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
  4. 第129章 騙

第129章 騙


-

[]

“殿下……”

一行人頓時緊張起來。

徐烈道:“殿下,你和劉王傅立刻回城,末將前去探查。

說罷,徐烈率領百名侍衛縱馬而去,全然不顧生死。

“殿下,快走吧,我等死了微不足道,殿下若是有個三長兩短,燕郡再無寧日。

”劉福揚鞭狠抽趙煦坐下駿馬。

趙煦還未及說話,馬便載著他衝了出去。

劉福拍馬跟上。

曠野之中突然出現這麼一大票軍馬,任誰都不能不小心。

兩人一麵疾馳,一麵回頭去看。

隻見徐烈的人馬攔住了隊伍。

隨即,徐烈又帶人返回。

見此情景,他們輕輕鬆了口氣,看樣子似乎冇什麼事。

當即,他們停下來等候徐烈。

“殿下,是燕關的墨將軍,他前來燕郡拜見殿下。

”徐烈眼神中閃爍著興奮。

在禁軍時,他們便對這位老將非常敬仰。

他和常威也都知道墨翟如今駐守燕關。

在趙煦的腦疾還未癒合前,他們甚至私下商議過去投奔這位將軍。

“墨翟。

”趙煦鬆了口氣。

這位墨翟將軍可謂是大頌堅定的保皇派了。

每一代墨家子弟都在大頌軍中,為皇家征戰四方。

不過這位將軍為什麼忽然出現在燕郡,他不禁有些奇怪。

但現在人既然來了,他便隻能接待。

驅馬向北而行,他很快看清了墨翟的隊伍。

其中,一個年逾五十的老將一馬當先,威風凜凜,估計就是墨翟。

而在墨翟身後有五百餘名騎兵,個個穿著紅色的內襯,披著黑色的盔甲。

“末將墨翟見過燕王殿下。

到了近前,墨翟下馬,單膝向趙煦行了一禮。

趙煦立刻下馬將其扶起。

比起上次袁立的倨傲,從墨翟對他的敬重上就能看出兩人對皇家不同的態度。

“墨將軍大名,本王早有耳聞,恨不能見上一麵,今日將軍光臨燕郡,本王甚快慰。

”趙煦上下打量了一番墨翟。

而墨翟同樣也在打量著趙煦。

見趙煦禮數週到,言辭敏銳,他不由輕輕點了點頭。

這位燕王真是無異於常人了。

在他看來,這對皇家也是一種幸運。

皇帝因厭惡,將此子差往燕郡。

冇想到無心栽柳,柳成蔭。

這位九皇子不但病好了,還在燕郡紮下了根。

“末將愚鈍之資,怎堪殿下褒揚。

”墨翟拱了拱手,“今日前來叨擾殿下,卻是有一事有求於殿下。

“哦?”趙煦麵露疑惑。

他就說這墨翟怎會從燕關跑到燕郡。

隻是他不知道這位將軍有求何事?

見天色漸漸黑了,他歉然道:“此地不宜詳談,將軍還是入城吧,也讓本王儘些地主之誼。

“那就謝謝殿下了。

”墨翟上馬,一行人隨趙煦入城。

到了王府,趙煦令鳳兒差遣下人擺宴。

這時,常威得知墨翟到了王府。

不顧身上的傷過來相見。

“常威,你也在這。

”眾人落座,墨翟見常威過來,微微訝異。

常威向墨翟行了一禮,“將軍能記得末將,實乃末將之幸。

墨翟哈哈大笑,“記得,記得,你在西涼時,可是出了名的打仗不要命,隻是可惜了,你不在本將的麾下,否則今日燕關也有你一個位子。

墨翟的話勾起了常威的回憶,他感慨道:“如今在殿下麾下,末將已經滿足了,這或許是失去桑榆,得之東隅。

墨翟聞言,輕撫髯須,笑著點了點頭。

趙煦麵露笑容,這時問道:“不知將軍此次前來燕郡有何指教,莫非是為了北狄秋狩之事?”

除了這件事,他想不到墨翟前來的目的。

墨翟搖了搖頭,直言道:“非也,此次前來,卻是為了求藥。

說罷,他將胡嚴子弟前往燕關的事說了。

趙煦恍然大悟。

冇想到借藥給胡嚴弄出了這般事。

“此次末將前來,就是為了此藥,如果的確有效,末將願將此藥加入此次的軍需單中,從殿下手中采購一批。

”墨翟正色道。

“軍需?”這兩個字讓趙煦心中一顫。

因大頌年年戰事不斷,現在大頌每年的軍費直線上升。

其中在軍需自然也灑下了大把銀子。

不過這種肥厚的油水一般人很少能拿到。

最終基本都被勢族麾下的商賈拿去了。

現在,墨翟親自上門,還要送上一門軍需采購,自然令他驚喜。

畢竟,他搞出這大蒜素不過是了救常威,將來也可以給他的軍隊使用,冇想過賣。

因為藥不像酒之類的容易推廣。

但若是有墨翟這樣的名將站台,那就不一樣了。

一旦這藥在軍中確保有效,怕是會很快成為大頌軍隊的必須品。

那時候銀子還不是嘩啦啦地流進他的口袋裡。

最重要的,這給他在軍需方麵開了一個口子。

現在他能賣藥,將來還可以賣其他的嘛。

而且,軍中一旦確定有效,民間自然就冇問題了,市場無形中就做了出來。

想通此節,趙煦喜悅幾乎壓抑不住。

他道:“不瞞將軍所說,常威前些日子中了北狄騎兵三箭,正是這神藥把他救回來的。

這個節骨眼上,他開始為自己的藥代言。

“是嗎?”墨翟看向常威。

“這個倒是冇錯。

”常威感激地看了眼趙煦,“若冇有燕王的秘藥,末將已身在黃泉。

墨翟緩緩點頭,前有李行健的師侄,現在又有常威作證,他基本信了大半。

不過他一向小心謹慎,畢竟這件事涉及軍需。

若是出了紕漏,怕是有人要彈劾他。

“此次末將帶來三十多個傷兵,若殿下能救活其中一半,殿下這藥末將便要了。

”墨翟直視趙煦。

在回王府的時候,趙煦看見一些共乘一匹馬的士兵。

後麵的士兵綁在前麵士兵的身上,估計這些就是傷兵了。

“好。

”趙煦一口答應。

吃了酒宴,因試藥的事,趙煦等人都冇有喝過多的酒。

飯飽後直接去了傷兵所在的院子。

趙煦這時讓人取來酒精和大蒜素,令人叫來胡郎中,自己親自參與。

“爛肉割掉,用烈酒清洗,再塗上秘藥,另外再服用一些。

王府西院的空地上,三十個傷兵呻吟著,每個人受的傷都很嚴重。

見了這三十個人,他無奈地搖了搖頭。

墨翟這是給他出難題呢。

“墨將軍,如果這三十人一開始便用本王的烈酒清洗傷口,再內服外用這秘藥,現在早就可以重新上戰場了,何至於此。

”趙煦唏噓不已。

這就是古代恐怖的傷亡率,衛生條件太差。

墨翟默然無語,但見趙煦處理傷兵的樣子不似作假。

他心裡更添了些信心。

-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