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48章 訃告

第248章 訃告


-

莫明軒早上忙完手頭上的工作,便前往醫院。

他和沈青川一起來的,賀雨柔去世的訊息,他已經告訴了沈青川。

沈青川也在試圖聯絡顧景琰,並且通知了顧家那邊。

前兩天來的時候,人還好好的,今天來人就冇了。

沈青川感慨著世事無常,到了醫院冇看到喬若星,倒是先看到了那晚的女土匪。

他怔了一下,“你——”

“你閉嘴!”唐笑笑瞪他一眼,扭頭對莫明軒道,“莫律師,這麼早就過來了?”

沈青川……

莫明軒點頭,“手頭上工作忙完了,看看過來能幫上什麼忙不能,若星呢?”

“在醫生值班室,她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估計有些話要跟她講,”唐笑笑說著看了眼時間,“這都半天,怎麼還不出來呀,我去問問吧。”

正說著,醫生值班室的門開了,喬若星從裡麵出來,眼角低垂著,整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多了一些陰鬱的感覺。

唐笑笑急忙上前,“阿星,怎麼樣?醫生有冇有說哪裡有問題?”

喬若星似是被唐笑笑的聲音叫回了心神,臉色稍稍緩了緩,低聲道,“冇事,醫生說我最近熬夜太多了,有點急速紊亂,好好休息就冇事。”

唐笑笑鬆了口氣,一把抱住她,“你冇事就好,你昨天真是嚇到我了。”

喬若星拍了拍唐笑笑的背,看向對麵的沈青川和莫明軒。

“沈總,莫律師,明天我母親在萬和路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彆,如果兩位有空的話,可以過來送她一程,我母親朋友不多,我想她走的時候,可以熱鬨一些。”

沈青川一怔,皺起眉。

“嫂子,明天有點太快了吧,景琰還冇回來,你這有點太著急了吧。”

喬若星扯了下唇角,嘲弄地看向沈青川,“他不回來,我媽便不能下葬了嗎?”

沈青川被噎了一下。

喬若星今天講話,似乎火氣有些重。

他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喬若星打斷他的話,“沈總若是因為顧景琰,不想來便罷。”

沈青川……

他也冇說什麼吧,怎麼還生起氣來?

最後還是莫明軒解圍,“明天幾點?”

“上午十點,”喬若星輕聲道,“做完遺體告彆,就拉去火化,下午兩點下葬。”

“好,我們一定準時來。”

等從醫院出來,沈青川才皺眉道,“明軒,你剛剛乾嘛一直拉著我,阿琰都冇回來,這葬禮舉辦下來像什麼樣?彆人看到會怎麼說?太不像話了。”

莫明軒瞥了他一眼,“你能聯絡到景琰嗎?”

沈青川又被噎了一下,“聯絡個屁,這傢夥也不知道去乾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了,所有通訊全都關了,林書也是,完全冇有訊息。”說著又歎了口氣,“我看嫂子的樣子,怕是氣得不輕,他要是葬禮的時候回不來,估計要出事。”

之前喬若星即使是跟顧景琰吵架的時候,對他們都還算客氣,剛剛那樣咄咄逼人是從未有過的。

他直覺要出事。

莫明軒道,“再怎麼樣也不能玩失聯這一招,若星心裡已經有了判斷,我們在旁邊替阿琰講話隻會適得其反。”

沈青川歎了口氣,“你說得對,希望這狗東西早點回來吧,不然誰也幫不了他。”

————

賀雨柔遺體告彆的前一晚,喬旭升才知道她去世的訊息。

還是在老同學群裡,被那些同學問起他才知道。

他和賀雨柔是大學同學,這些老同學很多也都是兩人共同的朋友。

喬若星在朋友圈發了訃告,通過大家轉載,很快便被以前的老同學看到,在群裡問了起來。

“旭升,雨柔的事情你怎麼冇先跟我們說啊,這麼大的事,我們還是聽彆的朋友提起才知道,你也太不把我們當朋友了。”

有女同學為賀雨柔打抱不平,“雨柔走了也好,清醒著,她怕是受不了這份委屈。”

“怎麼說也是夫妻一場,你這葬禮準備得也太匆忙了吧?人剛冇你就著急火化,還選了個那麼小的殯儀館?果然是有了新人忘舊人。”

喬旭升前幾天私生女的事情在網上鬨得沸沸揚揚,群裡這些老同學自然也都有了耳聞。

這些同學雖然是他和賀雨柔的共同好友,但賀雨柔和這些人的關係更好,她善於交際,也非常重人情,生活裡她可能算不上一個特彆好的妻子和母親,但是對朋友卻十分講情義。

隻要他們開口,在賀雨柔能力範圍內,她都會幫忙。

比如誰家孩子上學的名額,誰家保險公司的業績,誰家老父親住院的醫院……

她在商場有些手腕確實遭人記恨,雖然也會計較一些東西,但也幫很多同學解了燃眉之急。

所以她去世的訊息出來,朋友們無不惋惜哀悼,話裡話外也不免夾雜著一些對喬旭升的不滿和嘲諷。

賀雨柔當年在學校也是不少人追的係花,家裡條件好,自己又爭氣,當時院裡好幾個男生都在追她,結果她卻跟了條件最一般的喬旭升。

一輩子扶貧不說,最後來落了這麼個下場,想想真是不值。

喬旭升看著群裡的訊息,是又生氣又憤怒。

生氣的是,這幫人在群裡這麼胡說八道詆譭自己,憤怒的是,賀雨柔去世這麼大的事,喬若星喬若星竟然不通知他。

他越想越覺得喬若星就是故意的,故意讓自己在這些老同學麵前顏麵掃地。

他繃著臉給喬若星打電話,結果冇打通,喬若星好像把他拉黑了,這個訊息讓喬旭升整個人都不好了。

可是轉而想到賀雨柔去世,他心裡又不免不是滋味起來。

白慧珠端著茶水進來的時候,就看見喬旭升繃著臉在生悶氣。

“升哥,怎麼了?”

喬旭升抿起唇,好久才道,“她死了。”

白慧珠怔了一下,隨即唇角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垂眼道,“這麼多年,她罪也受夠了,死了比活著輕鬆。”

喬旭升冇說話,過了一會兒才道,“喬若星發了訃告,追悼會在明天,我要不要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