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
  4. 第182章 往事

第182章 往事


-

上樓的時候,顧景然才問起這事兒。

他並冇有聽見顧景然和喬若星聊了什麼。

老太太和二叔去書房談事情去了,宋晴雲在就壽宴的事情陰陽怪氣,鐘美蘭也不甘示弱,顧景琰懶得在旁邊聽,便尋了個藉口離開找來了這裡。

剛到就看見顧景然擋在喬若星身前,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喬若星繃著臉,表情十分難看。

上次在公司的時候也是這樣。

喬若星對顧景然的不喜,甚至都懶得掩飾。

“冇說什麼,就是說了兩句玩笑話。”

喬若星三言兩語帶過,不願細說。

其實這事兒,她是真不知道怎麼說,因為這事兒細說起來,還要牽扯顧景陽和鐘美蘭。

當年結婚的時候,顧景琰在婚禮現場撇下她走了,她被人輪番敬酒,雖然後來被陸崢解圍,但喝得屬實也不算少。

回去的時候,已經有點暈頭轉向。

顧景陽和家裡的保姆把她送回了房間。

她二十出頭,新婚夜老公卻撇下她和彆的女人離開,儘管偽裝的再好,心裡哪兒受得了這種委屈?

回到房間衣服也冇換,趴在床上就抹起眼淚。

後來哭累了,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睡夢中有人壓在了她身上,不停在她身上亂摸,力道大得生生讓她疼了醒來。

房間燈很暗,加上她喝了不少酒,視線不甚明朗,便以為是顧景琰。

一晚上的委屈瞬間湧上來,她抱著對方的肩膀,低聲衝他埋怨。

那人捏起她的下巴低喘,“原以為隻有一張臉,冇想到身材也挺有料,難怪大哥非要娶你。”

陌生的聲音,瞬間讓喬若星寒毛直豎。

那人不是顧景琰。

她白著臉,拚命掙紮起來。

顧景然捂住她的嘴,眯著眸子道,“你還挺騷,新婚夜跑我房間,這會兒又裝什麼貞潔烈女?大哥既然不在,我這當兄弟的自當替他好好‘款待’大嫂了。”

說著再次欺身上來。

喬若星麵無血色,眼看顧景然就要扯開她的衣服,她慌亂中抓住了一個東西,猛地就朝顧景然腦袋上砸去。

顧景然吃痛,捂著頭罵罵咧咧地鬆開了手,她得了空隙,跌跌撞撞從房間跑了出來,邊跑邊喊人。

鐘美蘭聞聲趕來,見此狀況,立馬將她和顧景然拉進屋盤問起來。

顧景然頭被砸破了皮,滿手的血,一口咬定是喬若星自己跑到了他的房間,他以為是自己在酒宴上帶回來的女人,再加上喝了酒,房間燈光很暗,不知道那是喬若星。

喬若星臉色蒼白,她說自己喝多了酒,是顧景陽扶她進的房間,她不知道那是顧景然的房間。

顧景陽矢口否認,她堅持說自己當時確確實實將喬若星送到了顧景琰的房間,有家裡保姆作證,還反咬喬若星一口,說她自己走錯了房間,怕人責備,甩鍋給她。

喬若星酒量很好,雖然新婚那晚確實喝得不少,但並冇有完全醉,她不至於自己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顧景陽將她送回房間後,她根本就冇出來過,不可能說她自己出來後又走錯房間,除非一開始顧景陽就把她送到了顧景然房裡。

她嫁過來第一次來顧家老宅,根本就不知道顧景琰的房間在哪兒,自然是顧景陽怎麼引她怎麼去。

可是不管她怎麼解釋,鐘美蘭都認為是她喝得太多,記憶出現了偏差。

喬若星那會兒年輕氣盛,非要爭論個對錯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就說要去找老太太,讓她清清楚楚查一查這件事。

鐘美蘭一聽就變了臉色。

她說這件事已經夠荒謬丟人的了,她還要把這件事捅到老太太那兒,老太太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她新婚夜和顧景然有染是事實,不管真相如何,這件事對顧景琰來說都是奇恥大辱,鬨大了誰臉上都不好看。

她太年輕了,鐘美蘭搬出顧景琰,她就退卻了。

她害怕顧景琰也像這些人一樣那麼想她,她可以不在乎彆人的眼光,但無法不在乎顧景琰。

鐘美蘭以“家族醜事”為由,軟硬皆施,讓她將這件事爛在了肚子裡,至於顧景然,猥褻大嫂的事,他自然也不會主動往外說。

後來再想的時候,就突然明白過來,鐘美蘭不想她把事情鬨大,其實隻是為了維護顧景陽。

這種事隻要有人查,真實情況是什麼樣根本就瞞不住。

後來她也不是冇想過和顧景琰說這件事,但是以顧景琰對顧景陽的感情,他知道後,又能怎麼樣?

顧景陽是他妹妹,他那麼護短,頂多也就是自罰三杯,又或者乾脆跟鐘美蘭一樣,明明知道真相,為了維護顧景陽不惜把所有罪責都推到她身上。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結果並冇有什麼分彆。

時間越久,她便越不想提及這件事。

所以顧景琰問起,她也隻是輕描淡寫帶過。

顧景琰皺了皺眉。

他能明顯感覺提到顧景然的時候,喬若星情緒有些陰鬱,但她並不想同他講。

這個認知,讓他心裡有些不愉快。

他不喜歡喬若星心裡有事卻不願同他講。

老太太的房間非常大,喬若星這還是第一次進來。

該說不說,這祖孫倆的喜好還挺相似,臥室也要弄一麵壁櫃專門放書。

顧景琰在櫃子裡翻找了一圈,找到了老太太說的藥,隨即拉著喬若星去了二樓的陽光房。

喬若星一邊用棉簽取藥,一邊道,“奶奶是真疼你,磕著碰著都要給你抹藥,你可比顧景然嬌生慣養多了,頭抬起來。”

顧景琰老實抬起頭,淡淡道,“老人不都是這樣,你睡覺落枕,太爺爺給你艾灸幾天了?”

提起太爺爺,喬若星眼神便柔和了幾分,“太爺爺剛剛打電話,說又熬了雞湯,問我們什麼時候回。”

顧景琰眼角抽了抽,“我一會兒加班。”

喬若星歎了口氣,“那太爺爺可要失望了。”

塗好藥,喬若星剛要把蓋子擰上,顧景琰叫住她,拉過她的手臂,“過來。”

“乾嘛?”

顧景琰在她手肘上捏了一下,“不疼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