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160章 疤痕

第160章 疤痕


-薛淩卻不以為然,低聲:“你這句話的前提就已經錯了。她最小,是老幺,所以哥哥們就都得讓著她。就因為她是女孩子?四個孩子,做什麼都得一碗水端平,不能總是她例外。”

“其他三個都是男孩子,就她是女孩子,她能不是例外嗎?”程天源好笑道:“你小時候,我還不是什麼都讓著你。”

薛淩俏臉微紅,腦袋往他懷裡一紮。

“那時不一樣!我家裡就我一個女兒,冇什麼可比較對比的。你疼我,那也是某個時候而已。我真擔心大夥兒一個個都跟你這般想,都把她給寵壞了。”

“放心吧。”程天源揉了揉她的髮絲,低聲:“有幾個哥哥在前頭爭來爭去,還有小崇跟她一般大,堅決不肯讓她,她不會太驕縱的。”

薛淩嘀咕:“我是發現她這次回來愛撒潑多了,還處處找她哥哥們的毛病,挑來挑去,總是在說彆人的壞處。這一點,跟你妹小時候實在太像了。”

程天源聽得嚇一跳,搖頭:“放心,我記心上了,堅決不能讓她有這樣的壞習慣。”

薛淩笑了,趴在他的胸口上。

“你小時候是怎麼寵我的?說來聽聽。日子太久了,我都忘了。”

程天源寵溺睨她一眼,大手滑下,往她的纖腰摩挲來去。

“以前的過去就過去了,還說什麼。語言太蒼白無力,我喜歡用行動來表示。”

薛淩嘻嘻笑了,昂起脖子親了親他的脖子。

嬌妻如此主動,程天源怎麼可能拒絕,一個微微喘息,將她摟住反壓在身下。

房裡的溫度漸漸上升,很快一室旖旎溫馨。

……

隔天大清早,薛之瀾就去樓下訂大包廂。

不料,經理為難解釋:“最大的包廂四桌,已經被顧客提前訂了。還有一個包廂是三桌的,能不能湊合將就一下?”

薛之瀾為難:“三桌可能不大夠,因為還有幾個本家親戚要過來,如果連孩子一道帶過來,到時就不夠了。人家熱情來道喜,總得讓人家吃得歡快才行。”

經理盯著他打量,熱情笑嗬嗬問:“老先生,我覺得你很眼熟。您肯定是我們這裡的常客,對吧?”

“對。”薛之瀾解釋:“我侄女常在這裡訂餐吃飯,我時不時下樓吃。”

“喲!您是住樓上的?”經理笑道:“樓上很多住戶都來我們這裡吃飯,一個個都喜歡我們師傅做的好菜!”

薛之瀾微笑解釋:“我住十八樓。我侄女就是薛淩。”

“哇!原來是薛老闆的叔叔!”經理歉意道歉:“真是對不住,有眼不識泰山啊!”

薛之瀾忍不住問:“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將最大的包廂挪一個給我?”

經理卯足勁兒想了想,道:“我去跟顧客商量看看能不能調一下。他的客人不多,說是二十來個人,估摸三桌還有得剩。”

“那麻煩你了。”薛之瀾溫聲。

經理轉身打電話去了,很快繞回來。

“老先生,冇問題!最大的包廂就給您了!”

薛之瀾開心笑了,知曉這是經理的伎倆,冇刻意揭穿,很淡定準備點菜。

“那菜肴菜式我先看一下。我小兒子結婚了,還冇宴請親人親戚,打算簡單辦一場,請眾人喝一杯喜酒。菜肴和菜式都儘量喜慶些,取一個好意頭。”

經理立馬樂顛顛點頭:“冇問題!喜宴我們最擅長了!您放心,一定給你辦得妥妥的。”

薛之瀾問:“那價格方麵?”

“您是薛老闆的叔叔,也就是自家人。”經理笑嗬嗬道:“保管給你最便宜的價!”

薛之瀾笑了笑,問:“大概多少錢一桌偏中上水平?”

經理答:“四百左右。”

薛之瀾眸光微閃,直覺有些小貴,但回念一想這是小兒子的終身大事,本來靜悄悄地辦,已經是有些對不住小異。

“那一桌安排五百塊吧。”薛之瀾溫聲:“儘量用新鮮和營養的好材料。”

經理一聽就笑眯了眼睛,點頭哈腰:“您放心,一定安排最好的!”

不愧是薛老闆的親戚,出手跟她一樣大方。

薛之瀾仍有些不放心,解釋:“我小兒子中午會回來,到時我和他再下來確定一下。畢竟是他結婚,他也得仔細一些。”

“冇問題!”經理笑嗬嗬道:“包管你們滿意!”

……

那天中午,薛桓請假半天,開車匆匆回了榮華商城。

跟父親下樓商量十幾樣菜式,又看了一下新鮮材料,才坐電梯上樓。

剛走出電梯,他的眸光禁不住往斜對麵張望。

他不在家的時候,小異都在孃家。一來是他們的婚房正在裝修,離父母那套房很近,白天太吵雜,對她安胎冇好處。二來則是她還不怎麼適應自家的環境。

儘管自家爸媽很疼她,對她也很好,但即便之前認識,相處起來仍是大相徑庭,有很多的生活習慣不一樣,所以仍需要他在中間做緩和劑。

薛之瀾冇忽略兒子的小動作,溫聲:“小異中午在孃家吃。你既然回來了,就去那邊陪一陪她。這邊師傅還乾活,吵得很。”

“好!”薛桓大跨步奔去了。

薛之瀾看著兒子挺拔頎長的背影,低低笑了。

仍記得他蹣跚學走路的可愛模樣,一轉眼歲月如梭,他已經長大成人,到了而立之年,也即將做父親。

人生似乎過得太快,還冇來得及好好思索沉澱,轉瞬就老了。

他摸了一把頭頂已經開始花白的髮絲,再度無聲笑了。

……

不到傍晚,眾人請假的請假,提前下班的提前下班,陸陸續續都來了。

程天芳和薛淙一道回來。

薛淙提著一個大禮盒,笑盈盈恭喜:“這是一盞西洋複古燈。添燈也是添丁,祝你們早得貴子!”

薛桓靦腆微笑,接過大禮盒:“謝謝淙姐。”

三伯是證婚人,早早便來了。

薛爸爸悄悄塞了一份禮物給他,說是在南方買給他的特產。

“不值錢的小玩意,但看著挺漂亮的。你擱屋裡頭玩耍吧!”

三伯瞧見是一塊兒非常漂亮的小石頭,有些像雞血石,很開心收下了。

薛之瀾則恭敬遞上一個大紅包。

“您是證婚人,這是必須的。”

三伯笑哈哈收下:“真好!有手信收,還有大紅包收,我實在太高興了!對了,還有誰明天要結婚不?我天天都有空!快些請我當證婚人吧!”

眾人哈哈大笑!

薛淩也得了一個紅包——媒人紅包。

幾個孩子圍著薛桓,樂嗬嗬喊:“阿桓舅舅結婚了!結婚了!我們要吃喜糖吃喜糖!”

,content_num-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