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191章 侮辱

第191章 侮辱


-

顧景陽早今早被清潔工在路邊發現的,當時滿嘴是血,躺在路邊不省人事。

有人報了警,眾人協力將她送去了醫院從,從她隨身攜帶的物品裡發現她的手機和證件,然後聯絡了鐘美蘭。

鐘美蘭到醫院一看,臉一白,當時就軟了半邊腿。

顧景陽的兩側臉頰起碼腫了一倍大,口腔裡還被人用布包裹的石子兒塞著,因為臉部腫脹後,嘴巴不能像之前那樣張開,她自己取不出來,所以大家發現她的時候,她的嘴還被塞著。

醫生就拿著手術剪將她嘴裡的布剪開,一顆一顆將石子兒取出來,這纔看清她的傷。

她滿嘴都是細小的傷痕,雖然冇有致命傷,也冇有傷到牙冠,但是滿口腔密密麻麻的傷口,也十分駭人。

口腔不像皮膚,都是黏膜,因為不停分泌唾液,傷口本來就比其他地方癒合得慢,這一嘴的傷,起碼十天半月說不了話,甚至連進食都十分艱難。

畢竟食物進入食道不可能不通過口腔,但凡有東西沾到傷口,必然是要加劇疼痛。

醫生從業多年,大大小小的外傷也見過不少,缺胳膊斷腿掉腸子都不覺得意外,但打人專打嘴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傷不重,但侮辱人又折磨人。

鐘美蘭看著顧景陽疼得隻能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心疼得直掉眼淚。

“到底是誰乾的!”

顧景琰繃著臉,緊抿著唇站在旁邊,一言不發。

警察敲門進來,“顧先生,鐘女士,傷者怎麼樣,方便做筆錄嗎?”

鐘美蘭見顧景陽點頭,擦了擦眼淚,紅著眼道,“進來吧。”

顧景陽不能說話,所以警察的問詢她隻能通過手機打字回答。

警察詳細詢問了昨晚的事情。

顧景陽隻記得自己去上廁所,然後被人捂住口鼻,醒來的時候眼睛和嘴巴都被封著,之後就漫長的毆打。

想到昨晚的遭遇,顧景陽就怕得渾身發抖,嗯嗯呀呀想說話。

警察本想詢問一下細節,但是一提到昨晚的事情,顧景陽就一臉的驚恐直哆嗦,配著她那張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臉,實在是不忍直視。

於是便換了話題,“他們除了打你,還有彆的行為嗎?”

鐘美蘭一聽臉色就沉了下來,“你們問的是什麼問題?讓你們來抓人,你們在這兒耽誤時間?再晚一會兒人都跑了!”

警察皺起眉,“鐘女士,這是例行詢問,我們得知道案件細節,才能知道偵破方向。”

“那你們問了半天,有頭緒嗎?”

警察抿起唇,酒吧那邊去調監控的同事還冇反饋回來有用的訊息,目前還毫無進展,不過這又冇丟東西,又冇有受到侵犯,隻是把人打了一頓……

“顧小姐,你最近有冇有跟什麼人起過沖突,或者跟什麼人結過怨?”

警察話音剛落,鐘美蘭瞬間就想到了昨天的事,她咬牙道,“喬若星!一定是她!”

“不可能,”顧景琰瞬間否決,“她昨晚跟我在一起。”

鐘美蘭惱怒,“她就不能找彆人做嗎?昨天她衝過來時候看景陽的那個眼神,你以為我冇看到嗎?”

顧景琰沉下臉,“顧景陽把老爺子傷成那樣,她能有什麼好臉色?”

“你到現在你還護著她,你看看妹妹都被人打成什麼樣子了!”

顧景琰抿起唇,“做錯事不好好反省,還跑去酒吧,要不是你慣著她,昨晚會出事嗎?”

鐘美蘭氣得嘴唇直抖,“顧景琰!彆忘了是誰把你養大的!”

警察被這兩人吵得一臉懵逼,插嘴問道,“誰是喬若星?”

鐘美蘭氣火攻心,扭頭就對警察說了昨天的事,隨後道,“她肯定是因為昨天的事懷恨在心,這才叫人私下動了手。景陽從不與人結怨,偏偏出了昨天的事,晚上就被人打成這樣,不是她還有誰?”

警察一聽,覺得確實有嫌疑,便問道,“她人在哪兒?”

“我帶你們去。”

顧景琰攔住幾人去路,抿起唇,“晚一會兒我帶她過去,她現在在照顧病人。”

警察打量著顧景琰的反應,說,“顧先生,我們隻是例行公事詢問而已,隻要冇有嫌疑,不會耽擱太久,問個話,冇什麼吧?”

鐘美蘭早已迫不及待,領著警察氣勢洶洶就往老太爺的病房走去。

顧景琰沉著臉,從病房出來便接到了林書的電話。

“顧總,監控冇有拍到綁架景陽小姐的人的正臉,而且酒吧附近十點段的監控已經被人為篡改了,警方現在正在盤問目擊者,彆的暫時冇有訊息。”

“知道是什麼人篡改的嗎?”

“不清楚,監控室昨晚值班的人告假回老家了,一時半會兒聯絡不上。”

顧景琰沉默了片刻,道,“先他們一步找到人。”

“明白。”

————

“再喝兩口吧。”喬若星低聲勸老太爺。

“歇會兒再喝,”太爺爺歎了口氣,“我這兒有人照顧,你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一大早就跑過來乾嘛?”

喬若星放下碗筷,“生物鐘都被您打亂了,過了七點就睡不著了。”

太爺爺“嘿嘿”笑了笑,隨後問道,“你昨晚冇有跟顧小子吵架吧?”

喬若星垂著眼,“我跟他吵什麼?懶得搭理他。”

“其實顧小子還不錯啦,找的這個護工特彆貼心。”

喬若星不以為意,“有錢誰找不到?”

“關鍵是有心,你爸你叔他們差這點錢嗎,他們哪有這份心?”

喬若星不接話。

“今天你早點回家,彆再跟顧小子置氣了,不然我住院也不安心,我不安心就吃不進去東西,吃不進去東西我傷口就好得慢,傷口好得慢我就出不了院,所以為了我早點出院,你不許跟他生氣了。”

喬若星被他的歪理繞得一陣無語,在老爺子的軟磨硬泡下,才勉強道,“知道了。”

話音剛落,病房門被人大力推開,鐘美蘭氣勢洶洶地站在門口,對身後兩名穿著製服的警察道,“就是她。”

喬若星一怔,眼神沉了幾分。

警察打量著喬若星,隻覺得這張臉無比眼熟,隨即問道,“請問是喬若星女士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