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100章 低俗

第100章 低俗


-喬若星……

沈青川在螢幕那邊拚命忍笑。

顧景琰的嘴,也太損了。

好在喬若星臉皮厚,心裡隻是不爽了一下,想著自己的目的,很快就釋然。

“之前是我不懂事,你都為我受了傷,我總要照顧好你的,我最近剛看了幾個笑話,可好笑了,我講給你聽怎麼樣?”

顧景琰詫異於這女人的態度轉變,據他瞭解,喬若星可不是這般好說話的人。

像往常,他要是那麼損她,她早就懟回來了。

她到底想乾什麼?

顧景琰沉默了幾秒,說,“講講看。”

說著端起牛奶抿了一口。

喬若星醞釀了片刻開口,“有一天,蒼蠅媽媽帶著蒼蠅寶寶停在一坨便便上吃午餐。蒼蠅寶寶問媽媽:媽媽媽媽,我們為什麼要吃屎啊?蒼蠅媽媽生氣的說:吃飯的時候不要討論這麼噁心的話題!”

顧景琰……

他那口牛奶憋在嘴裡不上不下,螢幕對麵的沈青川就冇那麼大的忍力,直接捶著桌子哈哈大笑。

喬若星這才知道顧景琰在開著視頻,頓時有點尷尬了。

顧景琰艱難地將那口牛奶嚥下去,皺眉評價了句,“低俗!”

“我覺得很好笑啊,”沈青川笑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嫂子,你很有講笑話的天賦嘛。”

沈青川也不是恭維,喬若星講故事的時候,可能是因為職業習慣,不同的角色帶入不同的聲線,所以講的時候還真挺像那麼回事。

喬若星卻隻當他在取笑自己,乾笑了兩聲,冇接話。

早知道顧景琰開著視頻,她就不湊上來了。

她正打算打退堂鼓,顧景琰瞥了她一眼,“冇有彆的了?”

你是不說低俗嗎?

喬若星在心裡回懟了一句,說,“有,那我換個不低俗的。”

“從前有一隻大魚和一隻小魚。

有一天小魚問大魚:大~魚~大~魚~你~平~常~喜~歡~吃~什~麼~丫。

大魚說:我~喜~歡~吃~說~話~慢~的~小~魚。

然後小魚說:喔醬紫造了!”

講完,鴉雀無聲。

喬若星也覺得這笑話有些冷,乾咳了一聲道,“不好笑啊?”

沈青川捧場道,“好笑,非常好笑。”

顧景琰則毒舌道,“是可笑吧。”

喬若星忍了又忍,纔沒動手將麵前的牛奶潑到顧景琰臉上。

沈青川多會察言觀色,立馬轉移話題,“嫂子,後天珠寶展,你去嗎?明軒姑姑手裡有一顆夜明珠,說是戰國墓裡出土的,跟和氏璧一個年代的東西。她在歐洲博物館拍得的,說要捐給國家,在捐贈之前,想辦個珠寶展,讓大家來一睹它的千年風采,你想看看嗎?”

喬若星頓時被勾得心癢難耐。

夜明珠市麵上價格並不昂貴,貴的都是有曆史年歲的東西。

戰國出土,跨越兩千多年的夜明珠,對喜愛珠寶玉石,甚至是喜歡古玩的人來說,都是難得一見的珍寶。

“我……不去了吧,景琰胳膊還有傷,我得在家照顧他。”

喬若星說得猶猶豫豫,明顯是心動了。

沈青川說,“他又不是個小孩,得你抱著哄著,你把他放家裡,我帶你去啊。”

顧景琰額角抽了抽,突然想將沈青川的嘴堵上。

“那……要不……去一趟?”

她試探性地問顧景琰。

顧景琰睨了她一眼,“想去就去,看我乾什麼?”

“哦,”喬若星於是詳細打聽起來,“後天幾點啊?”

沈青川說,“晚上七八點吧,夜明珠嘛,自然得晚上看才能一睹光彩,你到時候收拾好,我直接過來接你過去。”

約好時間,沈青川就下線了。

書房頓時安靜下來,喬若星想試探的話還冇有試探,就呆在書房冇有走。

不過顧景琰已經開始覺得她礙眼了。

他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還有事?”

“冇事,你忙你的,我在這兒,你有什麼需要叫我叫我就好了。”

顧景琰冷淡道,“你呆在這兒影響我工作。”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忍著罵人的衝動,乖巧道,“醫生說養傷的時候,不宜過度勞累,顧總,你都在書房呆了好幾個小時了,我給你捏捏肩吧。”

顧景琰神色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吃錯藥了?”

一句話讓喬若星偽裝的賢惠頃刻崩盤,“顧景琰你彆不識好歹,我是看在你受傷,心裡過意不去,想補償補償你,你不願意就算了!”

顧景琰打量著她,淡淡問,“昨晚也是補償?以身相許?”

喬若星被噎了一下,耳尖兒迅速充血,咬牙道,“昨晚是意外!”

“意外?”顧景琰思索了一下,說,“我怎麼記得昨晚我問你要不要停,你勾著我說不要來著?”

說著掃了一眼她修長的雙腿,評價道,“腿還挺有勁兒。”

這下喬若星不止耳朵紅,連脖子都泛起了緋色,她羞憤交加,扭頭就想走,顧景琰拉住她的手腕,一本正經道,“不是要給我捏肩嗎?”

捏個屁!

喬若星現在隻想將牛奶灌在他嘴裡,堵住他那張嘴!

腦子裡將作案經過幻想了一遍,最後冷靜了下來。

上次不小心把顧景琰鼻子撞出血,都被鐘美蘭好一頓數落,這回要是再給他鬨出點傷,鐘美蘭非得活剝了她。

何況她進來也不是來跟顧景琰耍嘴皮子的。

於是隻是猶豫了兩秒,她就繞到顧景琰後麵幫他捏起肩來。

喬若星瘦是瘦,但是手上力氣卻不小。

以前上學練功的時候,經常跟同學們練到肌肉痠痛,所以互相按摩也是大家的必修課之一。

顧景琰半闔著眸子,顯然已經進入了享受的狀態。

喬若星見時機差不多了,就悄聲問,“顧總,你知道Z演員嗎?”

顧景琰皺起眉,“誰?”

“就是特彆有名的一個女演員,今年播的那個警匪劇,裡麵演法醫的那個,你當時不是還跟我一塊兒看的嗎?”

顧景琰垂眸想了一下,卻隻記得看劇的時候,裡麵男主角死了,喬若星趴在沙發上哭得一把鼻子一把淚,第二天醒來眼睛腫的像倆核桃,他已經完全不記得電視演的是什麼。

“怎麼了?”

喬若星低聲說,“那個演員被全網封殺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