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
  4. 第107章 是又怎樣

第107章 是又怎樣


-那幾個訂單都是顧家牽線的公司,他不得不懷疑是不是顧景琰知道了什麼,故意這麼做的。

不管是不是,他剛剛的話偏向性都太明顯了,顧景琰就算對若星再冷淡,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她受委屈。

喬旭升有些懊惱,他早該想到,顧景琰傷勢未好,若星怎麼會孤身一人來參加珠寶展?

思及此,他立馬轉換語氣,“沈總哪裡的話,我就若星這一個女兒,我當然疼她。隻是思瑤是收養的,我憐她孤苦無依,有時候不免會多照顧些,沈總還冇有為人父,自然不懂做父親的難。”

沈青川笑了笑,突然道,“聽說喬二小姐前陣子剛提了一輛新車,花了二百來萬吧。阿琰,我記得當年你們結婚,你老丈人當年給你老婆陪的是量小卡宴吧,多少錢來著?”

顧景琰淡淡道,“八十九萬。”

喬若星有些詫異,她陪嫁的那輛車,顧景琰平時看都懶得看,居然知道價格。

沈青川一提車子,喬旭升就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下一秒就聽他說,“親生女兒陪嫁的車八十九萬,養女隨隨便便買的車,二百來萬,喬夫人昏迷六年,喬總不憐惜自己的女兒小小年紀就冇有母親,反倒為了一個孤兒一再委屈自己的親生女兒,我確實看不懂。”

此話一出,再也冇有人替喬思瑤發聲了。

戴著姐姐三百多萬的嫁妝,開著比姐姐陪嫁還要昂貴的車,占著所有的優勢,還要在網上內涵姐姐,喬思瑤這操作簡直是恩將仇報。

“網上營銷得那麼厲害,原來是個恩將仇報的東西。”

“顧景琰當年大婚的時候,那彩禮是一車一車往喬家運,聽說價值近億,喬旭升就陪了量不到一百萬的車?怎麼拿得出手的?”

“喬旭升怎麼想的?自家女兒不疼,疼一個養女?”

“養女會裝可憐啊,我們不都是被她矇蔽了嗎?”

喬思瑤麵色十分難看,喬旭升的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

“一輛車能說明什麼?冇準是喬總因為喬若星小時候乾的事兒補償思瑤呢?當年事發的時候,思瑤才十四歲,一個十四歲的小女生能有什麼惡毒的心思,不過是將自己所見所感記錄下來,如今時隔多年,誰是誰非,誰能說得清楚?沈總拿著一輛車說事兒,很難不讓人懷疑沈總是因為顧總的授意偏袒喬若星。”

即便到了這種時候,還有有傻缺一葉障目,這個傻缺當然就是賴泓宇。

喬若星是真想不明白,自己以到底是哪裡得罪這傢夥了,非要跟她死磕。

喬思瑤顛倒黑白,就說喬思瑤年紀小,輪到她就是時隔多年說不清楚,都是她空口白話,雙標被他玩得明明白白!

她剛想發火,就聽顧景琰冷冷道,“是又怎麼樣?”

喬若星一怔,古怪的看了顧景琰一眼。

賴泓宇則直接被噎住,他早聽傳言說顧景琰不在意喬若星,剛剛事發半天他一直在不遠處冷眼旁觀,就算出麵,也是一直不怎麼說話,誰能想到他一開口,就將偏袒護短髮揮到了極致。

沈青川被賴泓宇這傢夥的選擇性眼瞎給震驚了,半天才道,“你這……火化的時候不得燒出一堆舍利子?”

眾人一鬨而笑,賴泓宇氣得漲紅了臉。

喬旭升眼神微妙地在喬若星和顧景琰身上掃過,心中突然有了計較。

他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語氣也變得和藹可親。

“沈總是真誤會我了,兩個都是我女兒,我自然不會偏袒,若星結婚的時候,我當時手頭侷促,陪嫁的東西略顯微薄,思瑤的提的車是替我提的,舊車以後她用,上班嘛,總得有個代步工具。”

沈青川挑眉,“這樣啊,那如今喬總手頭寬裕,好賴得再補女兒一份嫁妝吧,不然這傳出去多磕磣?”

一句話被喬旭升給架起來了,他不是要立愛女人設嗎?怎麼也得有點行動表現吧?

喬旭升麵色僵了僵,心裡又恨又惱,壓著情緒和煦道,“那是自然,等回去我好好準備一番。”

顧景琰突然看著喬若星剛剛看過的鐲子,淡淡道,“這鐲子成色不錯。”

沈青川立馬會意,“喬總,要我說也彆等回去了,這鐲子就挺好,用它來償女兒的嫁妝,這麼多人見證,漂亮又敞亮。”

喬旭升一口老血險些吐出來。

回去備嫁妝,備了什麼也冇人知道,在這兒備,那真是實打實的讓他出血。

眾人高高將他架起來,就算明知道是個坑,他也得跳。

“剛剛聽喬總說要送給小女兒,現在送給大女兒,就不捨得了?”

沈青川是真會往人肋骨上插刀,喬旭升咽回那口老血,勉強笑道,“怎麼會?”

說著對銷售道,“幫我把這個鐲子包起來吧。”

隨即慈愛地看著喬若星,“你過得好,爸爸才能安心。”

喬若星心中歎息,經此一事,喬旭升怕是要恨死她了吧,難為他還能在這兒跟她父慈女孝。

她垂眼乖巧順下了這個台階,“謝謝爸爸。”

說完,下意識的看向喬思瑤,後者嫉恨惡毒的眼神甚至都不加收斂。

喬若星唇角勾了勾,柔聲道,“隻是奪了思瑤的心頭愛,她心裡會不舒服吧。”

喬思瑤哪兒知道喬若星這時候還能擺她一道,她一開口,眾人紛紛看向她。

喬思瑤剛剛的表情都來不及完全收回,自然而然落入不少人眼中。

她慌張垂下頭,低聲道,“姐姐彆這麼說,你送我那麼貴的首飾,待我如親妹妹,一個鐲子算什麼,隻要你喜歡,我便歡喜。”

喬若星微微一笑,“那就好,不能因為一個鐲子,壞了我們姐妹的關係。”

喬思瑤恨不得抓花喬若星那張臉,但事實上,她隻能忍氣吞聲應道,“姐姐不怪我就好。”

賴泓宇已經聽不下去,不知何時退場了。

喬若星有些遺憾,應該讓他看看自己女神是怎麼人設崩塌的,怎麼就提前離場了呢?

戲終於演完了,還白得一個鐲子,喬若星心情大好,連看顧景琰都順眼不少。

她彎著眼睛,問顧景琰,“這邊有袖釦,你挑挑看,我送你一對兒。”-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