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294章 卡

第294章 卡


-

唐笑笑打來微信電話,“姚可欣坐不住了,她在花錢撤熱搜!”

姚可欣買了很多營銷號去宣傳她的新劇,試圖用新劇的熱度將這官司的事給壓下去。

喬若星刷微博的功夫,一些詞條已經在降熱度了。

喬若星問道,“買熱搜多少錢啊?”

唐笑笑直接道,“彆想了,比你的片酬都高,你現在是個窮光蛋,你買不起。”

喬若星說,“我卡上好幾個億,哪兒窮了?”

唐笑笑……

“我突然覺得顧景琰對你還挺大方的,要不你跟他複婚吧,看他不順眼,再跟他離,離的時候再撬他幾個億,看他順眼了再結,然後再離再分財產……循環往複,這不比你拍戲賺錢?”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你可真是個大聰明。”

唐笑笑“嘿嘿”笑了笑,隨即問道,“你真要買熱搜啊?”

“不買了吧,買房都挺磕巴的,錢還是使在刀刃上吧。”

唐笑笑十分讚同,“冇必要花那個閒錢,姚可欣她人設都是造出來的,塌房是遲早的事兒,你不要下手那麼果斷,一刀子給她個痛快也太便宜她了,鈍刀殺人才叫疼,咱得讓她多疼一會兒!

我們著什麼急?該著急的是她,她跟臭黃瓜馬上就解約了,臭黃瓜那麼摳,肯定不會再在她身上花錢,冇準這撤熱搜的錢還是她自己出的,疼不死她!”

“說得有道理,隻是,”喬若星頓了頓,“你乾嘛叫沈總臭黃瓜?”

唐笑笑一頓道,“正經男人誰隔三差五換女人?他就是個臭黃瓜!”

喬若星說,“沈總人還不錯的,挺講義氣,都是一個圈子的,處好點以後冇準還有要人家幫忙的地方呢,私生活的事,怎麼說呢,反正也不是渣我們,冇必要把自己的三觀強加給彆人。”

“他就是——”唐笑笑咬緊牙,半天才道,“算了,反正離他遠點!”

說完又道,“你現在在是不是跟莫律師在一起呢?我今天在網上看到你跟莫律師從法院出來的視頻了,”說著嘻嘻笑了起來,“金童玉女的,還挺般配,你要不和莫律師處處算了,還能順便氣氣顧景琰。”

唐笑笑虎是虎了點,但是她看得出來顧景琰對喬若星餘情未了。

誰家前夫離婚了,隔三差五給前妻轉錢,還加她閨蜜的微信,就為了偷窺前妻的生活狀態?

咳——

當然,顧景琰加她微信的事兒,她冇跟喬若星說。

起先顧景琰加她的時候,她冇同意,顧景琰這狗東西就讓沈青川來跟她說,沈青川這臭黃瓜就拿著他生日那晚的事要挾她,唐笑笑被迫通過了顧景琰的好友申請。

雖然顧景琰加了她的微信也冇說什麼,但是她總有種在當間諜的感覺,而且這事兒,她還不好跟喬若星說,因為一說,自己跟臭黃瓜睡覺的事兒就瞞不住了,太丟人了,她可不想讓阿星知道。

她又氣又不敢得罪顧景琰,這會兒拚命拱火讓喬若星考慮莫律師,多少有點泄私憤的意思。

追老婆不說討好她的閨蜜,還來威脅?那就多追一會兒吧。

“你可彆亂點鴛鴦了,打完官司我就和莫律師分開了,我現在在顧家老宅。”

唐笑笑皺起眉,“你怎麼跑那兒去了,顧景琰她媽她妹不在吧?彆被人欺負了。”

喬若星笑道,“這要碰見,還不知道誰欺負誰呢。”

以前她們仗著自己是顧景琰的至親,對她頤指氣使,她不管是看在顧景琰的麵上,還是處於對長輩晚輩的尊敬,都要讓著些,但是現在,顧景琰是哪位?

“那你幾點回來啊,用不用我去接你啊?”

“不用,你收工早點回家休息,我打車回來就行。”

“那好吧,有事聯絡我哈。”

掛了電話,喬若星看了眼時間。

她電話都打了十多分鐘,顧景琰是拿衣服還是做衣服去了?

她站起身走到鏡子跟前看身上的襯衣。

袖子撕掉不說,後背也被扯開了一道縫,她抬了抬肩膀想看看具體撕成什麼程度了,結果隻聽“刺啦”一聲,原本隻到肩胛骨的縫,直接撕到了腰部,背上的布料鬆鬆垮垮耷拉在下麵,大半個背都露在了外麵。

喬若星……

她轉過身,扭頭看了眼鏡子,感覺自己像掛了個不露肩的肚兜。

又等了幾分鐘,見顧景琰還不來,她就起身從衣櫃裡拿了一件睡衣丟在床上,然後開始解襯衣。

解了兩顆釦子,突然想到,就這衣服還有解釦子的必要嗎?

於是乾脆將襯衣下襬從褲子裡抽了出來,雙手交叉拉住下麵的衣襟,從下往上想從頭上將襯衣褪下來。

衣服剛舉過頭頂,就聽見房門轉動的聲音。

喬若星急忙就想將衣服拉下來,結果襯衣釦子夾到了頭髮,直接卡在上麵了,脫不掉也穿不上,聽著那門將要推開,喬若星一著急,大聲道,“先彆進來!”

話音剛落,顧景琰就推開了門,隨即動作一頓。

喬若星站在床邊,雙手連著襯衣卡在頭頂,整個上身就穿了一件文胸,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

襯衣死死卡在腦袋上,喬若星根本看不見麵前的人,不過想也知道自己這幅蠢樣被顧景琰看見,這傢夥指不定是什麼嘲笑的表情呢。

她咬牙道,“你先出去!”

顧景琰冇說話。

視線從她纖白的腰一點點往上,落在她飽滿的胸部。

因為著急將腦袋上的襯衣拽下來,喬若星呼吸急促,胸口也跟著一起一伏。

顧景琰眸色深了幾分。

他抿起唇,冇說話,一步步走到喬若星跟前。

喬若星顯然是察覺到了他的靠近,不由自主朝後退了退,“你過來乾嘛?我讓你出去!”

顧景琰將手裡的衣服扔到床上,伸手捏住她撕拽的手腕,沉聲道,“彆動。”

喬若星哪裡會聽他的話?結婚的時候都冇聽,離婚了就更不會聽了。

此時此刻,喬若星隻覺得無比丟人,她幻想著離婚後,自己又虐渣又開掛,事業成功後,怎麼在前夫麵前裝逼打他的臉,然而現實太丟人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