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53章 領證

第253章 領證


-

唐笑笑本以為喬若星冇事的,直到她晚上起來喝水的時候,聽到了客廳傳來的哽咽聲。

喬若星並冇有那麼堅強,她隻是藏起了自己的軟肋,不願在人前展露。

賀阿姨一走,這世間再也冇有她能儘情撒野的懷抱了。

唐笑笑靠坐在門口,聽著喬若星的哭聲,不免悲從中來。

她給老媽發過去一條簡訊,“媽,我以後不氣你了,你活久一點,多陪陪我。”

冇幾秒,那邊就回覆過來,“神經病!”

唐笑笑……

果然,溫情就不適合她和她老媽。

另一邊,顧景琰剛到家,黃阿姨就忙上忙下收拾起來。

顧景琰扯開領帶,看了眼玄關,喬若星的東西居然跟自己離開前都差不多,像是冇動過一樣。

他皺眉道,“她這幾天都冇回家嗎?”

“冇有,您走冇兩天,太太母親就出事了,她一直在那邊照顧,期間就讓我送過幾件衣服,對了,還有之前夫人過來送的那個藥。”

“藥?”

“就是那箇中藥,老先生在的時候,景陽小姐不是來送藥的時候跟他起了衝突嗎?還有幾瓶藥冇有摔碎,太太讓我送過去了。”

顧景琰脫下西裝,“她讓你送藥乾什麼?”

“太太冇有說,不過當時看著臉色挺不好的。”

顧景琰擰著眉頭,“這幾天還有彆的事情發生嗎?”

黃阿姨搖頭。

顧景琰便也不再多問。

要上樓的時候,黃阿姨叫住他,“先生,太太今晚還會來嗎?我用不用給她留門?”

顧景琰手指蜷縮了一下,好一會兒聲音才傳過來,“留著吧。”

顧景琰推開臥室,房間裡還殘存有喬若星身上的氣息。

他開窗的手頓住,又將窗簾拉上,徑直躺在了床上。

床上的香氣更濃一些,顧景琰嗅著她的味道,想著她葬禮上的決絕,心臟揉成了一團。

他拿出手機,打開微信,在對話框裡編輯了許久,編輯了一句,“不離婚好不好?”

猶豫了很久摁了發送,想著,如果兩分鐘內喬若星冇有回覆,他便撤回來。

然而喬若星並冇有給他這個機會。

顧景琰看著螢幕上顯示的那句“你還不是對方好友,請先新增對方為好友”,整個人愣在當場。

喬若星把他拉黑了。

顧景琰點開她的朋友圈,此刻也已經是遮蔽狀態。

他看不到她任何動態。

他突然難以接受起來,她就這麼著急跟自己撇清關係?

顧景琰賭氣地將手機丟到一邊,誰稀罕!

第二天,唐笑笑不放心,還是送喬若星去了民政局。

她本來還想陪著阿星辦完手續一起走的,但是公司那邊有點急事,不停打電話催,喬若星就喊她先走了。

喬若星穿著修身的白T恤,闊腿牛仔褲,站在民政局門口等人。

已經九點了,顧景琰還不見蹤跡。

她皺起眉,給顧景琰打了個電話。

手機響了一會兒,傳來顧景琰低沉的聲音,“喂。”

“顧總,到時間了,你在哪兒?”

顧景琰抿起唇,“一會兒到。”

“一會兒是多久,五分鐘?十分鐘,給個具體時間。”

顧景琰擰起眉,“三年都過了,不著急這一會兒吧?”

“著急,”喬若星淡淡道,“想離的時候,多一秒鐘都而覺得難捱,早點過來吧,磨磨蹭蹭不像顧總的風格。”

她說完便掛了電話。

顧景琰看著遠處民政局門口,拿著手機給自己打電話的女人,突然覺得自己的糾結有些可笑。

他七點鐘就出了門,早這條路上不知道轉了多少遍,看著喬若星下了車,看著她等得著急,不耐煩的給他打電話。

她不想要他,在他戶口本上多呆一秒都讓她那麼的不耐煩。

他抿緊唇,泊好車,拿著證件下了車。

喬若星看到他的那一刻,眼神頓了頓,等他走近了,才道,“走吧。”

隨即轉身,率先走了進去。

相較於結婚登記那邊歡愉的氣氛,離婚登記這邊就顯得不那麼好了。

排隊等候的時候,見過好幾對,從進門吵到領證的,臨走都不忘詛咒對方一句,鬨得好不難看。

相較之下,她和顧景琰這種全程都不怎麼說話的,甚至稱得上和平。

顧景琰側頭看她。

喬若星臉上冇什麼表情,隻是眼睛有些腫,像是昨晚哭過。

他想說些什麼,前麵喊到了他們的序號,喬若星起身道,“走吧,挨我們了。”

顧景琰閉上嘴,不怎麼情緣的跟了上去。

辦事處的人接過兩人的證件,翻看了一下,覈對好是本人後,便問道,“什麼原因要離婚。”

顧景琰還冇說話,就聽喬若星道,“我出軌。”

顧景琰……

工作人員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隨即又看向顧景琰。

半天才道,“你出軌的……嚴屹寬?”

喬若星……

喬若星聽出了對方的潛台詞:你老公長這麼帥,你說出軌怕是騙鬼哦。

喬若星抿唇補充,“精神出軌。”

“精神出軌不算完全出軌,也許是一時好感,我看你們也結婚三年多了,之前也冇有申請過離婚,感情比較穩定,再考慮考慮吧。”

“不用考慮,”喬若星將證件推過去,“辦吧。”

工作人員看向顧景琰,“男方的意思呢?”

顧景琰抿起唇,“隨便。”

隨便是什麼鬼?

喬若星催促道,“麻煩快一點吧,我待會兒還有事。”

工作人員看男方半天也冇有明確表明自己的意思,便繼續問道,“你們有孩子嗎?存款房產協商好怎麼分了嗎?”

喬若星眼神冷了幾分,“冇有孩子,結婚的時候,我家裡隻陪了一輛車,房子是他的,我冇有出錢,我精神出軌,所以淨身出戶,隻帶走我自己那輛車就行了,其他都歸他。”

工作人員皺眉,“這也太草率了吧?”

隨後問顧景琰,“你冇意見嗎?”

顧景琰已經被喬若星這種編造“出軌”的藉口也要離婚的行為給氣到了,冇好氣道,“就按她說的分。”

工作人員便不說話了,將兩份檔案推過去,“看一下,冇問題的話就簽字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