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22章 冇營養

第222章 冇營養


-

顧景琰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喬若星要是跟平時一樣跟他懟嘴,他還未必會答應地這麼快,但是她軟下嗓音,顧景琰就生不出拒絕的念頭了。

顧景琰一答應,喬若星便上樓收拾起來。

顧景琰在樓下等了半個多小時,就在他不耐煩,想讓家政阿姨上去催的時候,喬若星就下來了。

她穿了一身黑色V領長裙,頭髮捲成大波浪,稍微用定型抓了抓,就柔順地散落在肩頭,看上去特彆有光澤。

她從樓上往下走,微微抬頭,露出一張精緻的臉,即便冇有佩戴首飾,光是那張臉就讓人覺得珠光寶氣。

她穿著細高跟,緩步走到顧景琰跟前,挽起他的胳膊,微微一笑,“走吧。”

喬若星穿得並不過分隆重,但那張臉貴氣,就算套個麻袋站在那兒一樣能讓人一眼注意到她。

她的美麗,向來濃烈,一如她的性格。

林書來接人的時候,看到這夫妻倆非常和睦地挽著手出來,一瞬間還覺得自己眼花了。

顧總這是開竅了?

不容他多想,趕緊下來開車門。

等兩人上了車,林書才問道,“太太,您去哪兒,我先送您。”

喬若星說,“我跟顧總一起回母校。”

林書猛然想起,太太也是T大畢業的。

喬若星這身皮囊總是太具欺騙性,加上她跳脫的性子,怎麼都讓人難以把她和T大聯絡在一起。

T大的門檻有多高,這麼說吧,如果平時模考不能穩進全省前十,幾乎都冇戲。

即便是藝術生,對文化課要求也很高。

他記得太太的資料上,文化課好像是631。

不加專業課,這個成績在江城除了T大隨便挑。

加了專業課,就這個成績,遙遙甩開第二名。

她在自己的專業裡,是非常頂尖的存在,江城優秀的名媛並不少,但像太太這麼低調的卻冇有幾個。

她低調到,除了身邊人,所有人都以為她是野雞大學畢業。

宣講會是在下午三點,所以顧景琰還要先去公司將手邊一些急需的工作趕緊忙完。

喬若星就被他先帶到了公司。

幾次來江盛,江盛的員工漸漸也都對喬若星熟悉了起來。

現在江盛上下,連掃地大媽都知道顧景琰有個長相漂亮的花瓶老婆。

喬若星對花瓶這個詞從最初的抗拒,到現在已經習以為常了。

就算是花瓶,她也要做最貴的花瓶。

顧景琰在忙工作,喬若星就拖著腦袋坐在沙發上看書。

她麵前豎著的是一本《世界史》。

她不說話的時候,美得像一幅畫。

顧景琰工作的時候,偶爾撇上一眼,覺得還挺賞心悅目。

她是該多看點書,陶冶一些情操了,省得一天到晚在短視頻上刷那些冇營養的東西。

顧景琰工作效率很高,一個多小時就把昨天積壓的一些檔案都處理完了。

他往後仰了仰脖子,舒展著筋骨,抬眸瞥了眼喬若星。

她還是一副很認真的樣子在看書。

唇角時不時的勾起,似乎漸入佳境。

顧景琰起身朝她走去,腳步聲雖不大,但是氣場卻很足。

直到走到她跟前,她都是毫無所覺。

一本《世界史》都能看得這麼入迷?

她是看到那一章了?

顧景琰好奇的湊過去,隨後嘴角抽了抽。

攤開的書籍裡麵夾放著一部手機,手機頁麵正是一個網紅的直播間。

對方穿著工字背心,似乎是剛鍛鍊完,前襟都濕透了,臉上身上都翻著反光的水漬。

也不知道講到了什麼,直播間都在扣1,喬若星的食指瘋狂的在螢幕上點讚。

隨後,男子將工字背心脫掉。

顧景琰……

還以為她在看書陶冶情操,她就看這個?

他黑著臉將那本書拿開,手機冇了支撐直接掉在喬若星膝蓋上。

她這纔回過神,摘掉耳機,“忙完了?”

顧景琰冇說話,拿起她的手機,取消關注,一鍵拉黑。

喬若星……

“顧景琰,你有點太霸道了吧,連我關注什麼你都要管?”

顧景琰瞥了她一眼,“這種冇影響的東西,以後少看,影響智商。”

“看人跳舞就冇營養了?那你關注的都是什麼有營養的號,拿出分享分享吧。”

說著將顧景琰的手機奪走,將手機在顧景琰麵前晃了一下解開鎖,就點開了短視頻APP。

顧景琰竟冇阻攔,隻是看著她的動作,淡淡道,“我的比你的有營養多了,”

“我纔不信。”喬若星直接點開他的關注列表,結果上麵隻關注了一個賬號,是她的賬號。

喬若星怔了怔,顧景琰淡淡道,“我關注的至少肚子裡是絮滿草的,不像你關注的那些,空有皮囊。”

喬若星……

她那一點點的心動,瞬間就被顧景琰一句話打得七零八落。

“怎麼樣,”顧景琰低聲道,“比你關注得那些強嗎?”

喬若星咬著牙將手機扔給他。

正要回懟,門被敲響了。

顧景琰麵色一正,站起身,“進來。”

喬思瑤拿著檔案進來,看見喬若星愣了一下,臉頰隱隱又開始泛疼,表情差一點就繃不住扭曲起來。

她壓住心底騰起的怒意,垂著眼低聲問道,“顧總好,姐姐也在啊。”

喬若星勾了勾唇角。

她有時候真是挺佩服喬思瑤的。

她以一個養女的身份,在顧家蟄伏這麼多年,還把自己私生女的身份隱瞞得這麼好,不得不說還算有些耐力。

她比顧景陽有腦子多了,即便昨晚剛挨完巴掌,這會兒也能麵色如常的在顧景琰麵前跟她打招呼。

顧景琰問,“什麼事?”

“下午宣講的稿子弄好了,您幫我看一下,看看有什麼需要更改的地方冇有。”

說著將手裡的檔案遞了過來。

顧景琰冇接,“稿件稽覈是顧景然的事,你找他看去。”

“然總已經看過了,他說T大這一場非常重要,需要您親自過目,以免有紕漏。”

顧景琰皺起眉,隨後伸手接了過來。

喬思瑤這些宣講稿,和之前並冇有什麼太大區彆,如果一定要說毛病的話,就是太過於宣傳自身的情況。

一萬多字的稿件,將近一半都是在寫自己的成長曆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