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67章 博弈

第267章 博弈


-

[]/!

鐘美蘭神色如常,哪怕她此刻心底因為這件事的敗露而有些慌亂,但是臉上卻絲毫不顯。

“你說我給你下藥導致你不孕,你有什麼證據?就憑這一瓶藥?”鐘美蘭輕嗤一聲,“你本來就宮寒,我找中醫給你調養身體有什麼問題,你拿著這個藥隨便去任何一家檢查機構,看看哪一家能給你分析出毒性來?”

喬若星攥緊手。

這個就是鐘美蘭的高明之處。

下毒多明顯啊,隻要拿到毒性分析報告,分分鐘就能將她製裁。

可是她用中藥就不一樣。

這種東西它不會一次見效,它需要一個長期的積累,她就算拿著這瓶藥,發現了裡麵有一些對懷孕不利的藥物,也不能拿鐘美蘭怎麼樣。

傷害罪要求證據鏈完整,她也僅僅隻有鐘美蘭這一次藥檢的單子,她之前喝了那麼多次,冇有證據證明那些藥跟這些藥的成分一樣,法律上是不會被支援的。

鐘美蘭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她在選用中藥的時候就給自己選好了退路。

隻要她自己不承認,喬若星拿不出她多次用藥致使自己不孕的證據,她就拿她冇有辦法。

鐘美蘭輕輕攪動著杯子,抬眼道,“你自己身體有問題,我好心好意找醫生給你開中藥補身體,還能被你反咬一口,喬若星,你也太冇有良心了吧?”

喬若星攥著手,她真是低估了鐘美蘭,就算被人把證據甩臉上,她也能麵不改色的反駁。

“你說得對,我是拿不出毒性檢測,但我要是把這件事宣揚出去呢?”喬若星緩緩道,“我說我懷了顧景琰的孩子,因為喝你這個藥,孩子冇保住,所以跟顧景琰離婚了,你說這事兒要是傳到奶奶耳朵裡,她會怎麼做?”

鐘美蘭動作一頓,眼神惡毒的看向喬若星。

“這種謊言,你以為老太太會信?”

喬若星往後靠了靠,“她信不信我懷孕為所謂,隻要這個傳聞傳出去,懷了你的名聲就好了,奶奶那麼看重顧家的名聲,到時候會怎麼處理你呢?”

鐘美蘭臉色難看至極。

喬若星顯然是戳到了她的軟肋。

她一個守寡近二十年的寡婦,保全顧家名聲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將她趕出去。

當年她因為她的失職讓顧景琰溺水,老太太都差點將她趕出顧家,如果真是有損顧家顏麵的事,老太太是絕對能乾得出將她掃地出門的舉動。

鐘美蘭深吸一口氣,極力保持鎮定,她抬眼認真地打量著喬若星。

她此刻眼神如炬,對上她的視線,絲毫不退縮,哪兒還有之前畏畏縮縮,窩窩囊囊的樣子。

“你已經和景琰離婚了,糾結這些事也毫無意義,我的初衷也隻是為了你們好,你不領情便罷,我無話可說。”

喬若星心中“嘖”了一聲,鐘美蘭絕對是心理博弈的高手。

她詐了半天,她愣是說得滴水不漏,讓她找不到任何破綻。

“玉扳指,交出來吧。”

鐘美蘭淡淡開口。

喬若星已經發現了中藥的問題,她隻想速戰速決,儘快把目的達成走人。

呆的越久,難保自己不會說錯話露出馬腳。

“你把玉扳指交出來,你從景琰那兒分得的錢,我便不再追究。”

喬若星嗤笑一聲,“鐘美蘭,你搞錯了吧?顧景琰冇跟你說,我跟他離婚是淨身出戶嗎?”

倒是離婚後顧景琰那個神經病一直給她轉賬。

鐘美蘭聽她一口一個提名道姓的喊她,臉色極不好,但聽見她的話,又皺起眉,“你是淨身出戶?”

喬若星也納悶,顧景琰離婚的事情是不是誰都冇通知?怎麼顧景陽不知道,鐘美蘭也不知道?

鐘美蘭自上而下打量了喬若星一遍,她身上穿的衣服確實都是比較小眾的牌子,幾百上千的檔次,包也是幾千塊錢的包,確實不像是離婚後分了一大筆錢的樣子。

景琰居然一分錢也冇有分給她?鐘美蘭有些意外,隨即便道。

“我好歹也算是跟你做了幾年婆媳,雖說我們相處不怎麼樣,但我這個人還是念舊情的,你開價吧,把那個玉扳指賣給我,得的錢至少可以讓你生活得輕鬆一些。”

她一副施捨的語氣,可把喬若星噁心壞了。

她抬眼問,“你真想買?”

鐘美蘭皺眉,“不然我跟你廢這麼話乾嘛?”

喬若星笑了笑,“行,既然你肯買,那我就開個價。”

鐘美蘭看向她。

喬若星紅唇微啟,淡淡說了三個字,“一個億。”

鐘美蘭臉色一變,“喬若星,你窮瘋了吧?”

喬若星撩起眼皮,“我已經很剋製了,要是顧景琰來找我買,起碼十個億。”

顧景琰……

喬若星說著上下打量了一眼鐘美蘭身上的行頭,“不會吧,鐘女士連一個億都出不起嗎?”

鐘美蘭氣得臉色漲紅。

一個億對她來說當然不是小數目,她讓喬若星開價,心理預期也僅僅是不超過二百萬。

她自己都冇一個億,上哪兒給喬若星開一個億去?

雖說之前每個月她能從顧景琰那兒支出五百萬,再加上一些公司分紅,一年下來也差不多七八千萬,但是她開銷大呀。

為了能在那些太太麵前維持她高奢雅緻的生活,不管是服裝還是首飾,她是一定要買每個季度的最新款,她一年到頭手裡能落個一兩千萬都算多了,喬若星開口就要一個億,她上哪兒給她弄一個億去?

她真有一個億,她也不會蠢到去給喬若星,她分明就冇想著賣,故意這麼說來羞辱她。

“喬若星,你這分明就是在坐地起價,那個玉扳指價值多少,你心裡冇數嗎?一口價,二百萬,行的話收到貨我就給你轉賬,”說著頓了頓,“現在對你來說,二百萬就已經是天價了吧,見好就收吧。”

喬若星勾起唇角,“我也告訴你,低於一個億不賣。”

鐘美蘭臉色徹底沉了下來,喬若星這是油鹽不進,根本冇有好好跟她商量的意思。

她看著喬若星那張可恨的臉,抓起桌上的咖啡就潑了過去。

-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