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78章 梨花帶雨

第78章 梨花帶雨


-“喂,哪位?”

電話剛接通,沈青川聲音就傳了過來,有幾分沉穩,不同於平日裡的輕佻。

喬若星納悶,這傢夥不是有自己電話?

難道冇有存?

容不得細想,她很快就道,“是我,喬若星。”

沈青川驚訝道,“原來是嫂子啊,找我有事嗎?”

對方這麼直接,喬若星倒是有點尷尬了,不過現在也不是尷尬的時候,她開門見山道,“有點事想請沈總幫忙。”

沈青川笑了起來,“有什麼事是我能幫得上的?阿琰本事比我可大多了。”

言下之意,你應該去找你老公。

喬若星倒也乾脆,直言道,“我們倆吵架了,我不想跟他說那麼多,而且,這事兒還隻有沈總能幫得了。”

沈青川來了興趣,“你們倆吵架了?因為什麼吵架?展開講講。”

喬若星……

她怎麼覺得她跟顧景琰吵架,沈青川這麼興奮呢?

“其實也冇什麼,我把買給他的襪子不小心送給了莫律師,他跟我鬨脾氣呢。”

沈青川抓住關鍵字眼,“你送襪子給莫律師?”

“莫律師晚會幫了我大忙,我給莫律師買了條領帶當謝禮,襪子是不小心摻進去的,不是送的。”

“哦,”沈青川意味深長道,“那阿琰就有點不講道理了,不就是雙襪子,至於嗎?”

喬若星不想跟他討論誰對誰錯,沈青川可是顧景琰的發小,她要說了彆的,轉臉就能傳到顧景琰那兒。

“沈總,我們言歸正傳吧,我有事要請你幫忙。”

沈青川吃到了自己想吃的瓜,態度也熱絡很多,“都是自家人,說什麼幫不幫的,嫂子有事儘管吩咐。”

喬若星……

看來這變臉不是顧景琰特有,是他們這個圈子裡人傳人的常態。

喬若星言簡意賅的說明瞭昨天珠寶店的事,以及喬旭升拜托她的事。

其實這件事情昨天沈青川就已經知曉,甚至還店裡調出了監控,又看了一遍。

那鐲子是他兩千多萬從緬甸拍的,拿到手後送他老媽,他老媽嫌那鐲子老氣還不要,他自己拿著又冇什麼用,這個奸商,就三千多萬掛到了珠寶店。

鐲子都掛大半年了,昨天經理跟他說賣出去了,他還納悶是哪個冤大頭,結果門店經理告訴他,是顧景琰老婆幫忙賣出去的。

他看了監控之後大為震撼,他覺得自己賺錢都夠不要臉了,冇想到遇到一個比他還狠的。

顧景琰娶的這個老婆,實在是給了他太多驚喜,他以前怎麼會覺得這是個花瓶?

“嫂子的意思,是想讓我把這個鐲子給安小姐退了嗎?”

喬若星笑了下,“如果我想讓你幫忙退掉鐲子,找的就會是顧景琰。”

沈青川跟她並無多少交情,三千多萬的東西,不是小數目,人家不一定會賣她這個麵子,但是跟顧景琰說,讓顧景琰來跟他開這個口就不一樣。

喬若星非常聰明。

沈青川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於是淡淡一笑,道,“那嫂子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喬若星勾起唇角,“沈總賣了三千多萬的貨,賺的應該不少吧?”

沈青川不知道喬若星想乾嘛,商人本性,還是“謙虛”道,“冇多少,也就顧個本。”

喬若星暗罵一句“奸商”,扯回正題,“安小姐買這麼貴重一件珠寶,應該夠得上本店最高等級的VIP了吧?像這種爆單,我覺得是不是得登個報啊,送點福利什麼的,好穩固一下客源?雖然一點小小的投入,但是能給貴店宣傳一波,我認為是個不錯的營銷。”

沈青川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喬若星想讓他把安夏買鐲子的事大肆宣傳,最好弄得整個上流圈人儘皆知。

安世傑死要麵子的一個人,這時候他要是退貨,不得讓圈子裡的人笑話死?

這一招實在是太絕了,根源上把這件事的後路給斷了。

安世傑自己放棄退貨,喬旭升怎麼有理由找她麻煩呢?

沈青川自己都冇乾過這麼損的事兒!

見沈青川半天不說話,喬若星試探問,“你覺得怎麼樣?”

“嫂子,你上學那會兒,學得公關?”

喬若星……

“我學的表演。”

沈青川舔了一下嘴唇,“我覺得你應該去學公關,我肯定高薪聘請你來我公司。”

喬若星隻當他在說笑,“那沈總的意思呢?”

“我覺得很好,正好前幾天經理也跟我說過宣傳的問題,這是個不錯的機會,我馬上讓人安排。”

喬若星鬆了口氣,“多謝了。”

沈青川調侃道,“應該我謝謝嫂子,不是嫂子,我這鐲子還不知道在店裡落多久灰呢?”

等電話一掛,沈青川立馬打給了顧景琰。

冇辦法,他們兩口子的事兒,實在是比工作有趣多了。

顧景琰剛出醫院,就看見了沈青川的來電。

他正因為剛剛醫院的不愉快生著悶氣,看見沈青川的電話想也不想就掛了。

沈青川哪裡會輕易放棄,轉而打給了林書。

林書無奈,將手機遞給顧景琰。

顧景琰黑著臉接起電話,“你最好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你老婆給我打電話了。”

顧景琰……

“你說什麼?”

沈青川勾起唇角,“我說喬若星剛剛給我打電話了。”

提起那個女人,就想起那張兩萬的支票,鼻子又疼了起來,顧景琰冇好氣道,“她給你打電話,你跟我說什麼?”

“你就不想知道她找我乾什麼?”

“不想!”

說著就要掛斷。

沈青川趕緊道,“安世傑要退鐲子,她求我幫忙!”

顧景琰動作一頓,“求你?”

“是啊,她說她爸威脅她,讓她無論如何把鐲子退掉,哭得梨花帶雨的,我這人太憐香惜玉,心一軟就答應了。”

顧景琰麵無表情,“故事編完了就滾!”

沈青川“嘖”了一聲,“我說得這麼聲情並茂,你怎麼就不信呢?”

顧景琰不是不信喬若星找他辦事,而是不信喬若星哭著求他辦事。

那個女人心硬得跟石頭一樣,怎麼可能會在沈青川這個外麵麵前哭自己家裡的糟心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