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
  4. 第31章 恨不得自己上

第31章 恨不得自己上


-這番話說得是冠冕堂皇。

彆人因為花天酒地找女人,他是因為老婆植物人,無法滿足自己,迫不得已找女人。

好像換了一個原因,這種行為就合情合理起來。

人又不是動物,說什麼生理需求?

還是說男人麵對出軌,都是這麼的厚顏無恥?把所有罪責都推到女人身上?

“如果你媽媽好好的活著,我是絕對不會找彆的女人,我跟她同甘共苦將公司創辦起來,那種感情是不可能被彆人替代的。”

如果不是當年賀雨柔出事不久,他就著急離婚,喬若星都要信了他的鬼話!

要不是因為她現在嫁給顧景琰,於喬家來說還有用處,他怎麼會管賀雨柔的死活?不離婚不過是以照顧賀雨柔為名來牽製她罷了。

喬若星臉上冇有太多表情,隻是問,“那個女人叫什麼?”

喬旭升身形頓了下,“你管她叫什麼,你要是不喜歡,以後就不再見了。”

喬旭升顯然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轉而問道,“之前讓你送的東西你都送到了嗎?”

喬若星抿唇“嗯”了一聲。

“你跟景琰一塊兒出來的?”

“不是,跟朋友。”

喬旭升皺起眉,“結了婚的人,彆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有這個時間好好想想怎麼討好下景琰,都結婚這麼些年了,連個孩子都冇有,你讓顧家怎麼看得上你?”

這些話喬若星聽得是生理性噁心,每個字都提醒著她這場婚姻的性質,她和顧景琰之間從來就不是公平對等的,她要做的是討好他的丈夫,以求他對喬氏的蔭庇。

這樣夾雜著目的性的婚姻,顧景琰又怎麼會看得起她?

喬旭升還想繼續說教,手機突然響了,他接完電話,扭頭對喬若星說,“我公司還有事,先走了,你冇事也早點回家,景琰上一天班,好歹給他做頓熱乎飯。”

等喬旭升離開後,躲在暗處的唐笑笑才跑出來罵道,“你爸可真行,自己女兒不見他心疼,倒是對女婿跟親兒子……不,跟親大爺一樣,顧景琰這是喜歡女的,他要是喜歡男的,你爸估計都恨不得自己上陣!”

喬若星對喬旭升的勢利已經習以為常,扭頭問唐笑笑,“車裡行車記錄儀開了嗎?”

“開著呢,怎麼了?”

喬若星上車把記錄儀拍的畫麵導了出來。

因為角度不好,隻是很短暫的拍到了跟喬旭升在一起的女人的正臉,喬若星把那張圖截出來,盯著那個女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有問題啊?”唐笑笑問。

喬若星沉默了片刻,低聲說,“我總覺得剛剛跟喬旭升在一起的女人,我似乎在哪裡見過。”

尤其當她問喬旭升那個女人的名字時,喬旭升遮遮掩掩的回答,她更覺得那不是自己的錯覺。

“在哪兒見過?”

喬若星搖頭,“想不起來。”

“那就先吃飯,邊吃邊想,實在不行,我們找私家偵探去查,給阿姨出一口惡氣。”

喬若星笑了下,賀雨柔要是清醒著,怕是要鬨到天翻地覆,魚死網破,她是個眼裡容不得沙的女人。

而喬若星自己不會把事情鬨到那個地步,她隻想搞清楚,那個人到底是誰,她為什麼會如此眼熟。

第二天,喬若星還在睡夢裡,就被手機吵醒。

她皺著眉摁了接聽,睡眼惺忪道,“喂,哪位?”

“若星,你還冇起嗎?”

那邊沉穩的女聲,瞬間把喬若星嚇了個激靈,手忙腳亂就從床上爬了起來,清了清嗓子,低聲道,“媽?有事嗎?”

鐘美蘭淡淡道,“今天有幾個朋友要來家裡玩,你來家裡幫著招待一下。”

喬若星一百個不願意,鐘美蘭的朋友都是闊太太,那些女人她向來應對不來,自然也不想去,於是推辭道,“景陽不是在家嗎?景陽比我擅長跟這些阿姨交流,我不太會說話,怕冷場。”

“景陽跟朋友出去玩了,不然我也不會喊你,你以後陪景琰出去,多的是要打交道的地方,難不成你次次都避著?傳出去外人要以為我們顧家的兒媳是有多上不得檯麵。”

喬若星閉上嘴。

“收拾好就早點過來。”

丟下這句話,鐘美蘭就掛了。

冇辦法,喬若星隻能收拾收拾,前往鐘美蘭的住所。

鐘美蘭年輕時候就是江城名媛,嫁到顧家之後,隨著顧家聲名顯赫,她在太太圈的地位也是與日俱增,經常會約一些跟顧家生意有來往的太太出來聚會,說是交流感情,實則是互相交換試探一些資訊。

男人們不好出麵直言的事,靠女人私下傳遞是最好不過。

早上十點多,三位太太就到了,李太太和陳太太喬若星之前有見過,算是認識,還有一位是白太太,喬若星以前冇有見過,看著頗為眼生。

單從穿著打扮倒也看不出白太太與其他兩位太太有什麼不同,但是幾人說話的時候,她就明顯感覺這位白太太氣焰更高,李太太和陳太太明顯有點讓著她,就連鐘美蘭對她也比旁人親近些。

喬若星送果盤的時候,白太太撩起眼皮自上而下掃過她,悠悠道,“蘭姐,這就是你兒媳啊,長得挺有幾分姿色。”

鐘美蘭淡淡笑了下,卻冇有接話。

喬若星把東西放下,就退了下去。

陳太太見她走開,纔開口,“蘭姐,之前抓的藥,效果怎麼樣?有訊息嗎?”

“還冇聽說。”

“這都找第幾個醫生了,再怎麼樣都該懷上了吧,她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鐘美蘭垂著眼簾,不緊不慢道,“體檢冇什麼問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邪了門,她該不會是八字跟你們家景琰不合吧?”

李太太說,“這還用看八字嗎?從家世到教養,哪一點能跟顧家合得上,也不知道老太太中意她哪兒?”

“我聽說當年她跟她媽媽是一起出的車禍,當時受損最嚴重的是副駕駛,結果坐在副駕駛上的她好端端的一點事兒冇有,她媽媽卻成了植物人,你們說邪門不邪門?”-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