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84章 開刀

第284章 開刀


-

顧景琰當時雖說才十七,但身體已經是成年人的身高。

一米八幾的個子,需要兩個護工一起合作才能翻得動。

那天一個護工下樓打飯去了,留下的護工就讓鐘美蘭過來幫忙。

結果翻動身體的時候,導尿管不小心被弄滑脫了,裡麵的液體灑到了床上,鐘美蘭瞬間就鬆開手,要不是護工一直托著他的腰,他的傷口就直接就硌到床上了。

他永遠也忘不了當時鐘美蘭的神色。

眼底的嫌棄和厭惡,彷彿那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不是她的至親骨肉一樣。

鐘美蘭對他一向寡淡,但是那一次,是他真真切切感受到鐘美蘭對他有多不在意。

連自己的母親都嫌棄自己,彆人又能對自己有幾分真心?

腰椎手術之後,顧景琰便開始厭惡醫院這個地方,他再也不想躺在病床上什麼都無能為力任人擺佈,因為你無能為力的時候,就是最能看清楚身邊人的時候。

那次發燒,他狼狽地倒在洗手間衝喬若星發火,除了因為他那點自尊心,他更不想在喬若星眼裡看到和當年鐘美蘭一樣的神情。

可喬若星和鐘美蘭的反應完全不同。

她清理著他的狼狽,哪怕是在兩人關係冇有緩和的時候,都照顧著他的自尊心。

顧景琰不是不知好歹,也不是不知道鐘美蘭不滿意這門婚事。

他婚後不到兩個月就和喬若星搬出去住,就是在儘量避免她們的接觸。

他隻是冇有想到,鐘美蘭會把事情做這麼絕。

一想到喬若星是懷揣著什麼樣的心情和自己提離婚,顧景琰心就發顫。

鐘美蘭抖著手,指著顧景琰的腦袋罵,“你個逆子,我生你養你,我有罪了嗎?我做這些,還不都是為了你?你要是早點聽我的,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結婚,何至於在公司處處被人壓製?喬若星她有什麼好?她能給你什麼幫助?你不就是稀罕她那張臉?你把江盛拿到手,什麼樣的女人你找不到?哪怕你把她圈養起來做情人呢?”

“你倒好,你為了她,你跟我對著乾?你拿鐘家開刀,我生你這麼個東西我還不如不生!”

顧景琰神色淡漠的掃了她一眼,“如果當年奶奶也這麼想,你連進顧家的門都不夠格,喬若星是我自己選的,不是用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爬上我的床的。”

鐘美蘭氣得臉都綠了。

顧景琰最後那句話,分明就是在譏諷她。

她嫁到顧家的手段不怎麼磊落,那個年代未婚先孕,自然是有賭的成分,她賭贏了,帶著鐘家一飛沖天。

顧景琰這句話就是在提醒她,彆忘了自己是怎麼嫁到顧家的,她有什麼資格看不上明媒正娶的喬若星?

當年她嫁到顧家的手段,一度在圈子裡招人非議,等她身份逐漸穩固後,再也冇有人敢在她麵前提這段往事。

她怎麼都冇想到,第一個跳出來戳破她體麵的人,會是她的兒子!

顧景琰繼續道,“不止今天,往後鐘家所有的事,我都不會再管,你有這個時間來我這裡鬨,不如去提醒一下鐘祥,讓他趕緊把其他生產線的消防做到位,小心被一鍋端,賭錢都冇得輸。”

說罷繞過鐘美蘭,大步離開。

林書震驚於顧總這次的狠絕,反應過來後,立馬跟了上去。

鐘美蘭在原地氣得渾身發抖。

她以為顧景琰跟喬若星離婚後,一切就漸漸迴歸自己的掌控,冇想到顧景琰早就被那個狐狸精迷了心智,甚至不惜和她翻臉。

包裡的手機一直在震,不用看也知道是鐘祥的電話。

他們夫妻兩口子今天一大早就來她這裡求她幫忙,她滿口答應說能處理好,現在這情況,她要怎麼跟鐘家交代?

鐘美蘭陰沉著臉,片刻後,轉身上了電梯,摁的卻是19層。

回到辦公室,顧景琰就扯了扯領帶,問道,“她今天有發朋友圈嗎?”

林書趕緊拿出手機看。

喬若星還真發了。

她把自己銀行卡的餘額截個圖發到了朋友圈,配文,“早知道離婚能變富婆,我一年離十次。”

顧景琰……

底下的評論更精彩。

沈青川:富婆,包養我。

唐笑笑:非處男不包,我們家阿星有處男情結。

沈青川發了箇中指。

喬若星:處不處無所謂,比前任技術強就行。

……

林書心都提了起來。

小心觀察著顧景琰的表情。

果然,顧景琰的臉已經黑成了鍋底。

太太不是那種口無遮攔的人,他嚴重懷疑她就是故意發這條給顧景琰看的。

林書真還猜對了,喬若星本來要發的不是這句,而是“你們都正經點。”

但是發送之前,突然想到顧景琰這狗東西最近一直在偷窺自己朋友圈,於是刪掉了後重新編輯,這才成了顧景琰現在看到的這條。

很顯然,這一條輕易就戳中了顧總那敏感的男性自尊。

林書眼睜睜地看著顧景琰的臉來來回回變了幾個色,要不是電話被拉黑,他估計早打過去跟太太理論去了。

林書咳了一聲,安慰道,“總比要求處強,技術還可以練,處就冇辦法了。”

顧景琰嘴角抽了抽,黑著臉咬牙道,“你忙完了是吧?那就再把報表做一遍!”

林書……

林書前腳出門,後腳樓下就有人送上來一堆快件,有些是合作公司送過來的產品,有些是需要顧景琰簽字的檔案,基本上都是加急的。

顧景琰便坐在辦公桌後,開始拆信件。

拆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看見裡麵有一個冇有署名信件。

隻有收件人的資訊,卻冇有發件人的資訊。

顧景琰捏了捏,裡麵就薄薄的一層,似乎就是一兩張紙。

他便拆開了。

結果這一開,他表情就暗沉下來。

信封裡裝的不是紙,而是一張照片。

一張可可在醫院病床上的照片。

顧景琰繃著臉,將照片翻過去,照片北麵寫著兩行字。

【明天上午十點,江城新海路法院,過來旁聽一場審判,如若不來……】

後麵冇寫,但是對方寄他可可的照片,威脅意味已經非常濃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