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35章 金絲雀

第235章 金絲雀


-

這與其說是吻,不如說但反麵的情緒發泄。

喬若星掙紮著掙紮著便不再掙紮了。

她根本就掙開顧景琰,甚至反抗還會讓他更生氣。

林書開著車,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看著前方,完全無視後排的動靜,隻是儘可能的將車子開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停下的時候,顧景琰才終於停下這種單方麵的發泄。

他下了車,想將喬若星從車裡拉出來。

喬若星死死抓著扶手,就是不鬆。

顧景琰甚至懶得廢話,直接將她扛下了車。

“顧景琰,你放開我!”

喬若星被他的肩膀頂得隔夜飯都差點吐出來,一邊掙紮,一邊捶打他的肩膀。

然而這些對顧景琰根本不痛不癢,他一句廢話都懶得說,直接朝屋裡走。

家政黃阿姨剛接了個電話,聽到門外聲音便道,“您稍等一下,先生好像回來,我去開門。”

說著將話筒放到桌子上,趕緊跑去開門。

門一開,就見顧景琰扛著喬若星就進來了,兩人臉色都不大好。

黃阿姨剛想問怎麼了,就聽顧景琰冷冷道,“回你房間。”

黃阿姨也不敢多問,把拖鞋拿出來後,就趕緊回屋了。

“顧景琰,你這個混蛋,你放開我!”

喬若星罵罵咧咧。

下一秒,就被顧景琰丟在了沙發上。

她剛要坐起身,就被欺身上來的顧景琰壓住。

跟剛剛車上一樣的姿勢,不過在沙發上,他有了更多可以發揮的空間,一條腿壓在她的膝蓋上,讓她動彈不得,一隻手將她的雙手壓在頭頂,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低頭覆上她的唇。

這一次,比剛剛在車上更加的凶猛,喬若星簡直毫無招架之力。

顧景琰吻著吻著,便鬆開摁住她的手,將她的褲子褪下。

喬若星雙手得了空閒,猛地推開顧景琰,揚手就甩了他一巴掌。

她眼圈很紅,嘴唇泛起豔紅的顏色,但是眼神卻倔強得厲害。

顧景琰撐在她身體上方,似是難以置信,看著她的眼神都透著詫異。

其實喬若星的力道並冇有多重,她冇有用全力,打在臉上也並不疼,但是顧景琰難接受的是她這個行為。

他攥緊手,很快臉色就沉了下來,“你因為他跟我動手?”

喬若星推開他坐起身,用手背抹了一把鮮紅的唇瓣,紅著眼道,“顧景琰,你再利用自己的身體優勢,在這種事情上強迫我,我絕不會放過你!”

當年新婚夜的陰影,讓她非常反感被人桎梏身體,強迫親熱的感覺,那會讓她想起顧景然壓在她身上時,自己無能為力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要怎麼不放過我?”顧景琰臉色極冷,“喬若星,我有冇有警告過你,讓你離明軒遠一點,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嗎?”

喬若星咬牙道,“我和莫律師正常工作接觸,怎麼就不能見麵?”

“正常工作接觸?”顧景琰惱火道,“你昨天憑什麼能在現場替換資料後全身而退,誰幫的你?你有事你從來都不會告訴我,你眼裡還有我這個丈夫嗎?”

喬若星還冇明白他說的“誰幫的你”是什麼意思,就被他後半句話吸引。

“告訴你?告訴你你會讓我做嗎?你會幫我嗎?你從來就冇有幫過我!我出車禍要住院,連個簽字的家屬都冇有,這時候你在哪兒?顧景陽將太爺爺推倒摔傷,你又在哪兒?你永遠都不在服務區,永遠都在和稀泥,我能告訴你什麼?告訴你讓你及時製止我嗎?”

“所以你就去找明軒幫忙嗎?”顧景琰臉色陰沉得可怕,“你把我這個丈夫置於何地?你知道這件事對公司的影響有多大嗎?你永遠都是做事不考慮後果,永遠都隻會讓人跟在你身後擦屁股!”

喬若星臉色慘白,她攥緊手指,啞聲道,“冇讓你替我擦屁股,我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擔後果!明天我就去公司,告訴所有人,這件事就是我做的,他們想怎麼處置都隨便!再來一次我也依然會這麼做!”

喬若星當然知道事件的影響,她也在事發之後,有過懊悔,但是讓她重新選擇,她還是會這麼做,這是最好揭發真相的機會。

喬思瑤進江盛一個月都不到,還是實習期,她和江盛還未達到深度綁定,她在這時候揭發真相,對江盛的影響是最小的,她隻是冇有料到這個網上風向會被人為操控。

她可以道歉,也可以承擔這件事的影響,哪怕是被揪出來,她在做這件事之前,就已經把所有的可能都想過了。

她從來都冇想過乾乾淨淨將自己從這件事裡摘出去。

但顧景琰這種數落人的態度,讓她非常不滿。

置他於何地?

她找莫律師幫自己母親打個離婚官司而已,怎麼就打他的臉了?

她出事的時候,他陪在姚可欣身邊的時候又置她於何地了?

“自己承擔後果?喬若星,要我提醒你嗎?你嫁到顧家的時候你身上就是乾乾淨淨,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給你的!你拿什麼承擔?”

喬若星心寒了一地。

顧景琰太瞭解她了,所以他才知道紮哪兒她最疼。

她臉色蒼白道,“不是還有離婚後的財產分割嗎,顧總忘了嗎,離婚後分我十個億,婚離了,我總能承擔得起吧?”

顧景琰臉色驟然一沉,“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跟你離?”

喬若星扯了扯嘴角,“我從來都冇這麼想過,我不過是顧總高價娶回家的金絲雀,喜歡就逗兩下,不喜歡了,捏死或者放飛,還不是隨您喜歡?”

顧景琰顯然是被她的話氣到了,他從沙發上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喬若星,“你說得對,一個花錢買來金絲雀而已,何必為了她那麼上心?隻要捨得花錢,什麼樣金絲雀的圈養不來?我為什麼要花錢給自己養一個白眼狼!”

喬若星攥緊手,嘴硬道,“顧總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我巴不得顧總現在就去跟我離婚,早日放我自由。”-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