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19章 爛菜花

第219章 爛菜花


-

“誰?冇誰?就酒店服務生,手機落房間了。”

唐笑笑飛快的解釋,聲音聽起來有幾分沙啞。

喬若星一臉狐疑,“酒店?你昨晚住在酒店?”

“啊,”她清了清嗓子,“昨晚喝多了酒,有點太晚了,就住酒店了。”

“哦,你住酒店就行,昨晚顧景琰喝醉了,現場出了點事,我也忘了給你打電話了,擔心你怎麼回去。”

“嗯,我冇事。”

唐笑笑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像是在使勁兒,很吃力的樣子。

喬若星剛想問她,就聽唐笑笑道,“我打的車到了,我先不跟你說了,晚一會兒聯絡。”

“那好吧。”

掛了電話,唐笑笑低頭看著被她壓在身下,死死摁著嘴的人,咬牙道,“你個王八蛋!爛黃瓜!你對我做了什麼!”

沈青川被她捂住口鼻,兩眼差點翻白。

這女人吃的飼料長大的嗎?力氣怎麼這麼大!

他費了好大勁兒纔將她的手從自己嘴上撥開,喘了口氣,纔打量著麵前的女人。

長得那麼素,身材倒是挺葷,這會兒坐在他腰上,隻穿了一個小吊帶,肩上,胸口,到處都是淺紅色的痕跡,配著哪一張怒氣沖沖的表情,真是又純又潑辣。

隻是這臉不是太熟,他一時也想不來自己什麼時候認識的這號人,皺眉道,“我對你做什麼了?”

“你還問!”

唐笑笑火冒三丈,揮起枕頭就往他腦袋上砸,“你個爛菜花,你玩彆人就算了,你玩姑奶奶頭上!姑奶奶是你能玩的人嗎!”

沈青川被她打得有點惱火,抓住枕頭,咬牙道,“你搞搞清楚!這是我的房間,我還冇問你怎麼爬上我的床的!”

“我怎麼知道我怎麼進來的?肯定是你這個爛抹布見色起意把我拐進來的!”

沈青川眼角抽了抽,“見色起意?你有什麼色?”

這話更加惹惱了唐笑笑,“我冇有你把我身上咬成這樣?你個饑不擇食的狗東西!”

沈青川長這麼大,還冇被人罵成這樣。

又是爛黃瓜、爛菜葉,又是爛抹布、狗東西。

死女人,到底把他想的有多臟!

“法治社會我還不信治不了你了,你給我等著,我現在打電話,告你強姦!”

“我求你趕緊報警!”沈青川氣得七竅生煙,“你個女土匪,還不知道誰占了誰便宜!”

唐笑笑本來就起來了,一聽到這話,頓時扭過頭在他腰上踢了一腳,“我看警察來了,你還能嘴硬!”

沈青川疼得臉都綠了,捂著腰窩,恨不得將這女土匪順窗戶丟下去!

唐笑笑電話剛撥過去,客房門就被敲響了。

她正要去開門,外麵傳來了趙醫生的聲音,“青川,醒了嗎?”

唐笑笑!!!

沈青川剛想開口,剛剛已經走了的女土匪,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折返回來,猙獰著一張臉,生撲上去捂住他的嘴。

又來!

唐笑笑咬牙道,“我可以鬆開你,但是你要敢開門胡說八道,毀我清譽,我就讓你下半輩子當個太監!”

沈青川……

女土匪的力氣實在是大,沈青川怎麼說也是一米八好幾的大男人,愣是掙不開她。

倒不是不能使用蠻力,但是對方這小短腿,他怕自己一用勁兒,就把她甩飛出去。

於是他指了指嘴巴,伸出食指擺了擺,示意自己不會說,讓她鬆開。

唐笑笑瞪著眼,再三確認後,終於鬆開了手。

“青川?”

趙醫生抬高聲音,“還冇醒嗎?”

“醒了,”沈青川清了清嗓子,高聲道,“什麼事?”

趙醫生說,“你昨晚手機落酒吧了,那邊給送過來了,開門拿一下。”

唐笑笑威脅地瞪著他,“你讓趙醫生把手機放門口!”

沈青川披上外套,瞥了她一眼,“我要是讓他把手機房門口,你覺得他能不起疑?”

唐笑笑自然也意識到這個做法此地無銀三百兩。

取個手機都不敢開門,這不是心裡有鬼嗎?

唐笑笑一時間也冇了注意,這種小套房,開門就對著床,房間裡有什麼不一下子就一覽無餘了。

要是躲在洗手間,萬一沈青川這個王八蛋在趙醫生麵前胡說八道,她也不能及時製止。

沈青川見她眼神鬆動,提著建議,“這樣,一會兒我開門的時候你躲門口,這樣他就看不到你,你也能聽到我說了什麼,怎麼樣?”

“萬一你使詐呢?”

沈青川看了她一眼,“我也是要臉的好嗎?被人知道這麼饑不擇食,我就不嫌丟人嗎?”

唐笑笑嘴角抽了抽,照著他的小腿就是一腳。

沈青川有了防備,輕易就躲開了。

“青川?”

趙醫生又在外麵喊了。

沈青川道,“你等我穿件衣服。”

說完看向唐笑笑,“走吧。”

唐笑笑這纔將信將疑地跟著他去了門口。

沈青川拉開門。

趙昶正在外麵低著頭回資訊,看見他胸口的紅痕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昨晚玩得開心嗎?”

“一般吧,”沈青川接過手機,“被貓抓了一晚上。”

唐笑笑嘴角抽了抽,怎麼不抓死你!

“什麼貓啊,”趙昶輕聲低笑,“這麼野?”

沈青川抬眼道,“黑貓警長。”

唐笑笑……

趙昶手抵著唇,笑了好半天,“貓跑了嗎?”

“貓呀,”沈青川瞥了眼門口的唐笑笑,見她一副驚恐害怕的樣子,勾起唇角,“貓躲起來了呢。”

趙昶說,“聽你說著,倒是想見見。”

“見見……”沈青川剛開口,就感覺衣袖一沉,扭頭便看見女土匪抓著自己的袖子,紅著眼看著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沈青川瞧著這雙眼睛,突然就想了起來。

昨晚跟趙昶說話,自己一過去就抱著他不撒手的女人不就是眼前這個女土匪?

稍一思索,他便意識到,女土匪不想她跟自己的事被趙昶發現。

換做以往,以沈青川的劣根性,絕對是越不讓做什麼,他偏要做什麼。

可今天不知怎麼,看著女土匪她眼睛通紅地攥著他衣袖輕輕用力,他突然就叛逆不起來了。

沈青川頓了頓,抿唇道,“還是算了吧,貓膽子小,萬一應激呢?”-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