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
  4. 第95章 你會不會跟她離婚

第95章 你會不會跟她離婚


-喬若星甩開他的手,“你還知道你是我爸?外人說的話你那麼相信,你怎麼不信你女兒說的話?東西我說送了就是送了,你在鐘美蘭那裡受了窩囊氣,憑什麼往我身上撒?”

喬旭升根本不信她的說辭,“她要是收到東西會跟我說冇收到嗎?上次讓你給顧景琰提一下C市的項目,你也是百般推脫,你是覺得你現在有顧景琰給你做靠山,喬家對你來說就無所謂了是嗎?你媽媽一年幾百萬的治療費用,你以為是大風颳來?我讓你做這些,歸根到底是為誰?喬家站不起來,你看看顧家上下有誰會看得起你!”

說得多麼冠冕堂皇,好像他做這些事都是為了她們母女一樣。

他以為自己靠這種手段得來的財富地位,顧家就會高看她一眼嗎?

顧家隻會更看不起她!

“我說了,東西我送了,你要是不相信,以後也不必委托我辦這種事,諂媚阿諛這方麵,我確實不如您熟練。”

“你——”

喬旭升火氣再次燒了起來,這時正好有幾個人進來天台,他硬生生把話給憋了回去。

喬若星則直接走了。

————

病房裡,沈青川提起剛剛喬若星認錯人哭喪的事情,笑得前俯後仰。

顧景琰皺起眉,“差不多行了。”

沈青川忍住笑意,調侃道,“你也算是提前體驗了一把被人哭喪的感覺,心情怎麼樣?”

“還不錯,”顧景琰瞥了他一眼,“你死的時候,未必有人真心給你哭喪呢。”

沈青川……

他突然笑不出來了。

彆說哭喪,他上次發燒掛點滴,在朋友圈發了圖,結果一群前女友留言:活該!

“警方那邊有訊息嗎?”

顧景琰問起正事兒。

“一開始還狡辯不承認,監控一調,就什麼都招了,加上昨晚那一起,今年已經是第三起了,這兩個雜碎!”

這兩個人是慣犯,據他們交代,他們倆犯的第一起案子是去年。

兩人在酒吧碰到一個喝醉酒的女孩兒,見女孩兒單身一人,兩人就把人弄酒店糟蹋了,發泄完把人扔到冇有監控的僻靜處。

提心吊膽過了一個月,發現什麼事兒冇有,膽子就大了起來。

經常流竄在各個酒吧“撿屍”,晚上喝那麼大的單身女孩兒畢竟是少數,而且醉酒途中清醒過來,他們也怕被人認出,於是就購買了一些違禁藥品,引誘女孩兒們進入他們的陷阱。

這兩個臭蟲,咬定受害女性因為羞恥或輿論的影響,不敢報警,作案手段愈發囂張。

昨晚他們要是再晚到幾分鐘,後果不堪設想。

沈青川到現在都還記得顧景琰出來抱著喬若星時候的表情,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顧景琰那張撲克臉崩裂。

想到此,他玩味一笑,“昨晚喬若星要是真出事了,你會不會跟她離婚啊?”

顧景琰動作一頓,冷冷瞥了他一眼,“我會先弄死你。”

沈青川……

“這怎麼能怨我呢?我也是看你倆冷戰這麼久,好心幫你倆培養感情,誰知道冒出兩個雜碎?”

他越說聲音越小,最後徹底閉了嘴。

好吧,誰讓昨晚的餿主意是他出的呢?

正說著,喬若星就回來了。

沈青川很有眼色,立馬起身道,“嫂子,我公司還有點事,先走了,你照顧好阿琰,有什麼事隨時聯絡我。”

顧景琰掃了他一眼,“空著手走多不合適,果籃你帶走吧。”

“我又不是病號,吃什麼水果……”

話說一半,沈青川突然反應過來,顧景琰這哪裡是讓他帶水果,這傢夥變著法兒暗示他空著手來呢!

“果籃我就不拿了,嫂子,這張卡你收著,上麵有五十萬,是我之前許你的報酬,多的算是我給景琰的誤工補償和給你的精神補償,畢竟昨晚你倆都是跟著我去才碰到這糟心事。”

喬若星看了眼,冇接,“我老公日薪很高的,胳膊挨這一下,起碼休息一個星期,是吧老公?”

言下之意,你這點錢怕是不夠呢。

顧景琰被這一聲老公給取悅到,抬眼慢騰騰的看過來,“看傷口恢複情況吧,少則一週,多則半月。”

喬若星一臉“看吧,我冇撒謊”的表情。

沈青川嘴角抽了抽,這倆人真不愧是兩口子,這種情況下還能聯合起來黑他的錢!

虧他之前還想著幫顧景琰,人家哪兒需要他幫,人家兩口子和好了,第一個對付的就是他!

喬若星倒不是故意坑他,她是真的有點埋怨沈青川,昨晚他在現場,怎麼能看著顧景琰被人給砍傷?

這讓他出點血,這口氣總是順不下去的。

顧景琰那架勢,今天這血他要是不出,改天這傢夥估計要加倍討回來。

沈青川向來識時務,於是很快認了這個坑,當即開出一張二百萬的支票遞給喬若星,“嫂子,是我考慮不周,這張支票你收好,江城隨便一家銀行,都可以支取,這下夠你老公誤工費了吧?”

喬若星接過支票,又將他之前給的那張卡抽了過來,“雖然還差點,不過都是朋友,就這樣吧,算太清楚,傷感情。”

沈青川……

葛朗台夫婦,鎖死吧!

沈青川離開後,顧景琰纔開口,“二百五多不好聽。”

喬若星本來還以為顧景琰埋怨她收了支票,還拿卡,手太黑,結果下一秒就聽他說,“應該五百萬湊個整。”

喬若星……

她果然還是把顧景琰想得太善良了,顧景琰比她更黑!

顧景琰淡淡道,“那個鐲子他不到兩千萬淘的。”

喬若星瞬間覺得最黑的應該是沈青川!

“算了,反正都是意外之財。”她將支票遞給顧景琰,“銀行卡我拿了,支票給你。”

顧景琰冇接,而是看著她的左臉,擰起眉,“你臉怎麼了?”

剛剛喬若星進來的時候,一直是右臉朝著他,所以他冇有注意,她遞支票的時候,整個人轉了過來,左臉上指印就明顯起來。

喬若星伸手扒拉了一下左側的頭髮,低聲道,“冇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