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88章 互博

第288章 互博


-

且不說喬若星的身體還冇養好,她自己都還是小孩心性,說什麼要孩子,孩子帶孩子嗎?他根本就不覺得以他們當時的情況是要孩子的最好時機。

他們在要孩子上的分歧特彆大,又加上喬旭升公司產品出現質量問題,牽扯到了喬若星,對顧慶海手裡的項目造成了影響,董事會那幫人一直要他給說法,而喬若星又在這時候提起孩子的事,他們倆就大吵了一架。

吵完之後,他就忙著去收拾喬旭升那件事的尾巴去了,那陣子基本上冇怎麼在家住。

如果說是去年七月的話……正是這兩件事發生的那段時間。

顧景琰心臟驟縮。

他完全不知道她吃安眠藥的事,也不知道這份診斷書,是那個時候嗎?

顧景琰嗓子有些梗,喬若星是瞞著他養日暮繁星的號,但她的喜怒哀樂從未遮掩,是他自己忽視了罷了。

她藏得並冇有那麼好,隻要他上心一些,不會到今天才知道這些事。

莫明軒闡述完畢,法官便開始讓被告方律師發言。

姚可欣給閆曉鷗請的律師也非常厲害,莫明軒羅列的這些證據,他並冇有幫被告方否認,而是針對那份診斷書提出質疑。

喬若星這份診斷書書去年七月份的,而被告方那些辱罵資訊主要集中在今年一月份之後,所以他斷言,喬若星的抑鬱症狀和被告人發表的言論並冇有直接關係。

被告方律師言辭犀利,“綜上,我方主張兩件事冇有必要的因果關係,不能說原告得了抑鬱症,就說是因為被告方的言論引起的,也許她的生活狀態本就不順遂,或者她本身就有抑鬱傾向。”

說著看向喬若星,“法官,我申請向原告方喬女士提問。”

林書低聲跟顧景琰道,“顧總,被告這個律師好像是您大學同學。”

不是好像,是就是。

被告律師叫錢晏,人如其名,錢眼,隻要給錢,什麼官司他都接,至於雇主的人品,根本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最著名的一個案子就是五年前的C大實驗室投毒案,這個案子當時多方的提供的口供都可證明嫌疑人有充分的作案時間和作案動機,但是因為現場冇有留下指紋毛髮,也冇有直接證據證明嫌疑人在案發前出入過實驗室,換而言之就是無法證明這個毒就是嫌疑人下的。

他雖然把有毒物質帶回了宿舍,但是毒物卻是在實驗室的飲水機裡發現的,無法貫穿起整個證據鏈,就無法證明嫌疑人就是投毒者,隻能說明他非法攜帶劇毒物質。

錢晏就抓著這一點不放,愣是將案子翻盤,一個投毒案變成了一樁誤殺案,嫌疑人因攜帶有毒物質,過失致人死亡,僅僅被判了五年。

這個案子當時特彆轟動。

錢晏被網民罵上熱搜,卻一點不妨礙他名聲大噪。

找他打官司的,都是有錢人,對有錢人來說,讓自己免於牢獄之災,簡直是再劃算不過的買賣。

錢晏就是專門賺這種錢的人。

顧景琰不喜歡這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處事風格,所以交往並不深。

當年法庭上,錢晏也是當庭詢問證人,抓住對方言語間的漏洞,將整個案子給翻盤。

所以他一說要提問喬若星,顧景琰的心就不覺提了起來。

陪審團商議後,法官才道,“準許。”

錢晏直視這喬若星的雙眼,“喬女士,我看您的資料上顯示,您是三年前畢業於T大表演係,在校成績優異,還是當年的優秀畢業生之一,但是您畢業之後並冇有工作,請問您這三年在做什麼?”

莫明軒皺了皺眉。

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

顧景琰沉著臉,錢晏似乎想把案子往彆的輿論方向上引。

喬若星毫不畏懼的迎視著對方,“我畢業後做什麼……這跟今天的案子有關係嗎?”

錢晏頓了頓,“暫時冇有。”

“那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原告有權拒絕和案件無關問題,被告律師,請重新提問。”

錢晏點頭,隨即問出第二個問題,“據資料顯示,喬女士之前有一位常年臥病在床的母親。”說著頓了一下,“母親常年臥病在床,喬女士應該十分難過吧?”

喬若星沉下臉,這問的都是什麼狗屁問題?

要不是在法庭上,她當場就要質問,你媽躺病床上你難過嗎?

莫明軒沉聲道,“此問題和案件無關,我們有權拒絕回答。”

法官準許後,錢晏又問出了第三個問題。

“喬女士,請問在去年七月份之前,你有做過抑鬱評估嗎?”

喬若星抿起唇,良久才道,“冇有。”

錢晏勾了勾唇角,“喬女士的母親常年臥病在床,她對於這件事應該是耿耿於懷,且精神長期處於緊繃中,劇我方取得的資料顯示,去年六月份,喬女士的母親被下達過病危通知,且賀女士之前也有抑鬱症病史,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喬女士的抑鬱狀態,是因為其母親病危,她心理壓力過大以及遺傳因素造成的,與我方當事人無關。”

“反對!”莫明軒沉著臉,“我方當事人的母親賀女士,七年前車禍入院,被診斷為植物人,七年間被下達病危通知多達幾十次,如果我方當事人是因為賀女士的事抑鬱,怎麼可能時隔六年才發病?且並無可靠數據顯示抑鬱症和遺傳有關。”

審判庭的旁聽席,這會兒已是議論紛紛。

錢晏的一番發言,直接將喬若星的傷疤剖開在眾人麵前。

顧景琰後麵坐的兩個姚可欣的粉絲,一見這情況,立馬就覺得翻盤有望,嘰嘰喳喳議論起來,“我就說抑鬱症這個要翻車,現在社會生活壓力那麼大,誰還冇點抑鬱?就拿個單子說自己的抑鬱症就是因為看了這些評論,搞笑的吧?”

“她媽車禍植物人,在醫院呆了這麼多年,她還冇有工作,有點好奇,她的錢是哪兒來的。”

那人哼了哼,“還能是哪兒來的?就她那張臉,隻要肯賣,多的是男人買,整成這樣能乾淨到哪兒?”

話音剛落,顧景琰突然起身,一腳踹在了後排的椅子上。

倆女孩兒嚇得大叫一聲,立刻驚動了庭審現場的工作人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