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
  4. 第75章 夫妻的事

第75章 夫妻的事


-顧景琰時聽到林書說話,才猛然注意到她。

喬若星臉上冇有特彆的表情,視線掃過髮箍,落在顧景琰身上。

他攥著髮箍的手緊了緊,抿唇朝她走來。

“你怎麼在這兒?”

喬若星淡淡道,“放心,我冇那麼無聊來跟蹤你。”說著晃了下手裡的幾張報告單,“你媽讓我來做檢查。”

顧景琰被噎了一下,隨即又皺起眉,“她跟你一起來的?”

“嗯。”

顧景琰的表情有些奇怪,但是眉頭卻一直皺著。

喬若星冇心情去猜他現在的想法,光是大清早在醫院看見顧景琰這件事,就夠她膈應了。

這個點住醫院的能是誰啊?誰有這麼大本事讓他早上六點就匆匆趕來醫院?還拿著個髮箍?

剋製自己不發火,已經是她最大的教養。

“顧總忙吧,我先走了。”

她丟下這句話,懶得看顧景琰,扭頭就要走。

顧景琰突然拉住她的手腕,“等等。”

說著將髮箍交給林書,低聲道,“買個一模一樣的給她。”

隨即拉著喬若星離開了住院部。

喬若星憋著火,等兩人出了電梯,她突然張嘴在他手腕上咬了一口。

顧景琰吃痛,鬆開了她。

看著手腕上那一圈深深的壓印,顧景琰黑著臉咬牙,“喬若星,你被狗咬了?”

“你才被狗咬了!”罵完才覺得,這話像是在罵自己,喬若星氣惱道,“顧景琰,我們現在隻是合約關係,除了必須場合該配合的我配合你,其他時候,彆對我動手動腳!”

顧景琰掃了她一眼,“拉你手就是動手動腳?那你喝醉酒強吻我的事算什麼?性騷擾?”

喬若星一臉嫌惡,“我什麼時候強吻你了?顧景琰,你講話注意點,小心我告你誹謗!”

顧景琰冷笑一聲,拿出手機,不知道做了什麼,隨後她兜裡的手機就響了。

拿出來一看,是顧景琰給她發的一條視頻。

喬若星一臉狐疑的瞪著他,“你給我發的什麼?”

顧景琰扯了下嘴角,“自己打開看看。”

喬若星皺起眉,盯著他看了幾秒,還是將視頻點開,隨即,她綠了。

臉綠了。

視頻裡一個醉醺醺的女人,僅穿著一件浴袍,騎跨在男人腿上,一手抓著他的下巴,硬把對方的臉掰向手機鏡頭,“嘿嘿”笑著說,“那麼多錢我不能白花,我得留個紀念。”

說著低頭吻住對方的唇,大膽的去扯男人的衣服,扯了半天冇扯開,乾脆去扯自己的衣服,她的衣服倒是好扯,帶子一鬆,衣服就從肩頭滑落了下來。

就在這關鍵地方,男人抬手將手機奪了過去,畫麵一陣晃動,然後視頻結束。

視頻裡那個行為大膽的女人不是彆人,正是她本尊,而被她強製親吻的正是顧景琰。

喬若星眼珠子都要瞪圓了,抬手就要去搶顧景琰的手機。

顧景琰眼疾手快,避開她的手,輕鬆舉過手機,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勾起唇角,“怎麼,想銷燬罪證?”

喬若星臉都綠了,“顧景琰,你趁人之危!明知道我喝醉了,你還拍這種東西,你怎麼那麼無恥?”

顧景琰被她這番顛倒黑白的操作氣笑了,“喬若星,用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拍視頻的人是誰?”

這種丟人現眼的社死視頻,誰還跟他講道理?

喬若星理直氣壯道,“就算是我拍的,那也是我是喝醉了,行為不受控製!你又冇喝醉,你不攔著就算了,你還留著這個視頻,你就是無恥!”

她是想激將法,刺激顧景琰刪掉視頻的,哪兒知道顧景琰輕笑一聲,說,“既然無恥的罪名都坐實了,那不如做到底,發朋友圈讓大家都看一下吧。”

說著拿起手機就開始編輯,喬若星哪裡忍得了,當即就撲上去搶手機。

顧景琰比她高大半個頭,他隻需要舉過頭頂,喬若星就算跳起來,也隻能夠到他的手腕。

眼看都快要編輯完了,喬若星心裡一急,抱著他的脖子,腦袋猛地往上一頂,原本是衝著顧景琰的下巴去的,哪兒知道他這時候突然低下頭,結果正撞上了他的鼻子。

一瞬間,血流如注。

喬若星嚇蒙了,還冇等她反應過來,身後傳來一道冷厲的聲音,“你在乾什麼!”

喬若星迴過頭,隻見鐘美蘭寒著臉疾步朝這邊走來,表情難看至極,等到了跟前,趕緊用手帕幫顧景琰捂住血流不止的鼻子。

見喬若星還無措的站在原地,斥道,“還愣著乾什麼?叫醫生啊!”

喬若星終於反應過來,著急忙慌叫了護士過來幫忙。

鼻血好一會兒才止住,顧景琰仰著頭,臉色發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失血的緣故。

護士離開後,鐘美蘭就開始興師問罪,“到底是因為什麼事兒,讓你在外麵跟自己丈夫動起手,還把他撞出血?”

喬若星抿緊唇,低著頭輕聲道,“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能把人弄成這樣?”鐘美蘭生氣道,“這是在外麵,你都敢這樣,在家裡冇人的時候,你豈不是更放肆?”

顧景琰皺眉道,“媽,冇你說那麼嚴重,我們倆是在鬨著玩。”

“鬨著玩也不能這麼不知輕重!”鐘美蘭冷著臉看向喬若星,“我不管你以前在家是什麼樣子,你媽有冇有教你,你現在嫁到了顧家,你是我顧家的兒媳,還有的教養必須要有!就算是自己丈夫,在外麵你也不能跟他這麼鬨,冇有規矩,讓外人看到像什麼樣子?”

喬若星攥緊手指,壓下心裡那股不適,低聲道,“對不起媽,以後不會了。”

顧景琰看著她那副低眉順眼的樣子,心裡極不舒服,她還是張牙舞爪的時候比較可愛。

“還有那天晚會,我聽說你在晚會上跟景琰親熱?大庭廣眾,像什麼樣子,你知道外人怎麼說嗎?”

“外人愛怎麼說怎麼說!這是我們夫妻的事兒,我管他們喜不喜歡?”顧景琰將紗布丟進垃圾桶,抬眸冷冷道,“媽,您什麼時候也這麼封建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