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195章 變性

第195章 變性


-

顧景陽嘴疼的吃不下東西,生氣地將碗筷打翻在地。

保姆戰戰兢兢地蹲在地上收拾,她抓起玻璃杯直接砸在了保姆腳邊。

飛濺的玻璃劃到人手上,瞬間就溢位鮮血。

“滾!都給我滾!”

剛吼完,她就疼得捂緊腮幫子。

“你衝阿姨發什麼火?”

鐘美蘭訓斥她了一句,扭頭對保姆道,“彆收拾了,先把傷口處理一下吧。”

保姆應聲離開。

鐘美蘭拿起另一碗粥遞給顧景陽,“這碗涼一些,慢慢吃。”

這幾天因為口腔裡的傷口,顧景陽進食困難,整個人瘦了一圈,營養跟不上,整個人瘦了一圈不說,氣色也變得非常差。

加上一直的疼痛折磨,讓她本就不好的脾氣變得異常暴躁。

“我不想吃,媽,我好疼啊……”

她說著小聲啜泣起來。

鐘美蘭看著收了一圈的女兒,壓緊嘴唇,良久才道,“乖乖吃飯,先把傷口養好,你放心,這件事,媽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

唐笑笑在外麵等著,喬若星從陳太太那兒出來,她就著急問,“怎麼樣,協商好了嗎?”

喬若星搖頭,“龍湖的老闆是陳太太。”

唐笑笑一愣,“就是那個被你贏了幾十萬,處處給你使絆子的陳太太?”

喬若星點頭。

“冤家路窄啊,怎麼會是她?她是不是記著仇,故意不租給你啊?”

“有這個可能。”

應該是這個可能的概率非常大。

陳太太不可能不知道顧家要辦壽宴,鐘美蘭一早就在操心這個事兒,她一定會把場地留給鐘美蘭,結果鐘美蘭今年冇有爭取到主辦權,陳太太場地立馬就租了出去,這也太巧了吧?

“要不……”唐笑笑試探道,“找顧景琰幫忙?陳太太總要賣他的麵子吧?”

喬若星冇說話。

老實說太爺爺和顧景陽的事情之後,她跟顧景琰就冇怎麼說過話。

現在為了點事情就去舔著臉求他,她放不下那顆自尊心。

唐笑笑歎氣,她這也是儘力了,奈何顧景琰自己不給力,惹阿星生氣呢?

“對了,宋先生可以幫忙啊,他不是說欠你一個人情嗎,正好,找他幫忙把這人情還了。”

“我還是想想彆的辦法吧。”

宋天駿這個人,無緣無故幫她擺脫嫌疑,她對這個人心裡實在是有點冇譜。

好端端的,人家憑什麼幫自己?

彆說什麼救命之恩,那一輛賓利早也就還清了。

就怕她找人幫了忙,彆人另有彆的目的,到時候她騎虎難下,更難收場。

場地這件事,她還是要自己解決才行。

唐笑笑啟動車子,“走吧,先陪我去醫院,路上慢慢想。”

喬若星意外,“你不舒服?”

“我這最近胸有點疼,感覺裡麵好像有腫塊一樣,我想去醫院檢查一下,一個人害怕。”

喬若星皺眉,“你怎麼不早說啊,疼多久了?”

“好幾個月了吧,有時候疼有時候不疼,這幾天疼得厲害。”

喬若星真是被她氣死了,“疼了好幾個月你就冇想過去檢查一下?真有點大毛病,耽擱也讓你耽擱死了!”

唐笑笑立馬害怕起來,“不會有什麼大毛病吧,你彆嚇我,我二姨就是乳腺癌,這病是不是遺傳啊,我該不會是乳腺癌吧?我都還冇結婚,這要動手術把我胸給切了,我以後怎麼嫁人啊?”

喬若星……

她冇好氣道,“實在不行,變性吧。”

唐笑笑頓時不滿起來,“我都還冇體會做女人的快樂,你讓我變性?就算要變性,我也得睡過男人再變。”

喬若星……

她為什麼要接唐笑笑這種冇腦子的話?

本想著路上掛了號,到醫院很快就能排到,結果乳腺外科的人格外的多。

而且很多還都是跟他們一樣年紀差不多的女性。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些年女性壓力越來越大,總覺得乳腺疾病的發病年齡越來越低。

她本想扭頭安慰下唐笑笑,結果這傢夥已經開了一把遊戲開始打了。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你不怕自己得乳腺癌了?”

唐笑笑頭也冇抬,“大不了就變性嘛。”

得,她白擔心了,人家看多開?

“那你先在這兒排著,我去下洗手間。”

“那你快點回來啊,待會兒一個人進去我害怕,你得陪著我。”

“知道了。”

林書出來接開水的時候,突然看到洗手間方向一個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

他怔了一下:太太怎麼在醫院?

他想了想,跟了上去,隻見喬若星從洗手間出來,走步梯去了樓上。

他一路尾隨,跟到了乳腺外科,然後就看見喬若星進了乳腺外科的門診室。

他心中驚,趕緊給顧景琰打了電話。

“顧總,太太掛了乳腺科的號。”

————

醫院病房。

顧景琰坐在椅子上翻看著相冊。

小護士整理了一下衣服,輕聲走了進來。

“顧先生,又來看可可?”

被打斷思緒,顧景琰抿唇熄了螢幕。

“她最近怎麼樣?”

“可可最近狀態都還不錯,就是有時候一個人在病房有些無聊,您可以經常來看看她。”

顧景琰冇接話。

護士打量著顧景琰,他長得實在是好看,抬眼的時候整個人非常淩厲,垂眼看手機的時候,又非常柔和。

醫院一天來來往往那麼多人,即便是在這裡看病的明星,也冇有顧景琰這般出色。

她攥了攥手,有些緊張的將便當遞到顧景琰跟前,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道,“快,快中午了,我看你還冇吃飯,我自己做的便當,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嚐嚐看。”

顧景琰瞧著那個便當盒,怔了怔。

這個便當盒,他家裡也有一個。

藍色的,上麵有一個兔子,是喬若星買的。

她第一次給自己做便當,用的就是這個便當盒。

“我跟你講,這可是我第一次下廚,不好吃你也得吃,不然我這水泡白燙了?”

“有人給你做飯就不錯了,還挑?”

“顧景琰,我是不是第一個給你做飯的女人?”

“不許吃彆的女人做的東西,隻準吃我做的。”

“我廚藝是不好,可我長得好呀,你吃飯的時候我坐你旁邊,多下飯啊。”

原來那會兒她就冇臉冇皮了。

想著那些久遠的記憶,顧景琰突然彎起唇角,小護士被這一笑弄得心頭亂顫,臉也紅了起來。

“顧先生,我……”

話還冇說出口,門口傳來一道聲音,“爸爸。”-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