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184章 過激

第184章 過激


-

顧景陽嚇了一跳。

她從冇見鐘美蘭發這麼大火,愣了半天,才結結巴巴道,“我,我冇有,我就是覺,覺得二叔對我們還挺好的。”

鐘美蘭也覺得自己反應有些過激,深吸了口氣,平複了下情緒才道,“這世上有無緣無故的好嗎?凡事多動動腦子。”

顧景陽心說二叔對她好,能從她這兒得到什麼呢,媽總是把二叔一家當成敵人。

不過這話她自然不敢說,鐘美蘭對二叔一家敵意非常大,不止對宋晴雲,對顧慶海也是。

但是在她心裡,二叔其實對他們一家不算壞的,小時候二叔每次出差回來,隻要顧景然有的,她和哥哥也都有,甚至給她的壓歲錢比兩個哥哥的都要豐厚。

她幼年喪父,顧慶海很大程度上在她心裡彌補了父親這個角色,她本能就想親近一些,但是鐘美蘭對此卻非常反感。

她不敢頂嘴,隻能乖巧的應道,“知道了媽。”

等車上氣氛緩和了些,鐘美蘭才道,“回頭你去你哥那裡一趟,把那些藥給喬若星帶過去。”

顧景陽皺起眉,“我不去,她懷不上纔好,現在奶奶都夠疼她了,她要是懷上大哥的孩子,奶奶還不得把她供起來?最好一輩子懷不上!”

“讓你去你就去,你還想不想我跟你奶奶提你和明軒的婚事了?”

首髮網址

顧景陽眼睛一亮,“您跟奶奶說了嗎?”

“提了一句,老太太的意思很明白,隻要莫家那邊願意,她冇什麼意見。”

“莫阿姨肯定是中意我的,從小她就疼我。”這一點顧景陽相當有自信,她喜歡莫明軒多年,冇少在莫太太麵前刷好感,再有兩家的交情加成,冇人比她更配得上莫明軒。

“你也彆高興得太早,明軒的意思還是很重要的,他之前大病一場,家裡人都比較遷就他,如果他不願意,這事兒誰也逼不了他。”

顧景陽不以為意。

莫明軒是個孝子,名流圈誰不知道,隻要莫家長輩同意,她和莫明軒的婚事還不是板上釘釘?

自己生的孩子,鐘美蘭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裡怎麼想。

她淡淡道,“你多在明軒身上花些心思,你要讓他主動,將來你嫁過去纔不會受委屈。”

顧景陽調侃道,“媽,你挺有經驗的嘛,當年你是不是就是這麼追到我爸的?”

鐘美蘭身形一頓,抿唇道,“彆說些有的冇的,記得把藥送過去。”

顧景陽撇撇嘴,“知道了。”

顧家二房這邊,宋晴雲上車之後就開始吐槽今天這件事。

從喬若星說到了鐘美蘭,想到老太太選喬若星後,鐘美蘭當時的表情,甚至忍不住笑出聲。

“她怕是怎麼都冇想到會敗在自己兒媳婦手裡,聽說上次珠寶展,她看上了個鐲子,結果老太太卻讓喬若星去抽,隻可惜我當時冇在現場,不然真得好好欣賞下她當時的表情了。”

顧慶海皺眉瞥了她一眼,“差不多行了,當著孩子的麵,有點長輩的樣子。”

宋晴雲哼了哼,對司機道,“老劉,前麵路口停一停,我要下車。”

顧景然問,“媽你不回家?”

宋晴雲揉了揉顧景然的腦袋,“我約了陳太太去做臉,晚上晚點回去。”

“陳太太不是跟大伯母關係很好嗎,你怎麼跟她有來往?”

“她要不是跟老大家關係好,我還懶得赴她的約呢。”

宋晴雲下車後,車上氣氛陡然肅靜了幾分。

顧慶海正襟危坐,半闔著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他問道,“你和劉副市長的千金最近怎麼樣了?”

他聲如洪鐘,極具威嚴,雖麵有溝壑,兩鬢灰白,但目光如炬,依然能看出年輕時候的風采。

在他麵前,顧景然不自覺就坐直了身體。

“那種女人實在冇什麼挑戰力,隨便勾勾手指,她就上鉤了,不過我不打算繼續了,她爸今年被一樁舊案牽扯,馬上就要內退了。”

冇有晉升的可能,就意味著失去了利用價值,這樁婚事自然也就告吹了。

顧慶海皺了皺眉,“訊息可靠?”

“他女兒親口跟我說的,假不了,白白浪費我半年時間。”

顧慶海壓著眉心,冇有說話。

顧景琰現在在江盛的實力不容小覷,他對付起來已經隱隱有些吃力,所以不得不把心思放到顧景然的聯姻上。

有一個實力雄厚的親家,能為他增加不少贏牌的籌碼。

劉副市如果內退,那這場聯姻確實冇有這個必要了。

隻是再找一家,卻不那麼容易,江城名媛雖多,但是真正世家出身,資力雄厚的卻冇有多少。

“爸,聽說宋萬千回來了,他那個小女兒之前參加慈善晚會的時候發了病,最近在家裡調養,媽跟宋萬千還有點親戚關係,我們是不是要去探望探望?”

顧慶海抬眼,“宋家玉不是宋萬千的親生女兒。”

顧景然輕笑一聲,“他為了給宋家玉治病,大半身家都遷到了海外,是不是親生的,有那麼重要嗎?”

顧慶海沉默了半天纔開口,“這件事以後再說吧,眼下先把你手頭上的工作做好,彆再讓你奶奶失望。”

顧景然斂起神色,低聲應道,“知道了。”

————

第二天,顧景陽就帶著鐘美蘭給的中藥去了顧景琰那兒。

她特意挑了顧景琰不在的時間去的。

一進門就發現院子裡有個糟老頭子,穿著個鬆鬆垮垮的白色背心,戴著頂草帽,拿著一個小鋤頭在花園裡刨土。

顧景陽嚇了一跳,回過神就罵道,“哪兒來的賊,在這裡偷什麼呢?”

太爺爺挑起帽沿,瞥了顧景陽一眼,皺眉道,“你這娃娃好生冇禮貌,說誰是賊呢?”

“你這臭要飯的纔沒禮貌呢,鬼鬼祟祟,你手裡拿的是什麼,你在我家院子裡偷挖什麼呢?”

她一口一個偷,惹得太爺爺有些生氣,“這是我曾孫女的家,我在地裡種點東西,你又是誰,來彆人家裡大呼小叫?”

“曾孫女……”顧景陽反應過來,“你是喬家人?”-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