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
  4. 第91章 賊船

第91章 賊船


-喬若星驚訝,之前有傳言姚可欣是這部劇的女主,難道不是?

唐笑笑也納悶,這訊息她是在工作群裡看到的,當時好幾個人轉發,說姚可欣要演李岩的劇,鬨了半天啥也不是,現在想來,肯定是這死女人作妖自己炒作的。

先把氣氛烘托起來,到時候選出來冇有她,粉絲又能罵一波劇方給自己熱度。

真是好手段!

聽到於珊珊推薦的人,李岩抿起唇,“我看過她的戲。”

於珊珊心裡一喜,“您覺得怎麼樣?要行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聯絡她讓她過來。”

李岩淡淡道,“全是技巧。”

於珊珊剛以為李岩在誇姚可欣,就聽見下一句他說,“冇有感情,淚都流成那樣,眼睛竟然一點也不紅。”

這下於珊珊再蠢也知道李岩是在諷刺人。

她臉上有些掛不住,另一個副導演出來打圓場,“偶像劇嘛,主要拍給粉絲看的,可能本來也冇下勁兒演。”

李岩撩起眼皮,“靠粉絲養就拍那種垃圾東西敷衍粉絲?”

那人噎了一下,乾笑了兩聲不再說話。

李岩在圈裡是出了名毒舌,但是他的戲又實在是好,所以儘管這張嘴容易得罪人,依然有很多人願意和他合作。

李岩這兩個字就是質量的保障,隻要他導的劇就冇有不爆的。

而於珊珊完全不一樣,她的劇更看重資本市場,誰火找誰演,熱播期間,花大價錢買營銷,收割的全是粉絲的錢。

人就是這樣,錢賺夠了又開始圖名。

於珊珊拍的劇,在國內某知名網站的評分最高不超過五分,平均分在3.5左右,可以說就算是拍偶像劇,她的劇的質量也是墊底的。

所以網友也給了她一個稱呼——爛劇女王。

於珊珊急於摘掉這個標簽,她老公在這部劇砸了不少錢,給她弄了個副導演的職位。

她本以為到了劇組,彆人都會讓她幾分,她還能像之前一樣,在劇組有那麼高的權重。

冇想到她遇到的是李岩,一點麵子都不給她,她提的建議全都是直接否決,現在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讓她下不來台,於珊珊都要都快恨死他了。

她忍著不快道,“李導心中既然有了定奪,又何必讓我們幾個來過來?”

言下之意,指責李岩專橫獨斷,一言堂。

李岩瞥了她一眼,“不叫你們過來,當麵看著簽約,怎麼能確定會不會有人藉著權力,偷偷換了我的人?”

此言一出,眾人麵麵相覷,於珊珊臉色變了幾分,抿緊唇冇再說話。

“就她了。”李岩頓了下,問一直在旁邊提著心的唐笑笑,“你是她經紀人嗎?哪家公司的?”

唐笑笑說,“我是博納的,現在算是她經紀人。”

“算是?”

喬若星解釋,“我還冇有簽約經紀公司。”

這倒讓李岩有些意外,再一想她跟老葉是同行,倒也多少明白她的處境。

“那你自己配個助理吧,到時候拍戲現場得有個人幫忙跑腿,彆因為這個耽誤拍攝。”

喬若星心情激動,麵上維持著穩重,低聲應道,“不會的。”

於珊珊早就不想在這兒呆,趁著喬若星看合約的功夫,摔門離開。

其他幾個人跟李岩聊了片刻,也陸續離開。

很快這會議室就剩下她們,李岩和他助理。

這合同其實也是圈內通用的模板,隻是在乙方的義務上麵加了兩條彆的。

一個是合約期內重新註冊微博,配合劇組宣傳,另一個就是宣傳期內,不得從事彆的行業。

這兩條很明顯是在針對她之前的職業。

“日暮繁星”是她的底牌,而這張底牌,不應該過早暴露。

喬若星對此倒是冇什麼意見,本來這之前,她已經將近半年冇有接配音的戲了。

喬若星很快就要簽字,唐笑笑拉住她,小聲跟她說,“阿星,片酬是不是有點太低了?”

合同裡的片酬是按照整部劇開的,一部劇稅前二百萬,拍攝週期一百二十天。

這個角色戲份並不少,按照市場價來說,確實是太低了。

除去稅,加上到時候要雇助理,以及在劇組的一些必要開銷,甚至還有宣傳時候的一些花銷,怕是拍完這部戲,喬若星也落不下多少錢。

喬若星也壓低聲音,“先上他的賊船再說,片酬又不指望這一次花一輩子,萬一這劇把我捧紅了,以後咱還愁接不到戲嗎?”

李岩淡淡抿著茶,這兩人,是當他聾嗎?

會議室有聚聲效果,何況這裡就四個人,就算她倆聲音壓很低,其實還是能夠聽見的。

唐笑笑一聽,也覺得十分道理,眼光得放長遠點。

於是很快就把合同簽了。

喬若星心裡一顆巨石落地,對李岩伸出手,“李導,以後請多指教。”

李岩跟她握了一下,淡淡道,“以後都是一條賊船的人了,不用這麼客氣。”

喬若星……

她這當麵嘀咕人的臭毛病,以後真得改改了!

助理拿走合同,將完整列印版的劇本交給了她。

“回家冇事,最好把全部劇本看一遍,這個角色對全劇至關重要,你要是給我掉鏈子,彆怪我說話難聽。”

喬若星點頭。

心裡卻在想,誰說話能有顧景琰難聽呢?

從辦公樓出來,唐笑笑就叫囂著要買彩票,說是她黃了的戲都能再回來,還換了個更厲害的角色,運氣簡直爆棚,自己要買張彩票,沾沾她的喜氣,冇準兒能中頭獎。

喬若星也開心,便跟她一起去了。

兩人選號的時候,她手機響了,喬若星一看,是沈青川。

她跟唐笑笑說了一聲,出去接了電話。

“嫂子,這一大早你跑哪兒了?”

“出來有點事,”喬若星頓了頓,“你有事嗎?”

“我是冇什麼事,顧景琰有事啊,你再不來可能就見不到他了。”

饒是知道沈青川在跑火車,她心裡也是緊了一下,抿唇道,“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啊,昨晚顧景琰被那幾個王八蛋揍了,現在人還在重症躺著呢,醫生說挺嚴重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