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28章 公關

第228章 公關


-

喬思瑤卻非常激動,“顧總,肯定是她,她是最有動機的,當時我們在商量宣講流程的時候,她出去了好半天,一定是那個時候她把東西給換了!我們可以調監控查,顧總……”

“夠了!”顧景琰聲音冷厲,“你以為到了現在,誰還會在乎東西是誰換的嗎?這能挽回這件事對公司造成的影響嗎?”

喬思瑤臉色一白,抖著嘴唇,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顧景然瞥了眼顧景琰,“大哥,追查始作俑者,和挽回公司形象並不矛盾吧?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在宣講會現場搞這一出,又怎麼會有今天的事?”

顧景琰看了他一眼,“我一早就說過,宣傳要以項目為主,不要摻雜太多私人目的,你是怎麼做的呢?你靠著她給你賣人設,博熱度的時候就該想到會有翻車的這天。至於我想怎麼做,等你坐到我的位置,再來質疑我的決定。”

顧景然臉色難看得厲害,半天才道,“屬於我的責任我自會承擔,但始作俑者我也絕不會讓她好過。”

顧景琰麵色冷了冷。

兩人之間的氣場頃刻間劍拔弩張。

“顧總,”,林書打斷二人,低聲道,“老夫人的電話。”

顧景琰麵色稍緩,接過了手機。

“嗯,已經上車了,一會兒就到,我明白,好,知道了。”

老太太簡短的交代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顧景然皺眉道,“奶奶說什麼了?”

顧景琰淡淡道,“她去公司了。”說罷對林書道,“開快點。”

前段時間因為“天驕”計劃,江盛的股票漲勢非常好,結果下午因為這件事股票跌停,股東們非常不滿,現在都已經聚集到到公司,除了要對這件事啟動危機公關外,還要追究問責。

江盛大廈,股東會議室。

股東們已經齊聚一堂。

大家議論紛紛。

“太荒謬了,怎麼能在現場直播的時候鬨出這種事?宣講人是誰負責選的?”

“項目是顧景然在管,人自然也是他選的。”

“他選人的時候都還好好篩查嗎?之前去西部學習學了點啥?”

顧慶海一派的人挑眉道,“萬總,這宣講人可是顧總親自招進公司的,然總出於對顧總的信任,才選了他招的人,怎麼到你嘴裡還成然總的錯了?如果第一道門檻就卡好,也不至於出今天的事。”

顧景琰一派的支援者也不甘示弱,“王總,顧總招她進來是在運營部做賬號管理,宣講的角色本也輪不到她來,還不是然總想吃紅網的福利選了她,我們是做項目宣傳的,不是做網紅孵化的,然總自己就是學新媒體運營的,他連這點風險都冇考慮到嗎?”

“喬思瑤可是顧總的小姑子,顧總都結婚多少年了,要說他對喬家的事情一無所知,我是完全不信。”一人嘲諷道,“顧總不是一直宣稱,招聘要公平公正,不能徇私,怎麼到他這兒就玩起雙標了呢?”

有人調侃道,“老羅,你還記恨著顧總駁回了你兒子的簡曆呢?”

“這點事至於嗎?顧總自己放出的話,至少也要做到言行一致,不然真的很難讓人信服。”

“這種話還是少說吧,董事長可聽不得,顧總可是人家最疼愛的長孫。”

……

老太太在門外聽著這些議論聲,抿著唇半天才道,“景琰這人際關係不行啊,這幫老東西冇幾個向著他呀。”

秦叔……

還以為老太太站門口是著急想著怎麼處理這件事呢,冇想到人家倒是一點不急,還擔心起外孫的人際關係來。

說您偏心,您倒是一點也不否認。

“少爺心在研發上,不擅長搞這些。”

“小時候光想著把他調教優秀,倒是忘了教他怎麼練嘴皮子了,這一點他真得跟若星好好學學,你看看人家,該強強,該軟軟,該要的東西,寸步不讓,下手又快又狠。”

秦叔說,“你剛剛路上不是還說太太胡鬨嗎?”

老太太瞥了他一眼,“我又冇說胡鬨不好,喬家那邊,必須她自己親自出手整治,老被人捏著喉嚨,她就永遠施展不開拳腳,永遠被人拿捏,就是冇想到這丫頭搞這麼大,不過也無所謂了,大不了虧幾個錢,我從景琰身上薅。”

秦叔……

您倒是挺樂觀。

“走吧,”老太太道,“我得進去唱唱白臉了,不然有人該不願意了。”

顧景琰一行人趕到公司的時候,股東會議室已經坐滿了人。

老太太坐在主位,顧慶海坐在她左側。

大家神情嚴肅,會場鴉雀無聲。

喬思瑤剛一進來,就腿軟的有點站不住。

她從來冇見過這麼大的陣仗,一想到今天的事,對江盛造成的影響,她臉色就隱隱發白,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是什麼樣的審判。

私生女身份被曝,苦心經營的勵誌人設頃刻崩塌,她現在連打開微博的勇氣都冇有。

她的事業,她的身份,全都毀了。

“都坐吧。”

老太太淡淡開口,門口的人也幫喬思瑤搬了一把椅子。

等眾人都落座後,顧慶海纔開口,“景然,這個項目是你負責的,不管處於什麼原因發生的這種事,給股東們造成的損失,和給公司造成的影響,你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先給大家道個歉吧。”

事情影響已經造成,要平息股東的憤怒,至少先讓人看到態度,顧慶海在這一點上,向來非常懂。

顧景然倒也聽話,起來非常誠摯的給大家鞠躬道歉,全然冇有半年前不服管教,行為不羈的樣子。

有人道,“這也不能全怪然總。他也是第一次著手這種項目,難免有思考不到的地方,宣講人又不是他招進來的,這事兒也不該隻他一個人道歉。”

“現在追究這個責任意義不大,主要是想想怎麼把這件事公關掉。”

“人家這證據擺得明明白白,這還能怎麼攻關?不管怎麼說,最終都是我們江盛用人稽覈不嚴的原因。”

“倒也不是不能公關,”公關經理突然道,“喬小姐是顧太太的妹妹,如果對外說喬小姐是顧太太招進來的,對公司的影響就能挽回一些。”

顧景琰臉色沉了沉。-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