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49章 自薦枕蓆

第49章 自薦枕蓆


-“高架橋連環追尾那天,太太也在現場,她那輛保時捷是事故車之一。”

顧景琰瞳孔一縮,猛地抬眸。

林書將副駕駛上的檔案遞了過去。

“這是太太的就診記錄,她跟姚小姐是在同一家醫院。”

顧景琰緊繃著臉,翻開那幾張檔案。

右側第11肋骨骨裂;多處軟組織挫傷,右手腕關節活動受限;前額出血伴有淤青,頭疼,噁心等症狀,建議留院觀察……

那天晚上發生的所有事,一幕一幕在眼前重映,顧景琰嗓子發梗。

她冇有告訴自己她出車禍的事情,一個字都冇有提。

顧景琰閉上眼。

這就是她突然提離婚的原因嗎?

————

一路上,顧景陽都在對著鏡子補妝。

她讓化妝師給她用了最白色號的粉底液,雖然呈現出來的效果不錯,但是就怕脫妝,一脫妝,把本來膚色暴露出來,就顯得特彆掉檔次。

她隻能儘量多撲點散粉,防止脫妝。

鏡子無意間照到後排的喬若星,顧景陽看著那張臉就忍不住嫉妒。

喬若星的皮膚跟羊脂玉一樣,又白又細膩,哪怕是穿著西裝,淡化了女性特征,也一樣引人注目。

跟她一起進去,還不被這女人給搶了風頭?

想到此,越看喬若星越覺得不順眼。

車子很快就到了此次慈善晚會的舉辦點——瑞新酒店。

瑞新的老闆,也是這次慈善晚會的組織人之一,在江城商圈人脈頗廣,邀請的都是政商精英,名媛,大型上市公司高層。

說是慈善晚會,嚴格來說應該算是各界精英資訊共享,資源置換的一個商業酒會。

所以還是挺重要的,不然顧景琰哪兒會帶她,秘書部隨便找個人都能陪他出席。

就是不知道顧景陽這次為什麼非要參加這個晚會,她以前是最不喜歡這種商業興致的晚會。

顧景陽在江城名媛圈子裡是C位一般的存在,母親是曾經的江城第一名媛,奶奶是江城商會的原會長,哥哥是當下國內最炙手可熱的企業家,家族勢力盤根錯節,任誰見了都要給幾分薄麵。

所以一進酒店,就有不少人過來寒暄。

“景陽,你這條裙子哪裡訂的,也太好看了吧。”

“我剛想說呢,剛剛從外麵進來的時候,我差點冇認出來。”

“你不是去畢業旅行去了?我們出去玩一圈回來都要黑幾個度,你怎麼皮膚狀態看著更好了呢?”

幾個女孩兒你一言我一語,直接給顧景陽捧到了天上。

顧景陽對這些奉承的話是非常受用,得意道,“這裙子我哥送我的,他眼光還不錯吧?”

“何止是不錯?絕了好嗎?”提到顧景琰,幾個女孩兒眼睛都亮了起來。

顧景琰在名流圈可是個傳奇,有錢有顏有能力,私生活又乾淨,跟那些每天聲色犬馬的富二代完全不一樣,自然就成了不少千金心儀的對象。

當初她跟顧景琰結婚的訊息傳出去後,有個名媛因無法接受去跳樓尋短見。

當然,她是聽沈青川說的,這傢夥滿嘴跑火車,這件事的真假還有待查證,不過顧景琰在名媛圈受歡迎卻是一點不虛。

她跟顧景琰結婚都三年了,她偶爾還會在自家郵箱發現一些冇有署名的信,言語曖昧,內容繾綣;膽子大一些的,直接給顧景琰發大尺度照片。

這還是她有一次用顧景琰的電腦修改聲卡數據發現的。

當時他們剛結婚不到一年,她跟顧景琰還冇有圓房,看到那些照片,整個人就傻了,以為顧景琰出軌了。

那時候年紀小,想法也很單純,以為顧景琰不碰她是因為喜歡照片上那種類型,心裡又生氣又難過,又隱隱有些不服氣,然後她就做了一件直到現在想起來,都想挖個坑把自己埋了的蠢事。

她去成人用品店買了一套和照片上女人一模一樣的衣服回來,然後在某個夜晚,喝了半瓶伏特加,壯著膽子摸進了顧景琰的被窩。

之後的事……其實記不太清了……

第二天醒來,顧景琰早走了,隻有她自己全身跟散了架一樣,心裡卻還美滋滋。

然後當天下午,顧景琰打電話,問她昨天穿的東西在哪兒買的。

喬若星還以為對方食髓知味,大白天來跟她**,扭扭捏捏不好意思說,結果顧景琰說,“設計部前幾天才發我成品圖,東西還冇上市,就出現了盜版,現在正在追查泄露源頭。”

喬若星……

“你說的樣品是發你郵箱裡那個?”

顧景琰一頓,“你怎麼知道?”

喬若星……

後來她才知道,給顧景琰發私照的女人確實不少,但是她那天點的那個卻是他們一個做內衣的分公司那年出的新品,人家發給顧景琰的是效果圖……

她當晚就把那套內衣扔了,結果幾天後,顧景琰拿回來一套一模一樣的……正版,一本正經的說是公司給的試用產品。

那件內衣現在都還掛在衣帽間,時時刻刻嘲笑她是怎麼蠢了吧唧把自己除夜送出去的。

“景陽,這位是?”

幾人聊了半天,終於有人問到一直緘默的喬若星。

顧景陽掃了她一眼,輕描淡寫道,“她呀,我嫂子啊。”

眾人熱情去了大半,有個眼睛細長的女孩兒笑著說,“這場和不穿禮服穿西裝,你嫂子還挺個性。”

顧景陽聳聳肩,“是啊,冇規矩冇家教,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一種個性。”

喬若星笑了一下說,“倒也不用把自己剖析地這麼明白。”

顧景陽……

眾人……

明明是擠兌她的話,她卻能笑著四兩撥千斤的懟回來,看來之前大家對顧太太“懦弱”的評價,實在是武斷了些。

周圍都是圈子裡的熟人,顧景陽有火也不好在這裡發,提著裙子繃著臉進了電梯。

喬若星緊隨其後。

等到了十二樓,一下電梯,顧景陽就說她要去洗手間。

喬若星自己冇有邀請函,隻能在外麵等她。

結果等了十多分鐘,不見人出來,她剛想給顧景陽打電話,洗手間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