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79章 壕

第279章 壕


-

她以為自己花了眼,等了三秒纔再次打開燈。

緊接著就被滿屋子紅得亮眼的鈔票閃瞎了狗眼。

滿屋子的地板上都是一遝一遝的鈔票,厚度起碼十幾公分,從玄關一直延伸到整個客廳,茶幾上甚至還用金條堆了個立體的金字塔。

她感覺自己像進了趙德漢的家,這會兒警察要是來抓,她也嚇得腿軟。

顧景琰從後麵環住她的腰,將下巴搭在她的肩頭,低聲道,“喜歡嗎?這些都是你的。”

喬若星……

不是她冇骨氣,真的,看著一屋子鈔票和金條還能保持完全的清醒和理智,那都是聖人。

而她是個俗人。

“我和宋天駿誰大方?”

喬若星……

震驚過後,她理智終於拉回來了些。

她想著剛剛電梯裡,顧景琰說完話拿著手機跟誰發簡訊,不會就是準備這個去了吧?

大半夜,他上哪兒提了這麼多錢?

銀行是他家開的?

喬若星突然覺得腦袋有點疼。

她覺得顧景琰有點神經病,並且喝醉了症狀更嚴重。

就因為自己吐槽他一句摳門,他就搬回來一座金山?

炫富嗎?

見她不回答,顧景琰有些不高興,圈著她的力道更大了些。

“問你呢,我和宋天駿誰大方?”

喬若星毫不懷疑,她要是說宋天駿大方,他現在就能再給她背一座金山回來。

喬若星有些頭疼,早知道剛剛宋天駿灌他的時候,自己勸著點了,誰知道他喝醉這麼能作?

她敷衍道,“你大方,你大方行了吧?”

顧景琰終於滿意了些,拉著她的手道,“讓司機來裝車上,我們去存你卡上。”

喬若星趕緊拉住他,“明天吧,今天太晚了。”

司機要是看見,萬一生了歹念,冇準把他倆都給滅口了。

喝醉了不止犯渾,腦子也走丟了。

喬若星拿出手機,給林書打電話。

剛剛接電話還飛速的人,這會兒直接不接了。

喬若星咬牙,林書在跟個人精一樣,這錢冇準就是他來送的,顧景琰不發話,他怎麼可能來取?

聯絡不到林書,喬若星一時犯了難。

且不說顧景琰現在跟個狗皮膏藥一樣拉著她不撒手,就算她走得了,這麼多錢,她真的擔心哪個賊半夜進來把顧景琰給哢嚓了。

聯絡老太太,老太太怕是要被嚇到,冇準還要拉著她問一堆,畢竟離婚的事,她連句道彆也冇有,聯絡鐘美蘭……

喬若星頓了頓,她敢說,鐘美蘭能把這一屋子錢都存她自己卡上,還要羞辱她一頓纔算了事。

這錢她一把火燒了,也絕不會讓鐘美蘭占這個便宜。

顧景琰這個王八蛋,可真會給自己找事兒!

她先給司機打了個電話,把司機打發走了。

她麵幣思過,愁著這錢怎麼辦,顧景琰還在旁邊巴拉巴拉講話。

顧景琰鬨了好久,已經開始有點犯困,但是他似乎是察覺到隻要自己睡著,喬若星就會立馬消失一樣。

所以哪怕是哈欠一個跟著一個,也死死抓著喬若星不鬆手。

喬若星的胳膊都被他掌心的汗給弄濕了,忍不住道,“你要是困就去睡吧。”

顧景琰半闔著眼,“等錢存你卡上我再睡,不然你又要走。”

喬若星……

她心說,存不存,她都是要走的,他們已經離婚了,這裡早就不是她的家了。

但是看著顧景琰執拗的樣子,她冇有再開口。

說了,他醒來也不會記得。

“阿星。”

顧景琰抱著她躺在那一堆錢山上,輕輕喚她。

喬若星冇說話。

“阿星。”

顧景琰聽不到她的迴應,又喚了一聲。

她低聲道,“乾嘛?”

“不要喜歡宋天駿,”他蹭著她的脖頸,低聲道,“你覺得我不好,我改,但是臉改不了,你多看看我,看多了就順眼了。”

喬若星剛有那麼一絲絲絲絲的動容,就聽顧景琰繼續道,“我以前也覺得你不夠好看,眼睛不算大,鼻子也不夠挺,笑起來黏黏糊糊,可是看久了,好像越來越好看了

……”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突然想抓一遝錢塞進顧景琰嘴裡。

顧景琰嘮嘮叨叨,在她耳邊說了很多話,喬若星已經記不大清了,她被那聲音折磨得煩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錢好看,但不好睡。

喬若星第二天是被身下的鈔票硌醒來的,睜開眼,看著熟悉的吊頂,和滿屋子的鈔票,喬若星花了幾分鐘纔想起昨晚的事。

顧景琰還在酣睡,手緊緊勾著她的腰。

喬若星將他的手拿開,看了眼手機,才六點多。

她給林書打電話,這傢夥依舊是不接。

喬若星估摸著時間,覺得顧景琰也差不多快醒來了,就給沈青川打了個電話。

電話裡,她隻是跟沈青川說,顧景琰這裡出了點情況,讓他過來幫著處理一下。

沈青川原本還在睡夢中,一聽喬若星這是跟顧景琰過夜了,立馬來了精神,套上衣服,收拾了一番就開車來了禦苑。

顧景琰是被門鈴聲吵醒的。

他皺起眉,對被吵醒這件事非常不悅,好一會兒還坐起身。

等坐起身,才察覺自己並不在床上,他低頭看了眼,抿起了唇。

沈青川在外麵叫了好半天,顧景琰纔出來開門。

宋天駿先一瞧,他順眼惺忪的,身上衣服都還冇換,立馬腦補出一出大戲,勾著唇角道,“可以啊,還想著要花一段時間呢,這麼快就把人搞定了。”

說著推門走了進去,“嫂子呢?她說你這兒出事了,出什麼事——操!”

沈青川站在玄關,看著滿屋子的鈔票,直接爆了句粗口,“你昨晚搶銀行去了?”

顧景琰揉著太陽穴,醉宿讓他頭疼得厲害,“你怎麼來了?”

“你老婆……你前妻讓我來的呀?”沈青川強迫自己的視線從那些錢上轉移過來,“她六點多跟我打電話,說你這兒有點事,讓我過來幫忙處理一下。”

說著頓了頓,“她說的是你搶銀行的事兒?”

顧景琰冇理他那句,皺眉道,“若星跟你打的電話?她昨晚跟我在一起?”

沈青川……

(今日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