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才小說
  1. 良才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
  4. 第199章 弟弟

第199章 弟弟


-

少年步伐慢了下來,回頭一看,喬若星跪坐在地上,捂著膝蓋,一臉的慘白。

少年有些猶豫,遲疑了幾秒又跑了回來。

但是他機靈得很,跟站在離喬若星幾步遠的距離問她,“你怎麼樣?”

喬若星隻慘白著臉,抱著膝蓋疼得肩膀直抖。

少年人心思畢竟還是簡單,見喬若星這模樣不似作假,也顧不上許多,一邊聯絡同事過來,一邊低頭去檢視。

他剛一蹲下身,喬若星突然將他推倒在地,在少年還冇反應過來時,便被她揪起領結,“臭小子,看見我你跑什麼?”

少年驚覺上當,頓時一臉通紅,低罵道,“你這個騙子,我就不該信你的邪!”

他真是記吃不記打,完全忘了這個女人小時候為了騙他穿女裝,假裝自己快要死的事。

她演什麼像什麼,江城淩河的水全是她肚子裡的壞水!

喬若星眯起眼睛,“你要是心裡冇鬼,你看見我跑什麼?”

少年梗著脖子,“你不追我能跑嗎?”

“你不跑我能追?”喬若星伸手在少年胸口拍了拍,“瘦得跟柴火一樣,還學人家穿西裝,這是你該來的地兒嗎?”

顧景琰一出來就看見喬若星跟個女流氓一樣,將一個服務生摁在地上,手還在人家胸口亂摸。

他頓時覺得腦袋上草長了兩米高,直播打賞賣肉的就算了,現在當著他的麵,都不掩飾本性了!

“賺錢,你賺什麼錢?你缺錢跟我說,穿成這樣,你知道這兒來的都是什麼人嗎?”

深藍會所說得好聽點是高檔會所,其實還不是有錢人的銷金窟?

深藍會所服務生的時薪非常高,但是錄用條件也非常高,長得漂亮是最基本的,有些甚至還要求高學曆。

一個服務生條件挑那麼好乾嘛,說到底還不是為有錢人服務的?

隻要金主肯砸錢,年輕男男女女哪能經得起這種誘惑?

賺錢越容易,底線就放得越低,到時候彌足深陷想脫身就難了。

少年不服氣,咬牙道,“肯定不是你這種女流氓!”

喬若星氣笑了,“既然你都這麼想了,那我就流氓到底,衣服給我脫了!”

喬若星剛把少年的西裝扒開,身後冷不丁傳來了顧景琰的聲音,“你在乾什麼?”

喬若星小手一顫,扭頭就看見顧景琰站在旁邊,緊繃著臉麵色不善的盯著她。

準確的說是盯著她在扒少年衣服的手。

走廊上已經多了好幾個深藍會所的管理人員,大家也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也不是冇見過挑逗服務生的,但走廊上就生撲的還真是頭一回見。

喬若星嘴唇動了動,半天才試圖解釋,“他是我弟。”

少年一看顧景琰,頓時就起了反骨,“我不認識她,她上來就往我身上撲。”

喬若星嘴角抽了抽,“你想死是不是?”

“還威脅我!”

喬若星……

顧景琰緊繃著臉冇好氣道,“還不快起來?”

最終幾人都被帶去了經理辦公室。

喬若星和顧景琰坐在一邊,少年繃著臉坐在另一張沙發上,經理看了看左邊,又看了看右邊,咳了一聲道,“顧總,顧太太,這件事真是個誤會,我也是剛知道這事兒,最近會所缺人,底下人就新招了幾個,這小夥子長這麼高,一時間還真讓人看不出來多大,你說這事兒鬨的。”

“看不出不會看身份證嗎?”喬若星惱火道,“他還未成年!”

“我成年了。”少年瞥了她一眼,“上週就成年了。”

喬若星被噎了一下,“成年你就能來這兒工作了?你高中畢業了?高考結束了?不用上學了?”

少年抿起唇,半天才執拗道,“不用你管。”

喬若星氣得腦仁疼,“不用我管是吧,那我打電話讓老院長過來管!”

說著就拿手機作勢要打電話。

少年臉色一變,立馬過來搶手機,還冇碰到喬若星就被顧景琰抓住手腕往後一擰,疼得跪趴在了沙發上。

“放開我!”少年用力掙紮,但是顧景琰力氣極大,他竟是完全動彈不得。

孔正身高也將近一米八,他是市局從火車站附近解救出來的孩子,尋親無果後,被安置到了東佛路福利院。

也不知道是走失還是被拐賣,被一群專門利用孩子乞討的團夥利用,一直在火車站附近流竄作案。

小時候的經曆,練就了孔正一身利落的身手,打架什麼的,向來不在話下,然而像現在這樣,他還冇動手,就被人捏住罩門,動彈不得的,還是第一回。

他一時間又是不服,又是羞惱。

喬若星拍了拍孔正的臉,“小樣兒,還跟我動手,我老公跆拳道黑帶!柔術十段!散打金龍!”

孔正……

顧景琰……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這麼能打。

經理是個人精,見這狀況,立馬過來勸,“年輕人氣盛,說話都這樣,兩位先喝口水消消氣,我已近讓人去找管事兒的人了,等他來了,我一定給兩位一個說法。”

“算了,”喬若星本來也不是要說法的,她捏起孔正的臉,“你把這張臉記清楚,下回他再來,直接趕出去,不許他在這兒上班。”

孔正掙開下巴,不滿道,“我工資還冇結呢!”

經理立馬道,“結,我現在就讓人給你結。”

十分鐘後,孔正拿這一疊錢站在走廊上清點。

經理估計是看在顧景琰和喬若星的麵子上,還多給了他一千。

等出了經理辦公室,顧景琰才道,“他是誰?”

“我媽資助的那家福利院的孩子,叫孔正,”喬若星皺起眉,“這個點他應該在學校備考纔對。”

孔正這孩子非常聰明,成績一直不錯,今年高考是很有希望考上重本的,離高考還剩兩個月不到,他不在學校好好複習,卻跑到深藍當服務生,這事兒越想喬若星越覺得奇怪。

就像他說的那樣,他似乎真的很缺錢,三千塊錢他數完一遍又數了一遍,就在他要數第三遍的時候,喬若星一把將他的錢奪走。

孔正當即就要去搶,結果看見喬若星旁邊的顧景琰,愣是將伸出手的手收了回來,瞪著眼道,“還給我!”

喬若星看著孔正臉上白一塊兒黃一塊兒,突然皺起眉。

“你臉上抹得什麼東西?”

她說伸手一擦,麵上那層粉底瞬間褪去,他整個嘴角都是烏青一片。-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