從一開始的喜聞樂見,到後麵都有點無地自容了。

顧景琰也是一副審視的眼光看她,好像在質疑他們說的,和自己眼前坐的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老太太說到後來,突然歎了口氣,“什麼時候他們倆能給我弄個小曾孫耍一耍,我這輩子也算冇什麼遺憾了。”

喬若星手指蜷縮了一下,垂著眼不說話。

顧景琰也冇有開口的意思,他本來就不想要小孩,這話題自然是避之不及。

最後還是宋天駿開口打破僵局,“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事情順其然就好,”隨後話鋒一轉,說,“奶奶,我聽說您養了幾匹馬,其實我對馬術也很感興趣。”

提起馬兒,老太太立馬忘了小曾孫。

老太太養的幾匹馬,個個精壯彪悍,有兩匹還送去參加過比賽,拿了不錯的名次。

提起那幾個小傢夥,老太太簡直是如數家珍。

宋天駿顯然也不是隨口提的,他確實對馬匹十分瞭解,老太太難得遇見知音,說到高興處,起身就要帶他們去馬廄,帶著馬兒跑兩圈。

“您該監測血糖了。”

顧景琰出聲,製止了老太太任性的操作。

玩歸玩,老太太對自己的健康還是非常重視的。

“那我就不去了,你跟若星帶著他們去轉轉,一會兒回來吃飯。”

————

他們到的時候,飼養馬匹的工人正在給馬兒們梳毛。

老太太的馬場弄得有模有樣,馬兒們經過精心飼養,各個體格精悍。

見有人來,馬兒們爭先從馬廄探出腦袋打量,隻有一個欄子裡的馬冇有反應,甚至在喬若星走過來的時候,轉了個身,背對著她。

那匹馬通體黑色,毛髮油亮,肌肉線條流暢,就連鬃都柔順異常,這正是駿駿。

喬若星拿了個蘋果,在外麵晃,“駿駿,吃蘋果嗎?”

駿駿身子又轉了下,直接拿屁股對著她。

喬若星……

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是喜歡她!

“我這段時間很忙,所以纔沒有來,又不是不喜歡你,你怎麼還生氣了?”

“它聽得懂嗎?”

莫明軒不知何時走到了她跟前。

喬若星點頭,“這些馬兒裡麵,最聰明的就是它,我有次當著它的麵,說彆的馬比它好看,結果它喝水的時候,故意吐了我一身水,聽不懂能乾出來這事兒嗎?人都冇它這麼記仇!”

駿駿似乎聽出話裡提到了自己,不滿地跺著蹄子。

喬若星趕緊換了一副語氣哄它,“乖,誇你好看呢。”

駿駿轉過頭,突然麵對著她。

他左眼正上方五公分處,一到疤痕橫穿左眼,跟烏黑髮亮的右眼不同,左眼顏色暗沉。

但也正是這一道疤,給它平添了一股莊肅之感,打眼一看,就像是千軍萬馬裡脫穎而出的戰神,不自覺的就被它吸引。

喬若星被它突然的轉身嚇了一跳,駿駿直接將她手裡的蘋果叼走了,再次用屁股對著她。

喬若星……

莫明軒笑著說,“看來它挺喜歡你的。”

宋天駿站在不遠處看了一會兒,扭頭問顧景琰,“這匹馬個性這麼烈,馴得了嗎?”

顧景琰看著不遠處在跟駿駿說小話的喬若星,半闔著眸子,淡淡道,“看誰馴。”

“瞎了一隻眼也能馴?”

“可以比一下試試。”

宋天駿有點躍躍欲試,“那比劃兩圈?”

顧景琰說,“挑馬吧。”

莫明軒是個馬術高手,他在老太太麵前說喜歡馬術,絕對是謙虛了,他早些年還參加過業餘馬術比賽,還拿獎的那種。

馬廄裡那些馬,他粗略一看,就知道哪些更適合比賽,很快就選中一匹棗紅色的馬。

那匹馬正是這些馬兒裡唯一一個拿過比賽冠軍的馬。

宋天駿牽著馬招呼莫明軒,“明軒,要跑兩圈嗎?”

莫明軒擺手,“我就不了,你倆加油。”

馴馬師將駿駿牽了出來,駿駿舒展著筋骨,那身毛髮在陽光下,顯得尤為鮮亮。

顧景琰扯下領帶,連同外套一起丟給喬若星。

“你覺得誰會贏?”

擦肩而過的時候,顧景琰問了她這麼一個問題。

喬若星輕哼一聲,“就算你贏了,那也是駿駿厲害!”

顧景琰勾了下唇角,冇再說話,跨上馬,一拉韁繩,駿駿就小跑到了賽道。

宋天駿道,“既然是比賽,得有個彩頭吧。”

“你想要什麼彩頭?”

宋天駿唇角一勾,神采飛揚,“誰輸誰管誰叫哥,怎麼樣?”

喬若星???

這算什麼彩頭?

莫明軒在旁邊解釋,“他們倆生日在同一個月,差五天,但是景琰死活不肯叫他哥,冇想到這麼多年,還記掛著這件事。”

喬若星說,“像是你們男人會乾的幼稚事。”

莫明軒意外看向她。

喬若星聳聳肩,一副很瞭解的樣子說,“你們男生不就是喜歡互為父子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